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時開車,三小時火車,一小時飛機,現代交通工具讓距離不再成為障礙,法蘭克福離慕尼黑並不遙遠。7月22日,慕尼黑一家購物中心發生槍殺案,10人死亡,27人受傷,年僅18歲的伊朗裔德國籍槍手隨後自盡。同為歐洲最富裕繁榮的大都市之一,法蘭克福人有人害怕不安,有人從容鎮定。

7月22日,德國慕尼黑驚傳槍擊,10人死亡,27人受傷,年僅18歲的伊朗裔德國籍槍手隨後自盡。圖為警方持槍護送民眾撤離。(Joerg Koch/Getty Images)
7月22日,德國慕尼黑驚傳槍擊,10人死亡,27人受傷,年僅18歲的伊朗裔德國籍槍手隨後自盡。圖為警方持槍護送民眾撤離。(Joerg Koch/Getty Images)

華人:信仰可自由選擇,但不能殺人

7月23日星期六,慕尼黑槍殺案的第二天,在德國生活了10幾年的王先生(化名)坐在法蘭克福最熱鬧的蔡爾大街上的長凳上,看著摩肩接踵的人群說:「我看,好像街上的人也沒有變少啊。」

當被問到 「是否擔心法蘭克福也發生類似事件」時,王先生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中國也發生過各種各樣的事情啊,這種事情在哪裏都可能發生。」

他對於宗教沒有甚麼看法:「不管無神論還是有神論,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但無論如何,「殺人肯定是不對的」。

德國大學生:我不會讓恐襲打倒

大學生Christian B不想讓恐怖份子達到目的。(文婧/大紀元)
大學生Christian B不想讓恐怖份子達到目的。(文婧/大紀元)

拿著大包小包購物袋的人們坐在噴泉邊的台階上休息,小丑魔術師在大街上的表演吸引了十幾個孩子的目光,他們拉著父母停下腳步;兩隻扮成「米老鼠」和路人照相,賺些「出場費」。Christian B站在馬路對面,看著這一切。

他是經濟系的大學生,來自法蘭克福南部的曼海姆市,他也從媒體上得知了慕尼黑槍擊案,他認為,現在所有的大城市都受到了威脅。兩個星期前他去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爾,當地的機場恐怖襲擊事件剛過去沒多久。

他承認,「當然心裏會有不安全感,因為現在情況比以前危險多了」,但他接著說:「我是那種活在當下的人,我不會讓恐怖襲擊打倒,這正是他們要達到的目的,他們就是想讓我們害怕,但是我不會受他們影響。」

公司經理:不會因此而少出門

退休的公司經理Georg Stolz認為:我們必須接受現實。(文婧/大紀元)
退休的公司經理Georg Stolz認為:我們必須接受現實。(文婧/大紀元)

Georg Stolz住在法蘭克福西邊15公里外的哈瑙市,今年69歲的他已經頭髮花白,退休前在一家公司擔任經理。

當記者問他聽說慕尼黑槍擊案後是否害怕時,他深呼一口氣,沉思了一下說:「害怕說不上,哪裏都可能發生這種事情,不只是在法蘭克福。現在整個世界都變得瘋狂了,這種事情到處都發生。我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就少出門,我們必須正視現實。」

遊覽車車伕:仍照常工作

三輪車伕Robert有很多朋友是穆斯林。(文婧/大紀元)
三輪車伕Robert有很多朋友是穆斯林。(文婧/大紀元)

Hauptswache廣場上遊人如織,不少人選擇乘坐帶篷三輪車遊覽法蘭克福內城區。53歲的Robert幹這一行已經11年了,白帽子下面是一張曬得紅紅的臉膛。

Robert的兄弟住在慕尼黑,而且離槍擊案事發地不遠,從他那裏Robert及時得到不少具體消息,也更加感同身受。他說:「我想這種事情也有可能在法蘭克福發生,但我並不害怕,也不會因此而減少出來工作的時間。」

Robert是德國人,他表示自己有很多朋友是穆斯林,他說:「不管誰信甚麼,我都不認為這是問題,但是如果殺人,那就是大問題了。」「我聽說慕尼黑這次事件是一個伊朗人幹的,他的精神有問題。他是不是因為宗教原因而幹了這事,我不知道。」

60歲女士:度假不會去慕尼黑

超市售貨員Halina Dominiak不想去慕尼黑度假。(文婧/大紀元)
超市售貨員Halina Dominiak不想去慕尼黑度假。(文婧/大紀元)

說起慕尼黑槍擊案,Halina Dominiak臉上浮現出幾絲焦慮,她說:「我肯定會少上街了。如果現在度假,肯定不會再去慕尼黑。」

Dominiak是波蘭人,來德國已經20年,目前在一家超市做售貨員。每天下班時都會經過法蘭克福鬧市區的Konstablerwache廣場,就在幾個月前,她親歷兩次封路,因為警方發現疑似炸彈,封鎖道路檢查,好在後來發現是虛驚一場。

母親:當然為孩子擔心

Peggy Schroeder帶著孩子購物,為女兒的安全擔心。(文婧/大紀元)
Peggy Schroeder帶著孩子購物,為女兒的安全擔心。(文婧/大紀元)

周末很多家長帶著孩子逛街,Peggy Schroeder女士帶著六七歲的女兒從一家購物中心出來,她擔心類似的事情在法蘭克福發生,她說:「我現在上街的時候會睜大眼睛,更加小心。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們減少了上街的次數。雖然我們在法蘭克福還沒有親身經歷過甚麼,但是慕尼黑並不遠啊。」

她看著身邊的女兒說:「我們當然為孩子的安全擔心。」一直在旁邊聚精會神聽著的女兒突然大聲道:「媽媽,我看到報紙上寫發生甚麼了,太可怕了!」

警察拿走無主的行李箱

三名配槍警察將一個無主的行李箱拉走檢查。(文婧/大紀元)
三名配槍警察將一個無主的行李箱拉走檢查。(文婧/大紀元)

蔡爾大街上巡邏的警察看上去並沒有比平日多,只是當一隻無人認領的黑色行李箱出現在公共休息區時,三名身材高大的警察才現身,其中一人小心地拉開拉鎖查看了一下裏面,就把箱子提走了。

在旁邊長凳上休息的人只是默默看著,雖然關注,但沒有人圍觀,更沒人和警察搭話,氣氛稍微有些緊張。等到三個警察走後,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連結:了解德國社會的最佳途徑——大紀元歐洲生活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