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日前聚焦,當地時間7月28日,美國內華達州最高法院就一樁纏訟12年的索償官司進行最終裁決。該訴訟案的起因,係香港商人孫志達(Richard Suen)與美國賭業巨頭金沙集團的中介費糾紛。

據報道,2004年孫志達就中介費與金沙集團打官司,12年來,雙方一度互有勝負。這次內華達州最高法院的最終裁定,雙方還是半輸半贏。孫志達可獲賠償,但原索償金額過高,金沙集團不必照付,實際多少再議。

孫志達案的輿論焦點,正如媒體歷來披露的多次法庭審理資料,孫為金沙引見的對象是中共高官。

2000年起,孫志達居中穿線。2001年夏天,在孫的安排下,金沙主席及集團高管見到了時任中共副總理的錢其琛、北京市長劉淇。而這次會面所達成的事情,當然不在於金沙主席的私人飛機被批准降落在北京,而是2002年澳門政府發放賭牌時,金沙順利拿到數量有限的開業許可證。

金沙這一邊,在獲中共高層錢其琛的支持下,不但成為澳門開放賭牌的第一家外資賭場,且大發利市,投資一年之內就回本。

另一邊中共政府,在交易中的目的也顯而易見。2001年當時,中共領導層擔心由於中國的人權記錄惡劣,美國眾議院可能做出譴責中共申奧的決議。

根據金沙高管維迪納在孫志達案中提交的證詞,北京市長劉淇事先被告知:「該項提案永無出頭之日」。之後,錢其琛則在紫光閣向金沙高管保證:「去澳門賭博的人數不會受到限制」。

當然這些年來,金沙合作的掮客不只港商孫志達,接觸的中共高層也不只錢、劉而已。

今年4月份,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以《海外反貪污法》開罰款金沙集團,除了祭出一張900萬美金的罰單,案件還曝光了該集團的「北京首席代表」楊塞新(YeungTsoi-san)。

據披露的案情顯示,金沙正式聘僱楊塞新的時間是2007年,彼時金沙想要進軍的是中國大陸商業地產等領域,而北京的「神秘商人」楊塞新,據稱具備軍方及國家安全部門的「特殊關係」,能助其打通關節。透過楊塞新的「合法掩護非法」,金沙集團買下了國企控股辦公大樓的使用權、陝西籃球隊等,甚至還準備「橫琴島計劃」,雖然這些項目後來陸續被放棄或停止。

此外,美國證監會及司法部等單位對楊塞新的調查,還包括他經手支出的巨額款項中,是否部份落入中共官員手。因在孫志達案中,曝光的對口高層是錢、劉二人。但在楊塞新案中,會計賬上有付出巨款,卻不見相應費用科目。

眾所周知,在錢其琛之後,接替其主管港澳工作的是曾慶紅。在曾慶紅任期尾聲,2007年8月,金沙集團又在澳門開業了全球最大賭場「威尼斯人」。

其實這些年來,港澳工作均由江系操盤,從錢其琛、曾慶紅到現在的張德江,都是江澤民的親信,而且緊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從澳門賭牌發放內幕,一個江系副總理去向一家賭業巨頭保證,其腐敗程度可見一斑。相關案情也顯示江系收買利益團體之早之廣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