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開庭前夕,相關的家屬一度在庭審所在的天津第二中級法院(二中院)前被警方帶走失蹤,有的在家被警方帶走,有的被遣返家鄉。當中被天津警方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維權律師謝燕益,其妻子原珊珊離家逃亡。

8月1日晚10時,她帶著4個月大的女兒開始逃亡生涯。其丈夫謝燕益去年7月12日早上被帶走,當時原珊珊甫懷孕幾個月。 

原珊珊向外界透露原本打算到審判現場聽審,但在天津二中院前發現,前往二中院的三條街道全部被封。她抱孩子在離二中院最近的地方下車走去法院。她撰文形容「500米左右或更長,現場警察是人山人海、國保便衣是遍地都是。滿眼的警車,滿路是秘密車輛,我認真的向旁邊的人確認是法院嗎,沒人回答。」

她說看到曾經採訪過她的黃頭髮記者,上前打招呼後,「瞬間」被一大幫人組成流動的人牆團團圍住。原珊珊提及警方索要其身份證核實,40分鐘後有國保稱如果立即離開就給還身份證,她稱自己只能答應,拿到身份證後隨即向外圍走,有關人員一路對她拍攝記錄。

這期間,原珊珊接到家人電話稱有國保正四處找她。她說正想怎麼安全離開現場時,有香港記者跟她說話。原珊珊向有關記者求救後,對方立即帶她乘坐的士離開現場,她說當時身後有車跟隨,形容事件如「警匪片」,但不知誰是警,誰是匪。

根據消息,原珊珊目前仍在逃亡中,外界關注其將要面對的境況。

有北京律師向本報記者表示,國內外良心人士尤其是民主國家政府有必要繼續向中共高層官員表達關切,要求他們立即停止對謝燕益的構陷,婦女兒童機構應向原珊珊和子女提供及時有效的幫助,確保其居住權、受教育權等。有關律師稱當前最主要的是中國政府必須停止對她們的騷擾恐嚇和驅趕。

就7.09案4天審判,大陸律師段萬金批評事件是披著法庭外衣的文革批鬥會。他說無法說服自己有關案件是一場公正的審判,「所有庭審台詞,所有指控,所有的悔罪,所有的法院認定幾乎千篇一律,除了被告名字以及部份事實外,其它幾乎高度雷同,這個案件庭審筆錄幾乎大部份直接複製粘貼可以使用到另一件案件中。」他表示關注被告人的家屬、朋友、同事沒有機會到法庭旁聽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