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黃春秋》高層被撤換和接管背景為外界關注。近日《炎黃春秋》內部人士表示,這次對《炎黃春秋》文革式的佔領非高層本意。

7月23日,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網刊發了對《炎黃春秋》副總編王彥君的採訪。王彥君表示,雜誌社和中國藝術研究院簽署協議後,在這次毫無徵兆的人事調整之前,雙方一直都嚴格遵守協議內容。

對於今年5月《炎黃春秋》延遲好多天才出刊的問題,王彥君表示,中國藝術研究院覺得涉及文革的話題多了一些,不妥。其實雜誌社沒有把一整期都做成文革專題,就是比平時多了兩三篇討論文革的文章。他聽說當時是中宣部出台了一個精神,叫「文革五十周年不準談文革」。

對於雜誌社劃歸中國藝術研究會的問題,王彥君表示,當時的理由是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只是一個民間團體,不能主管主辦一家媒體。奇怪的是,《炎黃春秋》離開後,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很快就拿到一個新的刊號,這至少證明變更主管單位的理由虛偽。

對於中共元老李銳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習近平對《炎黃春秋》做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的批示問題,王彥君表示,他也聽到過這種說法,但沒法印證。

但從他個人的觀點來說,習近平是從地方上一路升上來的,很了解下情。另外,老幹部喜愛《炎黃春秋》,而習近平與老幹部聲氣相通,所以習近平說這句話合乎情理。

對於2014年雜誌社變更主管單位及這次的人事調整,是體現習近平「做好引導」的方式的說法,王彥君表示,這些肯定不是習近平的原意,這次人事調整突然、粗暴,具體方式是一種文革式的「佔領」,與「引導」兩個字格格不入。

《炎黃春秋》高層被撤換事件

《炎黃春秋》高層被撤換事件持續引起外界關注。

7月13日,《炎黃春秋》被中國藝術研究院全面接管,前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及前副社長胡德華全部被撤換。

7月14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發表聲明,反對主管方中國藝術研究院單方終止協議書,並已對該院提起訴訟。

同日,中國藝術研究院聘任研究院原副院長賈磊磊為雜誌社長、研究院主編郝慶軍為總編輯。

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和修改了《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該刊失去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

7月18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發出社長、法人代表杜導正7月17日簽名的「停刊聲明」。聲明說,在嘗試通過法律起訴等手段維權失敗後,宣布停刊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被迫選擇。

杜導正對《紐約時報》表示,這次對雜誌社的整肅跟以前不一樣,「整個報社被他們占領了」, 「我想到的只有文化大革命」,他感到很憤怒。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以發表歷史記述和評論文章為主,力求推動中國政治體制改革。近幾年來,《炎黃春秋》持續遭中共江派劉雲山掌控的中宣部打壓,風波不斷。

BBC報道稱,這是中共第19次試圖封殺《炎黃春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