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國財長樓繼偉公開發言,要義無反顧地徵收房產稅,方案已經在路上,大概將於2017年公佈或開徵。以樓財長之智,當然早就想到一點:在維持房地產市場興旺與開徵房產稅之間,政府其實只能二選一。但中國政府現在是「魚」與「熊掌」想兼得,既想讓地方政府繼續賣地以維持土地財政,又想從老百姓的錢包裏挖出一塊房產稅,只因知道房產稅一開徵,依靠投資保值來維持的巨大房地產泡沫就有破裂的危險。 

房產稅離中國人有多遠?

中國政府徵稅從來是想徵就徵,想加就加,毫不猶豫。但在房產稅開徵上,卻是多年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目前為止,只有上海、重慶於2011年開始試點徵收房產稅,但稅率低,自住房一定面積免徵。2013年5月國務院曾批轉國家發改委《關於2013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明確提出將擴大房地產稅改革試點範圍,但截至目前,除上海、重慶仍在試點外,房產稅試點範圍未有擴大。

其間原因有:一是有多套房的主兒,多是公務員群體尤其是處局級以上官員,還有富人。體制內的官員有足夠的能力對政府施加或明或暗的影響。

二是負責制訂相關政策的國土資源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這兩個政治利益集團出於部門利益,一個得讓政府繼續賣地,一個要讓房地產市場繼續興旺,樓財長錢袋告罄與他們痛癢相關度較小。

三是中國現在待售房產太多,房產購買者早就不是出於自住需要,而是投資資產保值需要。一旦開徵房產稅,不要說房屋積壓嚴重的二、三線城市的房子賣不動,就連目前少數幾個房價堅挺上揚的大城市,其房地產市場的興旺也難維持。

有這麼多複雜的盤算,樓財長的「義無反顧」只能在G20會議上隔空喊話,甚麼時候開徵,還得中央最高層權衡之後下決心。

早在2008年,開徵房產稅之說就已經出現,但徵收時間上一推再推,先是從2013年推至2015年,如今又推至2017年,會不會再推到2019年,只能等著瞧。

在房產稅開徵中,有房者是沉默的缺席者。中國城市居民當中有87%擁有房產,其中的69%只擁有一套房。政府決不給他們開通表達意見的渠道,他們對此也並不著急,心中想的是天塌下來有高個頂著,有那麼多當官的擁有多套住房,害怕徵收的是他們;只要自住房免徵,這房產稅徵與不徵,就與己無關。而剩下的那擁有多套以上的人想的是:最好是按房徵稅,誰也別想逃。實在負擔不起,就賣掉一些。

房地產泡沫有多大?

中國的房地產早就綁架了中國經濟,號稱「大而不能倒」的產業。已建成的「鬼城」到底有多少,恐怕連住建部的數據也不能反映真實情況。

以前我引用過《房地產真實庫存98億平方米完全消化需10年》一文的數據。該文經過計算,將一些遺漏部份相加,得到了相對接近真實的行業庫存,即總庫存約98.3億平方米,其中待售面積6.86億平方米,尚未開工的企業拿地42.3億平方米,在建商品房庫存約49.1億平方米。

澎湃新聞曾在《院士透露國務院調查:全國新城新區規劃人口34億,嚴重失控》中透露的信息更嚇人:國務院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組織編製全國城鎮體系規劃,其中一個關於12個省會城市和144個地級市的調查顯示,省會城市平均一個城市規劃4.6個新城(新區),地級城市平均每個規劃建設約1.5個新城(新區)。某一個西部省會城市提出建3個新區、5個新城,總面積是現有建成區面積的7.8倍。

據接受採訪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郭仁忠透露,「全國新城新區規劃人口達34億,這是嚴重的失控。」

這個調查說明,房地產泡沫已經膨大到中國無法承受之重。

為了維持這個泡沫,當局竟然將主意打到最沒有購買力的社會底層頭上,農民工一度被當作消化庫存的主力軍。比如全國一度很火的四川「眉山經驗」,其內容就是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採用補貼買房者與房產公司的方法,促進農民工進城定居,通過農民工購房「去庫存」。不少地方學了「眉山經驗」,逼農民進城當遊民,威脅利誘,強拆農房,無所不用其極,造成人權災難。

房地產市場與房產稅 政府只能選一樣

中國政府深知,房地產泡沫破滅之日,就是中國經濟破產之時。而開徵房產稅,必將影響到房地產市場,因此在徵與暫時不徵之間糾結多年。

從政府方面來說,並非不知保房地產市場與開徵房產稅中只能是二選一。目前百業不旺,政府無論在經濟上還是在財政上始終無法擺脫房地產依賴症。主張緩徵派的理由就基於一點:徵收房地產稅將導致房地產投資減少,最後可能導致房地產市場衰退(泡沫破滅的委婉說法)。

房地產市場衰退有兩個不堪承受的嚴重後果,一是會引發資產泡沫破滅,形成巨額銀行壞帳,誘發金融系統危機;二是隨著民眾的資產將嚴重縮水,社會矛盾會尖銳化。根據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披露的數據,城市家庭住房資產佔總資產比例為65%,農村家庭也達到54%,這意味著中國家庭一半以上的資產以房產的形式存在。一旦資產泡沫破滅,中國人的家庭資產將迅速縮水,從而引發社會不滿,激發各種矛盾。考慮到這些後果,政府只好緩徵。

但是,面對數億套住房不徵稅,等於讓政府看著一隻金鵝不斷下蛋,那些蛋卻不能收進自己的籃子裏,心中甭提有多彆扭。在政府眼中,這隻金鵝實在太肥了,據清華大學中國金融研究中心發佈的《2015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目前農村戶籍家庭93% 都擁有住房;在城鎮有戶籍的居民家庭戶均人口3人,戶均1.2套住房,其中69% 的家庭擁有1套住房,15% 的家庭擁有2套,3.6% 的家庭擁有3套以上。面對數億套住房產生的巨額稅金,政府無法任由房產稅白白「流失」,因此,樓財長最近聲稱將「義無反顧」地徵收,只是時間遲早問題。

對於房地產的購買者來說,目前早就不是自住需要,而是因為央行貨幣嚴重超發,人民幣貶值預期升高。為了資產保值,住房成為中國家庭資產配置的主要品種,其中一部份購房者是將原來的儲蓄養老變為買房養老。根據經驗,房地產市場的消費中,投資需求的比例越大,對房產稅的反應就越敏感,因為房地產稅會擠壓投資需求。

房地產泡沫要穿,在各地已經有了小的預兆,《江西去庫存慘烈:6成地產商將倒閉銀行被綁架》(《中國新聞周刊》2016年6月7日)一文談到,當地開發商資金鏈斷裂、樓盤停建、購房者和農民工上訪,形成大批銀行壞帳,政府不得不想法善後。幾個省份的局部性問題,中國政府尚有辦法應付,但如果是全國性的泡沫破裂,政府就無法兜底,將會引發匯率市場風險。

所以,開徵房產稅遲遲未成行,並非中國政府俯從民意,痛惜老百姓的錢包,甚至也不是在保資產還是保匯率當中二選一的問題,而是政府實在無從抉擇。因為房地產泡沫破裂,不僅資產不保,還會帶動匯市下跌,金融堤防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