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武警部隊「鬧鬼」及之前社會上傳出的種種靈異事件,曾被非法關押在廣東勞教所及監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譚先生表示,他在看守所期間也聽聞過多宗靈異事件。他說,中共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機構惡行纍纍,在缺乏外部監督的情況下,這些場所發生命案後,多被當局以各種方法掩蓋,因此無辜丟掉性命卻無人幫其申冤的案例已難計數。所以,在那裏出現靈異事件並不奇怪。而上述機構外圍通常由武警把守,以防出現人員外逃事件。

譚先生說,在看守所冤死的人很多。一部份人是在行「倉規」時(明瞭說就是老犯人打新犯人)被打死;一些人在被公安預審科提審時遭刑訊逼供而死;一些人因為各種原因在看守所自殺;還有許多有病在身的嫌犯(如糖尿病),看守所拒絕讓家屬送藥,也不給予治療,結果因延誤治療而死;不一而足。死了人後看守所多對外稱「病死」,在公民意識尚淡薄,外界也沒有曝光相關罪惡的情況下,很多人就這樣無聲無息的丟了性命。

譚先生說,新犯人進看守所時,常能聽到老犯人講,這個地方死過人。他曾聽老犯人講過一個故事,稱某關押女嫌犯的監室曾打死過一個人。監室人員流動很大,人走人來是常事,結果過了很長時間後,有一天來了一名新犯人,監室內當年經歷此事尚未離開的老犯人赫然發現,該新犯就是之前被打死的那個人,結果老犯人被嚇瘋了。對於事件的真實性,譚先生無法確認,但他稱犯人都非常害怕,他們說很多監室都有靈異事件。

譚先生還聽一名吸毒犯人講,廣東戒毒所令戒毒者聞之色變,不少被強制戒毒者被載到戒毒所後死扒著車門不肯下去,就因知道內裏的恐怖。犯人稱,戒毒所通過吸毒者謀利,用私刑逼迫戒毒者向家人要錢,直到把他們的錢搾乾。交足了錢的人受到「優待」,而那些交不起錢的人則被折磨得很慘,不少被折磨死了。

上述吸毒者稱,他曾被關禁閉,那禁閉室是在山洞(可能是廢棄防空洞之類的)兩側開的一些小房間。一天半夜關禁閉時,他發現有人從山洞裏頭走出來,一會兒又回到山洞裏,再也沒見出來。當時不止一個目擊證人。天亮後這個吸毒者才發現山洞那一頭原來是死胡同,沒有人可能進去,把他和其他關禁閉的人嚇得半死。

譚先生表示,在他被抓到勞教所期間,聽說該勞教所剛有一個勞教犯被值班組長(也是勞教人員)暴力毆打致死。由於事情被曝光,該勞教所的很多警察或被撤職或被查辦,此後,對勞教人員的迫害也就明顯沒那麼嚴苛了。譚先生說,有必要把看守所、勞教所和戒毒所的黑幕披露出來,相信有外界壓力的情況下,犯人的待遇會稍好一些。

看守所、勞教所和戒毒所(廣東省有的洗腦班就建在戒毒所裏)均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臭名昭著的地方。目前當局已解散勞教所,但看守所、黑監獄、戒毒所等還大量存在,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轉到那裏繼續遭受迫害。譚先生表示,曝光中共罪惡、解體中共才能根本解決中國遍地冤案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