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黨95周年之際,官媒上不斷出現「不忘初心」這四個字。有網民表示,要討論這個先要搞清楚甚麼是共產黨的所謂「初心」。有中共體制內專家坦承當年的「初心」已成為中共今天的死穴,而德國華裔專家認為中共當年成立的理論基礎就決定了其是非法的、血腥的。

體制內專家:共產黨理論方法政策不對 走到反面去了

今年是中共建黨95年,中國社會的各種問題日趨激化,現政權的智囊人物此前在媒體上公開表示,中國的問題不是經濟改革的問題,而是執政黨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

「不忘初心」四個字也從今年7月1日開始,在中共媒體上頻繁出現。與此帶出議論:甚麼是所謂的「共產黨初心」。

有網民表示,1949年前共產黨的媒體《新華日報》、《解放日報》上很多文章中提到口號,包括「言論自由、民主選舉、 多黨競選、司法獨立、財產公開、軍隊國家化」「為普天下億萬窮苦老百姓謀利益」等,當時作為反對國民黨的利器,但這些當初所謂的初心,已成為共產黨今天的死穴。

中國傳記作家、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認同這樣的觀點,「這就是把初心忘了。有人曾出了一本書《歷史的先聲》,被江澤民封殺了。它就是把原來的《解放日報》、《新華日報》上發表過的文章匯總,要求自由民主、反對獨裁、建立聯合政府。」

「就是這些政治主張,當時知識分子信了、民族資產階級也信了。但(共產黨)取得政權後,它馬上就變臉了。」

他舉例說:「像劉少奇不忘初心,那就以新民主主義建設國家,毛澤東說你這是右傾機會主義、修正主義,他要繼續革命,結果很快消滅私有制進行三大改造,搞大躍進,國家鬧得一塌糊塗。」

再有,由一批中共老幹部組辦的一份雜誌《炎黃春秋》,通過25年經營,現在頗具規模。這個既不是黨產,也不是國企的雜誌,因為時常反思中共歷史,遭到強行充公。胡耀邦兒子胡德華是雜誌社的副社長,近日他親自上門維權也一樣被擋在雜誌社門外。

辛子陵聯繫到這個現實表示,「炎黃春秋做的事情,就是將中共做的一個個事情,重新討論一下,當時甚麼主張,毛怎麼做的,錯在哪裡。現在劉雲山中宣部抓住炎黃春秋不放,給它扣上一個歷史虛無主義。他們實際上是不允許回顧檢討中共犯的錯誤,也就沒法改正錯誤,這個事情是很可悲的。」

辛子陵強調:「官方意識形態就是恰恰不准講黨的歷史上錯誤,你不講黨的歷史上錯誤,你怎麼前進?!錯了又不改正,要用左的理論解釋錯誤的東西,硬把錯誤說成正確。結果就跟老百姓漸行漸遠。」

華裔專家:歷史回顧說明中共靠謊言起家

仲維光是旅居德國的常年研究共產黨歷史的華裔專家,他的研究方向包括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和思想、當代極權主義思想、及當代科學思想和文化等。

他也向大紀元記者分析,開始的時候有一些熱血青年加入共產黨,上了它的賊船有多種因素。當時共產黨用了一些好聽的口號迷惑人們,另外當時社會又有當時社會的問題,共產黨利用民眾對專制、黨國的厭惡,讓民眾走向共產黨。

「很多知識分子後來講,他們沒有想到共產黨會這麼壞。共產黨當時用來攻擊國民黨政權合法性的內容,一旦他們自己掌權以後,只要他們感覺任何這方面的鬆動危及到他們的政權,馬上殘酷鎮壓。這個歷史的回顧翻出來,說明這個共產黨就是一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一個團夥。」

華裔專家:中共從一開始就是非法的、血腥的組織

仲維光教授進一步分析,中共從成立的開始,就是為了攫取政權不擇手段,這一點毛澤東曾毫不諱言的講過:「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以這樣的思想成立的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非法集團。

「在1921年中共成立的時候,是在國中成立一個秘密組織,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是要顛覆當時政權的組織。而且在此後共產黨在江西這些地方建立所謂的根據地,都是直接受國際共產黨領導,所以當時名稱都不是中國的,叫『蘇維埃共和國』。」

他總結:「所以中共在法律的層面、在國家的層面、在我們中國傳統歷史來說,他就是一個非法的組織。」

同時他認為,共產黨從它開始時就是血腥的、沒有人性的。「中共成立就是建立在階級鬥爭、消滅一切剝削階級的口號之上,這就是當代社會一百年來對人類產生最深刻的歷史教訓——反人類罪的基礎,族群滅絕罪。」

「共產黨對不贊成他們觀點的人用那種血腥手段是公開的,對於他們內部的人,共產黨也一樣是喪失倫理道德的。對於任何不同意他們意見的人,他們都採取殘酷打擊、消滅、甚至滿門抄斬。」

他進一步剖析,中共把黨放在家庭、民族、國家之上,這個團夥又以黨權中心幾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可以不顧黨紀、國法,不顧人間的倫理道德肆意的迫害其他人。

當年很多共產黨裡的人,包括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劉少奇、鄧小平等都受到過毛澤東的打擊。仲維光表示,中國幾乎所有的家庭都經歷過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事件,像鄧小平這些人,一旦有權力也是使用這個手段來打擊迫害別人。

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鄧小平動用軍隊、野戰軍、坦克、槍炮去鎮壓學生運動,仲維光認為這是最典型的一個案例,「而且鄧小平可以放肆地說:『殺他個二十萬,安定二十年』。用這種公開的屠殺,公開的恐嚇,用對世界的蔑視來製造天安門大屠殺事件。」

「活摘器官反映了中共族群上的反人類滅絕罪」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停止迫害並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允許獨立調查等。隨後國際社會也聚焦中共這一令人髮指的罪行。

仲維光表示,中共活摘器官並不是從法輪功開始的,尤其是1949年中共建政後,中共監獄裡的人、被中共打成階級敵人的人,甚至在部隊中的士兵中被強迫抽血、被強迫抽骨髓、強摘器官的現象從來都存在。而活摘器官現象之所以能曝光,必須要感謝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的不斷努力下,這個冰山露出了水面,使得全世界的人越來越清楚看到中共這一聳人聽聞的罪惡。

他認為,「這個罪惡的基礎就是中共自己從來不隱諱的階級鬥爭的理論、那個一黨專治理論,他們認為他們為了階級、為了族群、為了政黨可以做一切。任何不同意他們的人都不被當人,這個活摘器官典型地反映了中共的反人類罪。」

最後,他表示,這個建立在反人類罪思想基礎上、建立在族群滅絕罪思想基礎上的政黨,最後一定會被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