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中國經濟發展遭遇不少困難,西方經濟學界抑中國揚印度的傾向更為明顯。中國近年的經濟增長率很可能會低過百分之七,而印度的增長率有望超過百分之七,更助長了上述的傾向。

「金磚五國」的其它三國處境欠佳,形成印度獨領風騷的局面。西方媒體因為意識形態的關係,對民主國家的印度較有好感,俄羅斯經濟過份依賴石油、天然氣,兩者近年價格回落,而因為與烏克蘭的衝突,受到西方國家制裁。巴西陷入嚴重的經濟衰退,加上政府受貪腐醜聞困擾,總統要面對彈劾,尚有寨卡病毒的打擊。

2014年春大選後,莫迪領導的以印度人民黨為核心的「全國民主聯盟」組成立三十年來最強勢的政府。繼而在印度人民黨及政府內排擠元老,安插親信,建立規章制度,並直接干預地方政治,形成強人統治之局。

在這樣的情況下,莫迪政府遂能有力推動改革,包括要求公務員嚴格遵守朝九晚五點半的工作時間;總理辦公室直接向各部委發放任務清單;嚴禁拖延辦事;自己以身作則每天工作十八小時等。

最近聯合國亞太經社委員會的一份報告估計自2016至2020年,中國的平均年經濟增長率為百分之六,而印度則高達百分之七點三。莫迪政府積極吸引外資,減少外資在國防、鐵路、房地產等領域的限制。2015年印度成為全球吸引最多新項目投資的國家。

印度過去的官僚主義、繁文縟節、規管過多形成營商環境困難,莫迪大刀闊斧的改革首在減少過份的規管以改善在國家和地方會面的營商環境。主要反對黨國大黨雖然在上次大選潰不成軍,但它及地方政黨在聯邦院(議會上院)仍佔多數,對莫迪政府的勞工和土地改革造成障礙。

莫迪政府希望今年能通過稅制改革,為經濟改革維持動力。在2014年春大選獲勝後,執政黨印度人民黨繼續在當年十月的哈里亞納邦和馬哈拉施特拉邦的地方議會選舉獲勝。鑒於執政黨在不少大邦組成政府,因此莫迪政府鼓勵邦政府自行推動改革。

印度比中國優越的地方是中小企業非常活躍;營商環境得到改善後,可望更能發揮優勢。銀行、金融系統長期為私營部門掌握,活力和市場觸覺較中國的國有金融機構為佳。不過印度政府的財政赤字嚴峻。

當然印度也有它的經濟困難。與中國類似,水資源、能源不足;教育經費與設施有待提升,目前各級學校水平參差,農村和貧困地區各級學位不足。

與中國相比,基礎設施落後,投資嚴重不足。家庭計劃因文化因素難以有效推行;人口增加快,就業情況嚴峻,但勞動力年輕而工資廉宜。◇

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 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