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近期遭遇嚴重洪澇災害,日前在重災區井陘縣,該省委宣傳部上演了一場「最美河北人」的慶功會,引發輿論抨擊。

「2016最美河北人」 洪水剛走官方即慶功

7月18日以來,河北省大部分地區出現持續特大暴雨,引發河流水勢上漲。自20日凌晨起,石家莊市、邯鄲市、邢台市的18座水庫開閘洩洪,造成洪水氾濫成災,民怨沸騰。

據官方消息,「截至26日,暴雨洪澇重災區河北井陘縣33萬人中有20.8萬人受災,死亡38人、失蹤33人。另外,在井陘縣境內修高速公路的外地施工人員死亡7人、失蹤22人」。

官媒《河北日報》28日報道,7月27日上午,在抗洪救災的關鍵時刻,在井陘縣抗洪救災現場,省委宣傳部發布第一批「2016抗洪救災最美河北人」。

被官方授予「最美河北人」稱號的包括讚皇縣民政局黨委書記郝天順、井陘縣天長鎮南關村黨支部書記李建軍、井陘礦區鳳山鎮黨委書記武愛亭等11人。

官方媒體在報道中著重強調的是,這些「最美河北人」是在某某的「親切關懷和領導下」,「貫徹某某精神」後湧現出的「先進典型」。

19日晚,河北石家莊市井陘縣小作鎮,大水突然漫過堤壩,將高家姐弟席捲出去。高麥英和高志強夫婦這幾天發了瘋一樣四處找人,終於在離家二里地外找到了10歲的兒子高航,而12歲的女兒高欣依然下落不明。(網絡圖片)
19日晚,河北石家莊市井陘縣小作鎮,大水突然漫過堤壩,將高家姐弟席捲出去。高麥英和高志強夫婦這幾天發了瘋一樣四處找人,終於在離家二里地外找到了10歲的兒子高航,而12歲的女兒高欣依然下落不明。(網絡圖片)

隨後,河北省官方在災區上演的「慶功會」引發輿論抨擊。不少民眾譴責官方:「洪災遇難者屍骨未寒,官方卻急切開慶功會論功行賞」。

《財經》記者何光偉對此創作了一首打油詩《河北水禍有感》,以表示對河北官方的諷刺。

丙申年夏,冀南邢台水禍,死傷慘重。災民浮屍尚未尋得,官家卻已慶功。

水掩亡魂感不禁,忽聞一片慶功聲。
哪堪興衰黎庶淚,難動當權鐵石心。
友邦施惠出手闊,百億元錢一擲輕。
聞說救災聾又啞,肯拔一毛濟蒼生?

如果說上述官方媒體的文章對中共歌功頌德是疾風暴雨的宣傳,那麼,下面就是春風化雨的宣傳,方式不同,目的一樣。

在《河北日報》28日的同一版面上,一篇《安置點就是您的家》的文章對官方的宣傳似乎更人情化,而且更隱晦。

「寬敞的操場,高聳的大樓,明亮的燈光,潔白的牆壁,屋裏的電扇吹著清爽的風⋯⋯」——這是官方媒體描寫的河北省邢台市南和縣第一中學災民安置點內的情景。文章借災民之口說有某某的關心,「我們相信甚麼困難都能克服。」

報道還列舉了官方為災民安置點提供的生活條件:「生活用品」、「有線電視」、「天氣在熱準備裝空調」、「醫療室配有心理醫生隨時心理諮詢」。似乎現在的受災民眾比受災之前生活的更好。

23日,河北邢台王快鎮河會村村民高女士說,「我辛苦了一輩子,現在什麼都沒了,以後怎麼活啊!」「你們一定要給我報一報啊!」(網絡圖片)
23日,河北邢台王快鎮河會村村民高女士說,「我辛苦了一輩子,現在什麼都沒了,以後怎麼活啊!」「你們一定要給我報一報啊!」(網絡圖片)

「喪事變喜事」 官媒宣傳創作中離不開「黨」

這種把災難當作喜慶,把受災民眾作配角,中共當作主角的創作思維習慣,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人卻早已對此習以為常了。這種創作習慣性思維不僅體現在文藝作品創作上,也體現在報刊、廣播的新聞「創意」中。

《解體黨文化》一書記載,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雙苯廠爆炸,松花江被大量有毒致癌的苯化合物污染,在污染物沿松花江擴散、下游急需儘早採取防範措施的時候,中共官方卻對民眾連續隱瞞消息將近十天才承認發生災情。然而就在當月底,黑龍江電視台用三天時間組織創作了一台大型特別節目《水之情》。據報道,特別節目「連夜投入製作,表演唱《清泉滾滾八方來》等六個節目為專門創作⋯⋯通過獨唱、相聲、小品等多種藝術形式,反映省委省政府在處理突發性事件中所表現出的情系百姓的執政能力⋯⋯」總而言之,「形勢一片大好」,甚至比沒有受災更好,目的是反映出「省委省政府的執政能力」。

在哈爾濱市停水四天後、供水恢復的第一天,黑龍江省長當眾作秀喝了第一口水,新華網的記者頗有「創意」,特別描繪了普通民眾創作的詩歌稱頌黨,以表白讚美是百姓自發的。

在哈爾濱市停水四天後、供水恢復的第一天,黑龍江省長當眾作秀喝了第一口水,官媒高調報道。(網絡截圖)
在哈爾濱市停水四天後、供水恢復的第一天,黑龍江省長當眾作秀喝了第一口水,官媒高調報道。(網絡截圖)

在報道《黑龍江省長喝第一口水,百姓作詩讚》中黑龍江省長喝水前稱「不是我說話算數,是共產黨說話算數,人民政府說話算數」,一句話就點出了省長喝水的用意,似乎先前那個隱瞞災情的政府不在中共領導之下。省長喝水後馬上有普通市民作詩一首點題:「斟上一杯放心水,心中感到格外美;黨送溫暖家家樂,百姓心裏放光輝。」結論是民眾受災,多虧「黨」的拯救幫助。

中共公開宣稱文藝要為政治服務,並利用層層的宣傳機構和組織來保證這種服務。文藝只是創作中的一個非常典型的方面,創作習慣性離不開黨的思維方式滲透各行各業。具體創作的東西可能不一樣,但是人們受黨文化的影響,從選材到思考到具體創作,每一步都跳不出黨文化的框框。要想真正地自由地創作,發揮自己的才華,就要首先從黨文化思維中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