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河北邢台市東汪鎮大賢村上千村民抬屍堵高速公路,抗議當地政府官員聲稱洪災導致「零傷亡」,大批警察現場鎮壓,雙方一度發生衝突。據悉,當地村民認為此次洪災為人禍,當局泄洪未事先預警。

官員一句話引民怒 抬屍上高速堵路抗議

據大陸媒體報道,7月20日,邢台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王清飛在20日接受河北經濟電視台採訪時聲稱,此次洪災救援轉移工作一直在持續,人員沒有傷亡。

7月20日,邢台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王清飛在20日接受河北經濟電視台採訪時聲稱,此次洪災救援轉移工作一直在持續,人員沒有傷亡。(網絡圖片)
7月20日,邢台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王清飛在20日接受河北經濟電視台採訪時聲稱,此次洪災救援轉移工作一直在持續,人員沒有傷亡。(網絡圖片)

此話引發當地民眾憤怒,據悉,邢台洪災已造成25人死亡,13人失蹤,其中大賢村受災最嚴重。大賢村被大水沖走的村民包括多名兒童,因此該村村民尤為氣憤,是第一個發起維權行動的受災村莊,並且欲進京上訪。

22日下午,大批村民聚集在107國道上進行抗議示威,村民張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到現場的村民有上千人,大賢村受災村民準備去北京討公道,被大批特警攔下來,雙方發生肢體衝突,氣憤的村民將死者屍體抬上高速公路。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也向記者表示,大批村民扛著屍體把高速路口堵住,警方調動數車特警、武警,手持槍與麻醉彈,村民與警方推推搡搡發生衝突,有村民被抓,但是人數不祥。

這位村民還表示,現場非常混亂,警察排成人牆與村民對峙,然後警察沖向村民進行毆打。

有村民透露,警方在現場有鳴槍行為,但是此消息未獲得證實。

聲稱「零傷亡」的邢台經濟開發區管委會黨工委副書記王清飛抵達現場安撫村民,並跪地請求村民理解,憤怒的村民將其包圍,高喊:「不能 讓他走!」。最後,王清飛後在警方護送下得以脫身。

引發洪災原因說法不同 政府失職是事實

張女士透露,大賢村位於七里河北岸,上游水庫20日凌晨泄洪,村民未接到任何通知,導致整個村子被淹沒,老人小孩死亡10餘人。她還表示,周邊偏遠村子在當晚都接到泄洪通知,大賢村卻未有任何消息,許多村民是半夜睡夢中被大水沖走。

據悉,村民普遍與張女士持有同樣的觀點,紛紛譴責此次洪災是一場人禍。

但是,網絡上亦有不同說法,指大賢村洪災與泄洪無關。財新網報道稱,這場洪水並非上游水庫泄洪直接造成的,大賢村距離水庫至少有三四十公里,中間有多處鄉鎮。之所以大賢村損失最重,是因為泄洪的洪水沿七里河至大賢村時,河道大幅度變窄,河北岸堤壩被鏟,河道內更因鋪設熱力管線被渣土和熱力管嚴重堵塞,洪水迅猛漫過河岸,向北橫掃大賢村。

雖然有不同說法,但是官方救災不力,隱瞞實情,封鎖消息確為事實,官員難逃失職之責,因此當地村民紛紛在網絡上發布災害實況,向外界披露真相。

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7月23日晚,邢台市召開有關洪災新聞發布會,市長等政府官員向所有遇難、失蹤者家屬和受災民眾道歉,承認救災不力。

官員的道歉並未受到災民的接受,聲討官員引咎辭職的呼聲高漲,有民眾在網絡上發布評論稱:「為甚麼要拖到瞞不住了才出面致歉?為甚麼不引咎辭職?為何不公布準確而真實的傷亡數字?是誰瞞報誰就要負責,而且要入刑法。為何組織武警阻止民眾上訪?你們的政府能不能解散換一批真正的民選政府,這不難吧。」

據悉,大賢村目前滿目瘡痍,到處都是一片狼藉,仍然有積水在流動,救災工作仍然還很漫長。

災民家屬嘆政府救援不力

邢台市會寧鎮武支江村一名60餘歲的環衛工人於20日早上5時許失蹤,其女兒張女士表示,當時他的父親出門工作,來到白馬河岸邊正趕上洪水來襲,從此她的父親未能再回家,至今下落不明。

張女士表示,她的父親已經失蹤4天,家屬到鎮政府要求進行搜救,結果只給上報失聯,至今未有政府人員出面,數天來都是家屬沿河邊無數趟地來回尋找,她說:「受災人找不著,鎮上的人一個人都沒有來過,只有按老辦法沿河邊找,一直找到頭。」她對於政府不聞不問表示非常氣憤。

張女士透露,該村受災與泄洪有直接關係,19日晚附近村民都有獲得水庫泄洪的消息,唯獨他們村裏未有任何通知,而且岸邊也未有防汛人員看守。

泄洪親歷村民述經歷 被洪水追著跑

重慶市的徐先生是一位在邢台市打工的建築工人,7月20日,他與工友一行6人驅車來到西北流村一水塘(原來是採砂場,一深坑積水後有許多魚在裏面生存)抓魚,此地是他們經常來的地方,當日也是一如往常,不料卻成為他必生難忘的死裏逃生經歷,他的姐夫與另一名工友卻永遠地離開了人間。

徐先生表示,他們開著兩輛車來到西北流村,到水塘的路有一段被封鎖,當時在該路段看守的人亦未告訴他們泄洪,他們通過繞行別的路來到水塘邊,此時有村民告訴他們不要進去,他們稱就在邊上抓魚。

於是,他們進水塘抓魚,沒過幾分鐘,他看到遠處洪水襲來,他們見事不妙迅速逃離,4人往東南方向跑,另外2人(其中是一人是徐先生的姐夫)則往西南方向跑,他們被洪水隔開,徐先生在逃跑的過程中看到另外2人跑到一高沙堆上停下來,他當時還想或許找到了安全地帶。

徐先生與其他3人則不停地跑,他表示,洪水在他們的後面追著他們,他們跑到一高架橋下,逃跑過程中不停地打119報警,最終被橋上趕來的救援人員用繩索救起。

他此時才從村民的口中聽說是朱莊水庫泄洪,他當時人一下子攤在那裏了,他姐夫與另一名工友以及沙堆早已經不見蹤影,村民告訴他們已無法回原地進行搜救。

徐先生表示,雖然他對於他們的冒失行為表示後悔,但是如果能夠提前知道是泄洪,悲劇完全可以避免。

徐先生透露,當地政府使用汽艇在事發地進行搜救無果,家屬要求到下游進行搜索遭到政府阻止,令他們非常無奈。◇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
邢台村莊洪水過後的景象。(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