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經歷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輝煌,進入21世紀開始步入低谷, 走入合拍片後,亦再難重拾昔日的輝煌。然而,一批新生代導演因為懷有根深蒂固的本土情懷,心中那團青春的火仲未熄滅。因為沒試過所以不會心死,相信堅持不放棄就會看到希望。因此,他們一直在努力著,嘗試著,堅持著……

《十年》讓人看到了他們的潛力;《狂舞派》讓人看到了他們的實力;《點五步》8月25日即將上映,或讓人更清楚看到他們的青春熱血、朝氣和希望……

電影《點五步》劇組人員廖啟智、林耀聲、胡子彤及導演陳志發等昨日現身荃灣,為電影公映啟動宣傳。期間,更與粉絲打棒球互動玩遊戲,並分享拍戲花絮和感受。

廖啟智 落力撐新生代導演

近年在浸會大學電影學院任講師的廖啟智(智叔),不僅將其在影視界的多年經驗傳授給新生代有志從事電影的年青人,更身體力行,落力支持他們拍攝。《十年》在成本低,許多演員懼怕仕途受影響而拒絕參演中,智叔堅定上陣。《點五步》在導演名不見經傳,首次執導又成本低到分分鐘可能被腰斬的情形下,他又毅然挑大樑擔任主角,對後輩來說是一種激勵和支持。不過,提到拍攝過程,智叔則輕描淡寫當中的艱辛。

智叔用嘔心瀝血來形容拍攝過程,他表示:「《點五步》兩年前已經拍完,擺在雪櫃凍了好久,今個夏天重出生天,因為夠熱,好『火』!」他強調電影夠「火」。提到拍攝過程,他自爆從早上6點拍到夜晚7點,沒甚麼樹蔭,得個「曬」字,但就強調,是晒命的「晒」!並笑言:拍攝過程只是「行行企企」,「幾易撈」。

智叔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影片有表現年青人的迷惘。年青人剛剛開始接觸社會,接觸不同事物,會有迷惘,年青人亦會犯錯,年青人就是在錯誤中成長的。

陳志發 每一步都想放棄

在200萬低成本中首次執導一部有故事,有大的社會環境,背後同時又有小的社會環境等多重意義的影片,導演陳志發(Steve)說,80年代首個小棒球隊,同香港一起成長,在大時代背景下,代表著香港。而一年後同日本比賽獲冠軍,球隊的發展亦如同影片的拍攝過程:「困難中堅持,困難變成一種磨練,故事講堅持。」

他表示,近幾年的社會環境使很多人失去希望,但同30年前(中英聯合聲明)時不同。他認為,影片想帶出的信息是:「無論遇到甚麼挫折和困難,甚至訴求沒得到回應,都要堅持下去,堅持自己的信念,別那麼輕易放棄。」

片尾處耐人尋味:阿龍再次站起身,拿著球,分數板上,沙燕隊的分數是零。有隊友問,怎麼辦?追不到了。教練說:「現在只是第四局」……(這是否意味著,未來的希望在於你們這一代人的堅持?)他肯定說:「絕對可以這樣講,絕對在於每一個人怎麼樣團結,好似一個球,每一個ball不放棄,堅持下去。」

近年本土意識興起,Steve直言,每一個地方都要講自己的本土故事,而且要多講。所謂:「香港人講香港人的故事」。同時他自爆:「拍攝過程因為成本低,其實每一個階段都想放棄,前期中期後期,每一步都看不到下一步,你永遠看不到下一步,每一個人都疑惑,到底能不能拍成。但我們仍然堅持到最後,這一點讓我感動。」他認為,政府若想培養新生代導演,除了資金的支持,亦需要容納不同題材的電影,以及提供更多放映途徑,要多戲院、不同地方放映多些作品。

胡子彤 戲癮大發想繼續演

橫跨體育界和演藝界,棒球教練胡子彤首次演戲,就激發了他的戲癮。他表示,過程很好玩,不僅認識多一班朋友,更戲癮大發,想繼續演。他說:「第一次接觸拍攝,主題還是我最鍾意的棒球,這一切對我來說來的太夢幻。」他表示,拍攝同做運動完全不同,為此,好珍惜過往的三年時光。子彤目前仍是香港棒球協會教練,同時在不同的球隊打比賽。近兩年不僅在演藝界,在體育界他亦接觸了不同範疇的運動員和朋友,豐富人生的同時,亦激發了他的奧運夢和繼續演戲的渴望。◇

 

陳志發困難中堅持,困難變成一種磨練; 堅持自己的信念,別那麼輕易放棄。(余鋼/大紀元)
陳志發困難中堅持,困難變成一種磨練; 堅持自己的信念,別那麼輕易放棄。(余鋼/大紀元)

 

電影《點五步》劇組昨日現身荃灣,為電影公映啟動宣傳。(余鋼/大紀元)
電影《點五步》劇組昨日現身荃灣,為電影公映啟動宣傳。(余鋼/大紀元)

胡子彤戲癮大發,想繼續演。(余鋼/大紀元)
胡子彤戲癮大發,想繼續演。(余鋼/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