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竟如何,歲月蹉跎,幾番風雨幾晴和,愁風愁雨愁不盡,總是南柯。」——鄭板橋 有這樣一則故事:乾隆下江南在鎮江金山寺,見江面上船隻往來如梭,就問身邊的一位老禪師:「你在寺中已修行了幾十年,可知每天長江上有多少大船往來?」老禪師說:「滔滔江面,有船兩艘。」乾隆不解,老禪師就解釋說:「人生只有兩艘船,一艘為名,一艘為利。」乾隆聽罷若有所思,似懂非懂。

人生於世,不可避免地要面對名和利。「雁過留聲,人過留名。」名是好東西,但凡有些上進心之人,誰不想名垂青史,萬世流芳,博得一個好名聲。而哲學上講,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何謂經濟基礎,通俗地講就是那些錢財。古人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一個人只要他不違法亂紀,不坑矇拐騙,通過自己誠實有效地勞動,謀得一定的利益,不但不可恥,反而無上光榮。

萬事萬物,都有尺度,人常說:「人心不足蛇吞象。」適度地謀些名利,無可非議,但一個人如果一顆心只為一個名,一雙眼兒只盯著一個利,成了唯名所縛的蛹,唯利是圖的蟲,並為了名利,全無廉恥,不講道義,全然不顧社會公德,甚至鋌而走險,以身試法,那就不可取了。

鄭板橋之詩,對名與利有所闡述。作為一個現代人,為了生存,只要是正途,我們大可以謀些名利。只是,在取得一定的物質生活之後,還應該使自己不沉溺於名利,而能在透徹洞悉名利的基礎上擁有一份精神上的富足,只有這樣,人生才真正有意義。

希望你的笑,不帶上功利色彩;你的淚是真誠而不是偽善,這已達到純真的境地;真正的名與利,何必巧作避諱,作出令人不齒的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