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8月4日)出刊的最新一期《科學》(Science)雜誌,刊載一篇研究論文,證實中國四千年前的大洪水及大禹治水不是神話。

世界多個民族,如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印度、中國、瑪雅等文明中,都有大洪水的傳說,在中國最為人所知的是發生在大約公元前1920年的大洪水及大禹治水故事。

據說當時的洪水看上去像是「無止盡的滾滾開水」,兇猛的洪水摧毀黃河河道、古城的街道和農田。一位偉大人物馴服洪水和恢復萬物生機,使中華古文明得以延續,那個人就是創建中國第一個王朝夏的禹帝。

《華盛頓郵報》4日報道,這種千年一遇的大洪水,即使在科學很發達的今天仍是束手無策,沒有治理方案。因此對現代人來說,四千多年前發生在中國的大洪水及大禹治水,多數將之視為神話。

成為神話的原因是,歷史學家找不到有關治水功效或大洪水造成毀滅性破壞的考古證據,沒有禹或夏朝遺留下來的歷史文物,研究人員找到的只是後人根據世代流傳的故事記載下來的內容。

周四最新一期的《科學》(Science)雜誌,刊載南京師範大學地質學家吳慶龍(Wu Qinglong,音譯)及其團隊的研究論文,證實中國在大約公元前1900到2000年發生了大洪水。

《科學》雜誌副主編說:「這項研究擴大了我們對中華古文明的理解,實證了文明的起源及古文明社會環境的出現。」

吳慶龍2007年在黃河沿岸進行研究時注意到,有些沉積物的厚度不尋常,而且看起來很像是「洪水潰決後的沉積物」,還發現很多泥岩及原本應該是遠在上游山區的綠片岩(Greenschist),種種跡象透露出黃河在遠古時期曾經歷一場嚴重的洪水。

隨後吳慶龍迅速集結考古學家、地質學家和歷史學家,組成研究團隊,探索傳說中的大洪水是否確實存在。

研究團隊在青海喇家(Lajia)遺址附近,在一個倒塌的窯洞裡發現洪水沉積物及破碎的陶器,在黃河上游積石峽(Jishi Gorge)的山上,發現大洪水當時形成的一個巨大的高山湖。

另外,數千年前一個巨大的地震壓垮喇家的房屋,在遺址找到的兒童骨骼,碳十四檢測結果發現是發生在公元前1922年的災難(前後加減28年)。

研究團隊根據找到的證據推測,黃河上游以西的山區,雪崩落到積石峽口,生成一個人工大壩,阻止河流通過,河水開始填補峽谷,水位不斷上漲,住在下游的人們只看到黃河逐漸乾涸,渾然不覺大災難即將來臨。

大約九個月後,湖面漲到大壩的頂部,阻擋河水前進的主體轟然倒塌,洪大的水流往下游河谷奔去。

科學家以工程公式推算,洪水每秒鐘流量為30萬到50萬立方米,這樣的速度足以沖刷到下游2,000公里。

美國普渡大學的地質學家格蘭傑(Darrryl Granger)說:「這樣的速度相當於世界最大河流亞馬遜河發生過的最大洪災,它是地球過去一萬年的最大洪水,是黃河最大降雨造成洪水量的500倍以上。」

格蘭傑說:「所以這個大洪水,會對黃河下游的所有人造成一個真正的毀滅性破壞。」

研究團隊對洪水沉積物內含的有機物質進行碳分析,結果顯示大洪水大約發生在公元前2000年,接近喇家遺址骨骼的年代及歷史記載洪水的日期。

此外,在地震裂縫中發現了大洪水沉積物,顯示這兩個事件發生的日期極為相近。

大洪水的時間吻合黃河河道改變的年代,也與大禹神話中描述的持續數十年洪水氾濫的時間一致。

洪水發生後不久出現二里頭(Erlitoou)遺址,考古學家們將之定為中國青銅時代的開始:社區面積大約是先前古人的10倍大,而且擁有更複雜的技術。

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顯示二里頭與夏朝神話的關聯性。但是,如果夏朝確實存在,二里頭遺址有可能是夏朝統治的領土。

華盛頓大學地質專家蒙哥馬利(David Montgomery)認為,吳慶龍研究團隊提供了大洪水確實存在的令人信服的證據。

他說:「現在我們知道了中國的大洪水是真的,那麼其它古老的大災難故事,是否也有可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