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地圖上,甘肅的外形像一柄天然的如意,在這如意之中,有一處歷史悠久的狹長通道,它於祁連山下、黃沙之中,將片片綠洲連綴成長達1,200公里的河西走廊。

大漢時期,漢軍從匈奴手中奪取河西走廊,漢宣帝於西域設置都護府,統管大宛以東、烏孫以南三十餘國,並將新疆和中亞一帶納入大漢版圖。絲綢之路開通,使遙遠的地中海通向中原腹地的商路完全打開,為日後東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便利條件。各國僧侶穿梭其間,藉此通道來往四方,廣傳佛法,並在河西走廊西端,為中華文化留下不可估量的文化瑰寶——敦煌石窟。蒙元之時,西涼王闊端與薩班在涼州會盟,商談吐蕃歸附蒙古事宜,為西藏納入大元版圖奠定了基礎。這一系列使華夏文明聲名遠播的歷史事件都是在河西上演的。

祁連山。(Emcc83/維基百科)
祁連山。(Emcc83/維基百科)

而使華夏文明跨越沙漠西傳,能夠遠達羅馬帝國,全程主導開通河西走廊的第一人正是漢武大帝劉徹。

天賦異稟 聰慧透徹

漢孝武皇帝劉徹是漢景帝之子。漢武帝未出生時,景帝夢到有一隻紅色的豬從雲中而降,直入崇芳閣。景帝醒來後,看到有一赤龍遊走在崇芳閣的梁棟之間。

景帝召姚翁進行占卜,姚翁說:「卦象所示非常吉祥。此閣日後定會誕下主掌天下之人,他會平定夷、狄等族,保國運昌盛,成為劉氏王朝一代聖主。」

漢武帝的母親王夫人後移居崇芳閣,景帝再次於夢中看到,有一神女恭捧太陽授於王夫人。王夫人吞下太陽,十四個月後誕下武帝。景帝以夢中所見,為此子取名為劉彘(音至)。

劉彘3歲時,景帝抱著他坐到腿上,問他:「我兒是否願做天子?」劉彘說:「這是由上天安排,由不得我。但我願意天天住在皇宮,在父王面前玩耍,也不敢放肆不恭,以免喪失為子之道。」景帝聽後心裏稱奇,就特別注意對他的教育。

幾天過後,景帝又把劉彘抱到案几前,問他:「我兒喜讀何書?為朕說一說。」劉彘就開始背誦從伏羲以來的聖賢著作,包括論述陰陽五行以及歷代名篇國策,洋洋灑灑背了幾萬字,卻沒有疏漏一字。這次劉彘的表現更令景帝驚訝,連聲稱奇。

劉彘7歲時,景帝見他心智透徹,聰慧過人,於是為他改名為劉徹。

漢武帝。(柚子/大紀元)
漢武帝。(柚子/大紀元)

少年天子 宏圖大略

公元前141年,劉徹登基,繼大漢天子之位。此時大漢已運作64年。經過文景之治,休養生息,漢朝國富民強,充滿活力,但依然常受匈奴侵襲,長達數十年。公元前201年白登之圍,劉邦部下猛將如雲,但和匈奴作戰險些全軍覆滅,只好採取和親方式,並加以防範。但匈奴對大漢的擄掠並未減少。

16歲的劉徹即位後,大漢帝國向東是大海,西南方是青藏高原,向北、向西都是匈奴的領地。當時匈奴所控制的地區,東起遼東,橫跨蒙古草原;西部與羌氐相接;北至貝加爾湖;南至河套、山西、陝西北部。匈奴成為橫在東西方之間的巨大阻礙。

匈奴進入河西走廊後,殺死月氏首領,新的月氏王為父報仇力不從心,只好率眾向西遷移。為解除匈奴對大漢的威脅,漢武帝聯合月氏共同夾擊匈奴,開拓疆土。

公元前139年,武帝18歲,他派遣侍從官張騫出使西域。張騫秉持漢節,率領一百多人的使團,前往西域尋找月氏,由此西域進入華夏視野。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漢武帝與群臣一行人為張騫(畫中左面跪著者)送行。(公有領域)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漢武帝與群臣一行人為張騫(畫中左面跪著者)送行。(公有領域)

張騫「鑿空」西域之功

張騫出使西域,不料在祁連山被匈奴所俘。冒頓單于囚禁張騫,並讓他娶匈奴女子為妻。

漢武帝在等待張騫的同時,大力消藩,鞏固君權,加強漢廷經濟,並命各地官員蓄養良馬,敕命衛青等人訓練騎兵。

公元前129年,匈奴侵掠漢廷北方,漢武帝派出四路將領各率一萬騎兵全面反擊匈奴。但四路人馬兩路兵敗、一路無功,只有首次出征的衛青奇襲匈奴祭天聖地龍城,俘獲近千名匈奴人。

衛青。(繪圖:王雙寬/大紀元)
衛青。(繪圖:王雙寬/大紀元)

衛青凱旋而還,增強漢武帝反擊匈奴的信心;而其它三路失敗,也令漢武帝憂心忡忡。漢武帝急切需要了解匈奴,但始終缺乏確鑿消息。他一直耐心等待的張騫依然杳無音信。

公元前129年,張騫被囚的第九年,張騫和隨從的匈奴翻譯堂邑父逃出匈奴控制。他們沒有向東返回大漢,而是取道車師國(今新疆吐魯番交河故城),一路西行,經龜茲國(今新疆庫車東)、疏勒國(今新疆喀什)等地,翻越蔥嶺,到達大宛(今中亞費爾干納地區)。

漢武帝時代歐亞大陸形勢。(玖巧仔/維基百科)
漢武帝時代歐亞大陸形勢。(玖巧仔/維基百科)

張騫為尋找月氏,和堂邑父共同穿越塔克拉干沙漠,翻越帕米爾高原,所行路程相當於從內蒙古走到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他們如何穿越世界第二大沙漠,至今依然是個謎。

大宛國王聽說漢地物產豐饒,但苦於無法通使通商。看到漢廷使節到來非常高興。

大宛國王派人為張騫做嚮導,幫助他們到達月氏人所居之地——康居國(今巴爾喀什湖和鹹海之間)。此地土地肥沃,民生安樂,月氏人已無意東還,聯合漢廷反擊匈奴。張騫在此地停留一年多,在大宛國他們看到汗血寶馬,在大夏國看到漢地四川特產 「邛竹杖」、「蜀布」。

汗血寶馬非中原所有,若能打通河西走廊,西域和中原的貿易將會暢通無阻。

敦煌壁畫:絲綢之路上的商隊。(公有領域)
敦煌壁畫:絲綢之路上的商隊。(公有領域)

公元前128年,張騫啟程返回漢廷。此時,他已掌握西域諸國物產、風俗和民情。但在返程途中又被匈奴俘獲一年之久。

公元前126年,匈奴單于去世,張騫趁機帶著堂邑父及匈奴妻子逃離。13年來,一直杳無音信的張騫,歷盡艱辛終於回到大漢朝廷,並帶回西域地圖和部份種子,他將西域騎兵戰術、物產、風俗等詳細地回報給漢武帝。

《漢書》稱讚張騫出使西域,頗有「鑿空」之功。張騫去世後,漢武帝為悼念他,將日後派往西域的使節均改稱為「博望侯」,意為「廣博瞻望」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