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7月末開始到現在,中共高層集體「隱身」。這或許能證明,北戴河會議已經召開數日。而8月6日晚間,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突然在央視新聞中現身。新聞稱劉雲山5日受習近平的委託,在北戴河看望和問候暑期休假的專家。講話中,劉雲山二次提到習近平。一次是提及習近平關於重視人才的指示,再一次是提及習近平的戰略任務。有評論認為,這是劉雲山「服軟」的信號。而在去年北戴河同樣的講話中,劉一次都沒提到習。

筆者以為,劉雲山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專家的講話中二次提及習近平,這並不能表明劉雲山服軟。類似的情形,不論是同為江派現任常委的張德江還是張高麗,都不乏先例。以劉雲山的江派重臣身份及一貫作為來看,劉雲山不是一個輕易服軟的人。其表面謙卑,內心逆反而狡黠。事實上,他應該明白,此刻即使服軟,為時已晚。因此,劉雲山借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專家的機會,二次提及習近平,是有意而為,目的是為了向外界表明北戴河無事、中共內部團結的假象。然而,這恰恰證明了北戴河會議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或許,劉雲山正處在火燒眉毛的境地。

首先,劉雲山「服軟」不是第一次。記得2014年中共召開「兩會」期間,網路熱傳一張照片。照片上,大會退場後的主席台前,只有習近平和劉雲山二人,鏡頭中的習近平坐在椅子上,面部微側,對劉雲山說著甚麼;而劉雲山則微微抬起屁股,躬身彎腰傾聽習近平講話,表情極為謙卑。這和劉雲山平時捆綁習近平向左轉、攪局、掣肘習近平施政的一系列行為相比,判若兩人。記者抓拍到這張照片,是想突出劉雲山在習近平面前的猥瑣和卑微。而外界看到這張照片,則普遍猜測劉雲山有可能開始向習近平服軟。而事實上,劉雲山不但沒有服軟,相反變本加厲與習近平當局對抗。

劉雲山分別在去年和今年因為攪局而受到高層的攻訐,並因此在政治局作檢討。然而檢討歸檢討,該玩高級黑的時候依然玩高級黑,該攪局的時候照樣攪局。這說明劉雲山不是一個容易妥協或改變的人。這樣一個至死不悟的頑固派,即使表面謙卑,也不可能真心服軟。

其次,劉雲山是繼李長春之後在意識形態領域受到江澤民格外倚重的江派重臣,其不僅在胡錦濤執政時期配合李長春在中宣部控制胡溫發聲,使胡「政令不出中南海」,尤其積極主導並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政策,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因而受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通告;此外,他還涉嫌薄熙來、周永康密謀政變的罪行,其名字作為未來中紀委書記赫然出現在薄周政變的組閣名單上;而在貪腐犯罪方面,劉雲山及其兒子劉樂飛乃至整個家族,早就成為習王「打虎」的目標而榜上有名。

中共十八大後,劉雲山作為江澤民及其集團的利益代言人,利用其政治局常委的身份和手中的權力,與習近平陣營勢不兩立,如封殺習近平講話、捆綁習近平向左轉、掣肘或攪局習近平反腐「打虎」及各項經政改革,因而成為江派「反習聯盟」的領頭人物,使習近平當局在反腐「打虎」、依法治國方面受到巨大干擾和破壞。劉雲山對中國大陸時局的影響無處不在,無論在宣傳領域、意識形態領域還是在其他方面,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如任志強炮轟黨媒事件、《炎黃春秋》被強制接管事件、趙薇事件,或是香港事務、南海糾紛、北韓問題等等,其事件的背後都能看到劉雲山的影子。此外,2015年,劉雲山和其兒子劉樂飛,還配合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做空大陸股市,導致中國大陸2015年出現嚴重股災,使無數股民經濟嚴重受損。

無論在中共黨內還是在黨外,無論在官場還是在民間,無論在大陸網路還是在境外媒體,都因為劉雲山罪惡累累而成為眾矢之的。這一點,劉雲山應該有自知之明。即使其服軟,做個軟蛋也没有用。再說,劉雲山明白,即使服軟,習近平、王岐山也不會放過他。

再次,2016年以來,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一直是習王打擊的目標,除了王滬寧等五位政治局委員連署彈劾劉雲山之外,習近平「七一」講話、剛出臺的《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以及將在10月中共六中全會上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和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等等,無一不是把目標對準了江澤民、曾慶紅以及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們。而在北戴河會議召開期間,中紀委、全國政協、中共中央黨校等機關,不是借通報中宣部巡查期間發現的問題以劍指劉雲山,就是借批康生以影射劉雲山;尤其是俞正聲主掌的政協高層會議,居然公開點名批劉雲山與中宣部長劉奇葆。這一切顯示,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或許將成為北戴河會議被放倒的對象。因此,即使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突然變軟,習王也不會錯過放倒他們的機會。因為放倒劉雲山比放過劉雲山更能獲得內部和民意的支持,更能令習近平陣營無後顧之憂。

進入2016年,習當局加快、加大了反腐「打虎」的速度和力度。習王在將反腐「打虎」的矛頭指向江澤民、曾慶紅的同時,習當局與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的矛盾顯得日益突出,習陣營及江派的博弈亦日趨激烈,內部拿下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的呼聲也愈來愈高。綜合一系列現象表明,習當局倒江、抓曾的風聲愈緊,其前臺代言人江派現任常委的反對就愈烈,攪局也就愈甚。因此,習王決定抓捕、清算江澤民之時,有可能將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同江澤民、曾慶紅一鍋燉。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認為,本次北戴河會議有可能解決江澤民、曾慶紅的問題。如果說北戴河是最終決定江曾命運的死亡之河,那麼,北戴河亦有可能成為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的滑鐵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