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邢台市官方日前在新聞發布會上聲稱「洪水發生後,官方對進水村莊逐戶排查,讓所有轉移人員有飯吃、有房住」。但是,邢台大賢村村民向媒體披露,受災至今,沒有官員來村裏調查慰問,最讓他難受的是,連尋找孩子屍體,都是自己找親戚朋友來幫忙。

邢台官方對媒體誇下海口 被災民揭醜

7月23日,河北省邢台市官方舉行新聞發布會,邢台市副市長、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邱文雙聲稱,「洪水發生後,官方全力搶險救人,對12個進水村莊逐戶排查,對所有轉移人員進行了安置,做到有水喝、有飯吃、有病看、有衣穿、有房住」。

但是,失去一雙兒女而被媒體關注的大賢村村民張二強告訴媒體,「發大水到現在(23日),沒有上面領導來村裏調查慰問」。最讓他心裏覺得難受的是,連尋找孩子屍體,都是自己找親戚朋友來幫忙。

「我的親戚朋友,親戚的親戚,朋友有朋友,100多人找了兩天。」張二強告訴記者,他曾要求鄉政府派人找孩子,來了10餘名城管,後來沒找到就回去了。

《京華時報》報道,23日是邢台市大賢村洪水退去的第三天。面對滿目瘡痍的家鄉,大賢村的村民積極自發組織起來,修繕村莊的道路,收拾自己混亂的住所。隨著大賢村周邊道路逐漸恢復交通,越來越多的臨近村莊、街道的志願者,為大賢村帶來了飲用水、方便麵等救援物資。

隨著大賢村周邊道路逐漸恢復交通,越來越多的當地民間志願者,為村民帶來了救援物資。(網絡圖片)
隨著大賢村周邊道路逐漸恢復交通,越來越多的當地民間志願者,為村民帶來了救援物資。(網絡圖片)

大洪水來前毫無「徵兆」

這次大洪水河北受災嚴重,一直被質疑存在人禍。

河北省官方20日凌晨下達通知要求邢台等地的18座水庫開閘泄洪,但此時水庫周邊的村民已在睡夢中,造成大批民眾猝不及防。

住在邢台市東汪鎮大賢村村委會裏面的村民高順山告訴《新京報》記者,20日凌晨1點50分,村支書張戰歌接到電話通知,說馬上洪水就要到來。

張戰歌放下電話,馬上到村口探望,然後回來用村支部的大喇叭喊鄉親們起床之時,村南側張二強家的一雙兒女已經被洪水沖走。

張二強家位於大賢村南面村口,在那場洪災中,他失去了9歲的女兒和6歲的兒子。

《法制晚報》報道,7月19日這天,張二強和妻子楊小瑞一家吃過午飯後還去了丈夫的舅舅家玩。當天22點,雨還在下,夫妻倆見時間不早,也擔心路邊積水不能走,便開車回家。

據介紹,22點30左右,村裏忽然停電了。楊小瑞從冰箱裏拿出上午凍著的半個西瓜,點著蠟燭,開著手電,跟兩個孩子拿著杓子圍在桌邊一起吃西瓜。此時,屋外的大雨仍然下個不停。

楊小瑞說,吃西瓜的時候,在手機上看到說有洪水要來,所以丈夫給村支書打了電話問情況,「那時候還沒有到晚上11點」。楊小瑞稱,因為並沒問到有要求撤離之類的通知,夫妻倆沒做撤的準備,孩子們在床上玩了一會兒,快到第二天零點才睡覺。

張二強跑進院子大喊:「趕緊趕緊,水過來了,快把孩子拉起來。」楊小瑞慌忙中給父親打了個電話。通話記錄顯示有時間為7月20日凌晨2時7分。

此時,楊小瑞抱著兒子,張二強抱著女兒,拼了命地往外跑。水已經進到屋子裏,沒過膝蓋。張二強拉開院子裏越野車的車門,準備一家人開車逃離。「我讓孩子和老婆進車裏,等我再去拉車門,已經拉不開了。我又趕緊將孩子打車窗了拉出來讓站到車頂。」此時,水已經到了張二強的脖子處,這個身高1.8米的男子在水中已經站不穩了,他和車一起飄起來了⋯⋯

「不行了,完了!」張二強絕望地喊了一聲。瞬間,車翻了。不會游泳的楊小瑞使勁抓著兒子的手,「我想無論如何不能撒手」,但水太大了,很快「到水裏我們四個都衝散了,誰也找不到誰了」。

21日與22日,張二強兩個孩子的屍體在淤泥中被發現,面目全非。

7月20日下午6時左右,邢台市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王清飛在接媒體採訪時表示,「正在轉移(群眾)的時候,洪峰就來了」, 「沒有人員傷亡」。22日上午十點半左右,部分受災村民及死者家屬圍住王清飛。在網絡視頻中,有王清飛向群眾下跪的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