8月5日,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前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上將和總後勤部主任廖錫龍上將在7月的一次退休高級幹部會議中被軍方紀律官員帶走。這個消息在北戴河會議敏感期間傳出,並被多個消息來源所佐證。

李繼耐是上屆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1998年總裝備部成立,李繼耐獲時任軍委主席江澤民重用,先出任裝備部首任政委,之後轉任部長;2004年後又出任總政治部主任,直到2012年「十八大」退休;廖錫龍於2000年被江澤民授予上將軍銜。從2002年11月至2012年10月,廖錫龍出任總後勤部部長。

在李繼耐和廖錫龍之前,中共「十八大」之後,軍隊落馬的上將是徐才厚、郭伯雄和田修思。李繼耐和廖錫龍的落馬,標誌著江澤民在中共軍隊的核心勢力正在被全面清除。

江澤民在軍隊建立獨立王國

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時間,是從1989年11月到2004年9月,但是,江澤民對中共軍隊的控制,一直持續到2012年10月的中共「十八大」。

1992年,江澤民和曾慶紅離間了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的關係,在中共「十四大」上,楊尚昆兄弟出人意料地被剝奪了軍權,楊白冰明升暗降,成為有名無實的政治局委員。從此開始,江澤民開始在軍隊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

到1997年中共十五屆中央軍委上,幾乎全是江澤民親信。軍委副主席是張萬年和遲浩田,委員有傅全有、于永波、王克、王瑞林。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9月,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上,胡錦濤作為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成為軍委副主席,但是,江澤民也把未來對胡錦濤的監軍郭伯雄和徐才厚安插進軍委。

在2002年江澤民交出了總書記的職務的同時,在「十六大」發動「準軍事政變」,繼續留任軍委主席兩年。同時,江提拔郭伯雄成為軍委副主席,開始限制胡錦濤在軍內的行動。到了2004年,江澤民交出軍委主席的職務時,徐才厚被提拔為軍委副主席,由郭、徐二人繼續持槍監督胡錦濤。

在2004年的軍委擴大會議上,發難的主角換成了徐才厚。徐以「軍隊大事必要的連續性」為由,要求在中央軍委「八一大樓」內常設江澤民辦公室,並發明「軍委首長」這一軍內稱呼。

2004年後,江一直在「八一大樓」保留與他掌權時期相同規模的辦公室和幾名專用秘書,江澤民不時來辦公室,與軍官和軍方首腦會晤,行使他對軍方的影響力。

從2004年到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之前,胡錦濤雖然是軍委主席,但是其權力被江派架空,除了郭伯雄和徐才厚為軍委副主席之外,軍委中重要職位被江澤民親信梁光烈、李繼耐、廖錫龍、陳炳德、張定發等占據。

江澤民抓軍權的原因

江澤民退位後拚命抓住軍權不放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恐懼一旦繼任者停止迫害法輪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犯下的罪行會被清算。1999年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後,江澤民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試圖打擊法輪功。當時包括後來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李嵐清在內的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都不支持迫害法輪功。

一名迫害法輪功的「610」官員曾經透露,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劉京曾提到一段故事: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布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說,由於公安、國安、司法等部門消極對待等現象已經使得「各地法輪功事件不但沒有減少的趨勢, 反而越演越烈」。在會上江澤民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這時胡錦濤表示反對。江立時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道:「都要奪你權了,甚麼編制不編制、經費不經費的!」

江密謀安排徐才厚監軍習近平

習近平直到在2010年10月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才被確認為中共軍委副主席,也與徐才厚和郭伯雄的阻撓有關。

2015年3月14日,港媒《明報》消息稱,習近平在2007年最終獲得中共各派接受,將接替胡錦濤成「十八大」後的總書記,但是習在軍中卻未獲得承認。也正如此,胡錦濤在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時增補為中共軍委副主席;而習近平卻在十七屆五中全會才被增補確認,最大的阻力,就是徐才厚和郭伯雄。報道稱,當時在一個有數人在場的軍方半公開場合,徐才厚曾對郭伯雄說:「讓他(指習近平)干5年就滾蛋!」此話後來傳到習近平耳中。

據港媒透露,中共「十八大」之前,江澤民曾多次約見習近平,談話的主題是要安排軍中親信進入政治局常委「輔佐」習近平,延任軍委副主席。江表示,郭伯雄、徐才厚兩人都是合適人選。但郭(1942年生)比徐(1943年生)大1歲,「十八大」時將過了70歲,徐雖然也超逾「七上八下」的規定,畢竟到時才69歲。江還類比鄧小平當年的舉動稱,特事可以特辦,當年鄧為了幫其掌控軍隊,1992年「十四大」上把76歲的劉華清推上常委位職。而徐才厚也利捕捉機會向習表示,自己入常已是定數,沒有他保駕護航軍心必亂。

最終,胡錦濤在「十八大」上全退,沒有留任軍委主席,江澤民也沒能安排老軍頭入常,最大的獲益者就是習近平。這些也為習近平在「十八大」後能快速清理江澤民派系成員打下基礎。

習近平清除江澤民軍中勢力

習近平上任後,開始用反腐方式在中共內部打擊清除江澤民集團,也包括軍隊。習近平在軍中動作不斷,召開新「古田會議」、再次明確軍委主席負責制,在全面實行的軍改中,採取了重新調整劃設戰區、組建新的軍委紀委、裁軍30萬、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等措施,都有效地改變了江澤民勢力控制下的軍隊現狀和組織架構。與這些大動作相伴隨地,是三年多來大量的軍中江派將領的落馬。

江派勢力控制軍隊近二十年時間,從四總部到七大軍區,幾乎全部淪陷為江派勢力的窩點。習近平上任後在軍隊展開的大力反腐,「十八大」以後至少已經近60名副軍級以上的軍中老虎被公開宣布落馬。統計如下:

上將3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空軍原政委田修思。

中將5名:成都軍區副司令楊金山,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第二炮兵副政委於大清,原廣州軍區空軍政委王玉發。

少將46名:第二炮兵副政委張東水,防空兵指揮學院政委王明貴,北京軍區黨委巡視組巡視專員、山西省軍區原司令方文平,四川省軍區政委葉萬勇,濟南軍區副參謀長張祁斌,成都軍區聯勤部部長朱和平,湖北省軍區司令員苑世軍,瀋陽軍區聯勤部長王愛國,軍事科學院科研指導部部長黃星,浙江省軍區司令員傅怡,蘭州軍區聯勤部部長占國橋,北京軍區聯勤部部長董明祥,南京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周明貴,黑龍江省軍區司令員寇鐵,武警交通指揮部司令員劉占琪,蘭州軍區聯勤部政委鄧瑞華,武警交通指揮部政委王信,蘭州軍區聯勤部原部長張萬松,總裝備部通用裝備部原部長李明泉,西藏軍區副政委衛晉,第二炮兵56基地副司令陳強,總後勤部司令部副參謀長符林國,南京政治學院副院長戴維民,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副政委高小燕,國防大學政治部副主任段天傑,山西省軍區政治部主任黃獻軍,黑龍江省軍區副司令張代新,湖北省軍區副司令員蘭偉傑,總參謀部管理保障部副部長劉洪傑,北海艦隊副參謀長程傑,廣州軍區聯勤部副部長陳劍鋒,廣東省委辦公廳副主任武警少將蔡廣遼,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陳紅岩,廣州軍區空軍後勤部部長王聲,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湖北省軍區副司令員占俊,武警交通指揮部原總工程師繆貴榮,總後勤部軍需物資油料部原副部長周國泰,新疆公安邊防總隊原總隊長張根恆,公安部警衛局原副局長尹志山,江蘇消防總隊原總隊長馬德文,第二炮兵工程大學原副政委吳瑞忠,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副司令員翟木田,武警福建總隊原司令員楊海,武警河南總隊原司令員沈濤,武警江蘇總隊原司令員於鐵民。

大校1名:南京政治學院政治部主任馬向東

另有:吉林省軍區副政委宋玉文少將在受調查期間自殺,官方僅宣布宋玉文非正常死亡但未提及自殺;南海艦隊裝備部部長姜中華海軍少將於2014年9月2日在浙江舟山一座酒店跳樓自殺身亡,官方並未證實;海軍副政委海軍中將馬發祥系自殺身亡,官方消息指明為因病去世;26集團軍軍長張岩少將因和老部下飲酒過量導致一人死亡被撤銷軍職,降級為副軍級;南海艦隊原裝備部部長汪玉少將於2015年9月被免職。2015年11月4日,被終止全國人大代表資格,據悉涉嫌違紀;原空軍後勤部部長朱洪達少將於2016年3月被撤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據悉涉嫌違紀。

隨著江澤民集團軍隊核心人物郭伯雄、徐才厚、李繼耐和廖錫龍等人的落馬,上屆軍委中的江派人物梁光烈以及江澤民留在軍中另一個監軍賈廷安也岌岌可危。

李繼耐和廖錫龍參與活摘

李繼耐任總政治部主任期間,兼任全軍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的主任,層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廖錫龍於2000年被江澤民授予上將軍銜。從2002年11月至2012年10月,廖錫龍出任總後勤部部長的10年間,不遺餘力地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鎮壓政策,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並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因此,廖受到江的重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報告顯示,廖錫龍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之一。

大紀元此前報道,近十幾年中,「器官移植」是中共軍隊醫院發展最快的領域之一。中共軍隊將這血腥、殘暴的罪惡產業化,秘密殺害民眾,包括大量的法輪功學員,倒賣器官,成為全球最大的活體器官庫。知情人透露,主管活摘業務的是總後勤部部長,而總後政委負責對外宣傳和消聲。

江澤民軍中勢力將被全殲

今年,習近平落實軍隊改革,對整個軍隊指揮系統作了重大的調整,四大部只剩下參謀部,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各地守軍也進行換防,將領更頻密調動。僅中共「八一」建軍節前一個半月就有80名將領換職,晉升几十名將領。

從習近平軍隊改革布局可以看到,習近平徹底打破了原來的軍隊權力結構與指揮系統,並大力提拔以前受江派勢力壓制的將領與少壯派軍官,先從上層的人事安排著手,然後再向中下層延伸。目前,現役的軍隊上將一共有39人,其中習近平上台後晉升的就有23人。這23名上將在軍隊改革後都身居要職。

與此同時,隨著更多的江派軍中將領的落馬,江澤民在軍中的勢力正在被全面清除,這為未來公開抓捕江澤民創造了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