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共青團中央在微博上與官媒微信號「俠客島」交火,遭其回擊。事件發生後幾天,當局披露習近平舊部徐麟已兼任中宣部副部長,五大央媒設立新媒體。這些動作都被認為是習近平在回擊共青團背後的劉雲山。

接上文:共青團煽動網絡文革 遭當局否定

在共青團大戰「俠客島」之前,共青團中央微博在「趙薇事件」中不斷挑動民眾情緒,招收的大批「五毛」也上陣,一度使得網絡謾罵、穢語成風,其行為遭「俠客島」不點名斥責。

趙薇事件中 「俠客島」不點名批評共青團

17日晚,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以「壹周侃」欄目發文,對近期的「趙薇事件」表態,直接批駁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資本操縱輿論」的說法,稱這「純屬無稽之談」。

共青團中央微博之前的文章曾借「趙薇事件」提出「資本操縱輿論」說法。

「趙薇事件」指的是,趙薇在其《沒有別的愛》一片中,使用了被疑有「台獨」傾向的台灣藝人戴立忍,而遭到部分大陸網民和五毛的網絡批評和謾罵。

「俠客島」發聲後,被普通網民認為是官方對此事件的滅火措施。包括《人民日報》微博帳號在內,對前幾日愈演愈烈的抵制肯德基、麥當勞行為也進行了定性,認為「愛國需要理智,愛國不應折騰自己人」。

共青團與「俠客島」交火  遭回擊

隨後,共青團中央罕見與「俠客島」交火。

被網絡稱為「團飯」、由共青團招收的網絡五毛再次上陣,熟練地發起了又一輪攻擊行動,將「俠客島」打成「莆田系」,指稱「俠客島」其實屬於「營銷號」、「故意扭」官媒文章等等。網絡再次出現謾罵、攻擊性的語言。

在這場混戰中,《人民日報》也被捲入其中。五毛們一邊自稱把「俠客島」「開除」出《人民日報》,一邊指責《人民日報》本身是中共內部的「走資派、內鬼、被公知和資本控制的垃圾謠棍集團」。

有網民驚呼:新時代問題出現了,黨媒應該怎麼樣證明自己是黨媒?

7月19日,「俠客島」連發三彈:「有句話叫啥來著?窩裏橫。哦,還有很多人可能還分不清人民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網,海外網啥關係。建議先分清楚關係後再來,就像你要去愛國,先把蘋果手機砸了再說。」

「敵人還沒打進來,自己先內訌了。」

「俠客島」還直指@思想火炬說:「黨報的態度來了。聽誰的?反正不能聽某些大V抵制麥當勞、肯德基的愚蠢建議。」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這裏提到的大V就是之前倡議全中國人民不去麥當勞和肯德基消費的@思想火炬,這也是共青團中央特聘智庫成員朱繼東操作的網評帳號。

朱繼東是共青團中央特聘的所謂智庫成員。(網絡截圖)
朱繼東是共青團中央特聘的所謂智庫成員。(網絡截圖)

港媒稱,中共內部主管這一屆共青團工作的最高官員就是江派常委劉雲山。中共並未披露這一信息。

此後雙方繼續混戰。在此大戰中,「俠客島」的一條微博也被多人舉報後刪除。

圍觀的網民紛紛發表看法:

「趙薇這個事,實際上已經演變成了團團(共青團)和大大(習近平)的輿論卡位戰。」

「團團實際是利用了人民群眾對官媒的認知誤區。人民群眾自然認為官媒是鐵板一塊的,事實上並不是。」

還有網民匯總了這幾天網絡戰的對話,發帖說:截至今天(20日)下午,這場大戲還沒有結束。被刪帖的「俠客島」還在評論裏繼續手撕團團;而朱先生(朱繼東)則一面在@思想火炬帳號上大轉「新自由主義亡國啦,要把黨員問責制度落實好」以及大大的講話,一面在小號繼續暗示「俠客島」是《人民日報》也不承認的山寨貨,當然,也依然有朱先生的死忠粉繼續在刷著「資本控制輿論」「趙薇秒刪」的帖子。

帖文總結說,這是「黨魁清理衝鋒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人民日報》社長等都是習陣營的人,其海外版微信號「俠客島」一般都被外界看作有習陣營的背景。此前這個微信號常為習陣營發聲,反擊江派的攪局。

李林一認為,此次大戰實際上是《人民日報》背後的習近平與共青團背後的劉雲山之爭。

五大央媒設立新媒體 信息在微博大戰後被放出

習近平在「十八大」上任後,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江派常委劉雲山不斷攪局,多次封殺和曲解習近平的言論,與習近平作對。習陣營則在不斷深入清洗文宣系統的同時大力推動新媒體,劉雲山權力被逐步拿走。

在共青團和「俠客島」在微博上大戰後,習陣營在7月21日高調披露,當局五大央媒已設立新媒體。

習近平上任後,在新媒體宣傳方面著力甚深。據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報道,中央黨校報刊社14日召開「學習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邀請中宣部黨建雜誌社「習語」、人民日報海外版「學習小組」、人民日報「學習大國」、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光明日報「學習時刻」等5家新媒體負責人參加座談。

據報,邀請這5家主責宣傳習近平的新媒體參加,也是為了讓外界對這5家中央級新媒體,「有更多了解」。 座談會上這5家新媒體還展開交流。

現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何毅亭與習近平是同鄉,被認為是習的「鐵桿文膽」、七大智囊之一。2013年9月,何毅亭由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務副主任轉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掌管中央黨校實權,替習掌控中共思想基地。

2015年12月16日,第二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在浙江烏鎮召開,習近平在開幕禮上發表演講。期間,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向港媒表示, 習近平對中共傳統媒體已經不抱任何期待了,「他只重視新媒體,他曾說年輕人已經不讀報紙了,工作重心就是在網際網路,所以他要布局」。

2014年8月6日,日本的NHK電視台政治部記者曾在推特上透露:下一個將要被削權的是中宣部及把持中宣部的劉雲山。宣傳部門的控制權將被習近平拿走。

十多天後,習近平召開「深改小組」會議,宣布要組建新媒體。

網信辦也掌控了大陸的新聞網站,將網絡媒體的權力從中宣部部分拿走。

微博大戰後的另一消息:習人馬兼任中宣部副部長

中共網信辦官網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為網信辦主任、國新辦副主任。(圖絡圖片)
中共網信辦官網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為網信辦主任、國新辦副主任。(圖絡圖片)

同時,習近平也不斷在文宣系安插自己的人。

6月29日,官方通報,中宣部副部長魯煒被免去網信辦主任與國新辦副主任兩個職務。這兩個職務均由網信辦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徐麟接任。

在共青團大戰「俠客島」事件後,7月20日,海外媒體紛紛報道徐麟已於今年6月履新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一職。查看其官方簡歷也可證實這一點。

徐麟是當年習在上海的舊部,被認為是習的人馬。

2013年10月,習近平在浙江的舊部黃坤明調任中宣部副部長,2014年12月任常務副部長。

劉雲山多次被削權

6月28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問責條例》。會議稱,「對於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損害中共執政的政治基礎的都要嚴肅追究責任,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又追究領導責任。要把責任壓給各級政府」。

據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該條例的幕後主導者。

6月29日,《明報》對這個《問責條例》的評論文章表示,所謂主體責任,是指(中共)各級黨委;監督責任,則是指各級紀檢機構;而領導責任,則是指官員個人。在中央來說,中央黨建領導小組組長是劉雲山,即劉是負主體責任,王岐山則是負監督責任,現在監督者越俎代庖主體,劉雲山情何以堪?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劉雲山作為中共黨建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相關事項應由其負責主導。現《問責條例》由王岐山出台,這也凸顯劉雲山的權力再被削弱。

6月8日,王岐山主掌的中紀委通報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炮轟中宣部「五大罪狀」。當時,BBC中文網的報道將此稱之為「政治大地震前兆」,報道指這是高層「不滿於中宣部工作不力將整頓中宣部的信號」。還有輿論預測,中共高層內部可能很快出現「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