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大陸當前的經濟形勢及下半年的對策。

會議由習近平主持,會議稱要全面落實「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重點任務。

在有關貨幣政策部份,《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會議稱要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合理增長,著力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優化信貸結構,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大陸知名財經評論家、財經專欄作家葉檀在26日葉檀財經表示,7月26日政治局會議強調,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未來嚴防貨幣泡沫,這是已經明確了不准用槓桿。

有海外評論人士表示,今年下半年中共或許不會大規模放水刺激,有可能在減稅等財政政策上給企業減負。

中共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近日承認,當前貨幣政策有一點陷入「企業的流動性陷阱」,即大量資金沒有進入實體經濟。貨幣供給再增加,也會被貨幣需求所吸收,投資也很難再增加。要解決問題僅靠貨幣政策效果有限,需要積極配合財政政策,減輕企業賦稅。

中華元智庫創辦人張庭賓7月26日在和訊網撰文表示,2016年上半年,中國新增銀行貸款7.53萬億元,超過了2009年的7.36萬億元高峰,再創新高。

但是,今年出現了兩個前所未有的「剪刀差」,這是與2009年的「4萬億救市」引發整體經濟由休克到亢奮的不同之處。

學者:大陸「剪刀差」暗藏中國金融危機風險

「剪刀差」一方面是指廣義貨幣(M2)和狹義貨幣(M1)迎來2010年以來最高值。

大陸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顯示,M1餘額44.36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24.6%,而M2餘額149.05萬億元,同比增長只有11.8%。兩者剪刀差高達12.8%。去年10月,二者的差值僅為0.5%,今年6月則升至12.8%。

張庭賓認為,今年居民存款增長拖了M2後腿。居民存款拖後腿顯然不是因為民間投資增加(民間投資大幅銳減),而主要是因為樓價暴漲買房首付大增。可以印證的是,2016年上半年住戶中長期貸款新增2.62萬億元,而2015年同期是1.34萬億元,同比暴增95.5%。

盛松成表示,M2和M1剪刀差不斷擴大,「這說明企業持幣待投資,大量貨幣流向企業,但是企業並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方向,於是把大量的錢留在活期存款帳戶上。」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李佩伽表示,這說明企業投資意願不足,資金在金融體系內循環。

另一方面,政府國企投資增速與民間投資增速也形成嚴重「剪刀差」。

2016年上半年,中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同比名義增長2.8%,創下多年新低。去年底,民間投資增速還有10.1%,今年1月份至5月份下滑至3.9%,6月再度下滑,下跌之勢近乎斷崖。

而且民間投資與政府投資的持續大幅背離持續長達4個月,尚屬首次。

張庭賓表示,這兩個「剪刀差」或許意味著,從2009年開始的以政府大規模基建投資、不斷推高樓市泡沫的救市保增長模式終於顯現嚴重副作用。印鈔增加流動性速率已經快趕不上黑洞坍塌收縮流動性的速率了。

根本而言,這種模式是一種透支模式:透支人口紅利、透支自然資源、透支民間積累、透支政府信用。過去是還有資源可以透支,且有外資到中國投資牟利配合。但現在這些透支都已經達到了極限,而外資正從「合作者」變成「釜底抽薪者」。

張庭賓認為,中國最早6個月,最晚3年將爆發金融大危機,但不至於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