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教授向松祚在公開高峰論壇上說,中國經濟「L型」守不住!中國經濟的整體是一個持續下行的走勢;並提出原創性科技創新嚴重不足,是中國經濟最大困境和風險。

7月31日,「半程2016」中國經濟新趨勢與產融創新高峰論壇在南京舉辦,人大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對目前中國經濟現狀做出四個基本判斷。

一、「L型」守不住

今年上半年,民營投資的增速只有2.8%,而且中國消費的增速也回落到了個位數,中國的出口是負增長,全球經濟整體非常低迷。

在這種對比下,他的基本判斷是「L型」,沒有!「L型」守不住!中國經濟的整體是一個持續的下行,不是「L型」!

今年5月,中共官媒曾刊發「權威人士」對中國經濟的看法是,中國經濟運行將遵循L型走勢,不能呈現V型或U型反彈:「我要強調的是,這個L型是一個階段,不是一兩年能過去的。」

而中共副總理張高麗今年3月曾公開表示,中國經濟「一季度將能夠實現開門紅,今年攻堅克難,可能明年就海闊天空」。

二、宏觀經濟政策效果大幅下降

第二個判斷是,宏觀的經濟政策——貨幣政策、信貸政策、財政政策效果越來越差。中國經濟「脫實向虛」的情況,有越演越烈的態勢。

三、龐大貨幣投放推動資產泡沫

第三個判斷是,中國的資產價格,包括股票、房地產及其它的金融投機資產的價格。並非是因為所有剛性需求,或是實際的需求,而主要是因為龐大的貨幣信用投放所推動起來的。

去年股災之後,大量的資金從股市跑到了房地產,導致房價瘋狂上漲,現在據說房地產又要開始回調,有人於是預測,下半年股市又要開始火爆。

龐大的資金和信貸,不在實體經濟投資,一會跑到股市,一會又跑到房地產,一會跑到文化古董市場,炒來炒去,這是今天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

四、改革說的多 做的少

第四個判斷是改革。今天的改革是文件多,口號多,會議多,論壇多,說法多,但是真正的落實很少。

為甚麼民間投資增速只有2.8%,為甚麼如此劇烈地下滑?他說,原因不是因為貨幣緊縮,不是因為財政政策不寬鬆,不是因為沒有投資機會,而是因為人們對政策的前景,充滿了不確定性,甚至有所懷疑,彷徨和觀望。

中共官媒曾多次表示,「改革」會觸動既得利益層;習近平、李克強曾多次強調「改革」進入「深水區」,越往後越是「難啃的骨頭」;改革必將觸動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等。

外界認為,既得利益集團主要是江澤民集團,江澤民從1989年到習近平上台前,從中共最高層到基層,結成了一個強大利益集團,江派把持利益最為豐厚的國企。習近平當局的改革阻力,主要來自江澤民集團。

向松祚還具體從短期、中期和長期三個方面,分析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困難風險。

短期:信貸擴張正積累巨大風險

短期來看,中國經濟最大的困難和風險,是高槓桿和高負債,所引起的各種風險。

中國的經濟增長最重要靠的是龐大的債務擴張和信貸擴張。

到今年的6月底,總債務和GDP的比率,已經從2008年的155%上升到了目前的260%,總額從4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上升到182萬億元。

其中最主要的是銀行貸款,負債總額已經達到了114萬億元,這些錢主要是非金融的公司拿去了。

根據官方的數據,2016年第一季度末,全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額達到1.4萬億,元不良貸款率也達到了1.75%,兩年內翻番。如果加上關注類貸款,不良貸款比率已經達到了5.5%。一些地方股份制商業銀行的不良率實際已經達到了8%-10%。

毫不諱言,現在很多的企業,特別鋼鐵、煤炭、製造行業的國有大企業,就是靠銀行貸款來維持生計。如果銀行一旦抽貸,這些企業很可能馬上就要瀕臨破產。

中期:警惕全要素勞動生產力持續暴漲

從中期的角度來看,中國經濟遇到的最大的風險是全要素勞動生產力的持續暴漲。

長期:原創性科技創新不足

從長期看,中國真正面臨的根本性困難,是原創性科技創新嚴重不足,才是中國經濟最大困境。

中國製造業整體仍處於全球產業的低端,產業競爭力和盈利能力都很差;從全球產業鏈上,中國仍然處於第三梯隊,即低端製造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