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炎黃春秋》雜誌被上級單位強行接管後,該雜誌社社長杜導正17日發布公告宣布停刊。杜導正向外媒表示,將以其它方式發出聲音,並披露被接管及雜誌社被強佔的細節;稱有人不顧此前的高層「特事特辦」批示,強行撤銷杜的社長職務。

7月19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從醫院回到家中,通過電話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93歲的杜導正表示,《炎黃春秋》雖然停刊,但將以其它方式發出聲音,包括舉行座談會等,「停刊不停社,我們作為向國家註冊的有法人代表的,有全部法律程序的民間媒體社團,我們在法律範圍內活動,還可以進行社會活動,我們還可以發行一些東西,除了辦刊物,我們還可以開座談會,開專家會,我們還可以在網上發東西,發出我們的聲音。而且還有十來個人共進退。」

杜導正披露,當局幾乎是在找他談話的同時,派人進駐該雜誌社。此前,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官員兩度找他,還拿出相關文件,說中共中組部2013年有一個規定,離退休幹部不能在單位外邊擔任什麼職務,如擔任職務必須是70歲以下,而且要經過上級批准;勸杜導正退休。

杜導正說,當時上級領導就此批示「特事特辦」。他們這次來又談這個事情,他又拿出這個文件。杜導正準備遵守這個規定退下的時候,他們下來一個命令性的,撤銷杜的社長職務等,把整個班子改組,委派他們的人擔任。這違反了原來和他們達成的協議,「搞得我本想退,現在又退不下來了。」

杜導正的女兒杜莉補充說,官員找他父親談話的同時,另一路人馬到編輯部接管雜誌社:「他是同時的,當天廣電局的兩個負責人,來把他(杜導正)該退休的文件給他看。他這邊給我爸文件看,那一邊已經到雜誌社去進駐了。二十分鐘以後就發了撤銷職務的命令。」

當晚,中國藝術研究中心派人進駐雜誌社,並睡在編輯部,成「佔據」態勢。杜導正說,來人連行李都搬進了雜誌社:「他們就派了幾個人住在我們編輯部的主要單位,不走了,把行李也搬來了,白天晚上就這麼住著。它內部已經癱瘓了,怎麼出版。讀者紛紛來信問。」

中國敢言雜誌《炎黃春秋》上周被上級主管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大換血之後,該雜誌社社長杜導正7月18日發布簽名公告稱,7月12日,中國藝術研究院違法單方面撕毀該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簽署的協議,宣布改組雜誌社領導機構,嚴重侵犯憲法第35條賦予公民的出版自由,違反了協議書中明確約定的雜誌社人事、發稿和財務的自主權。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並竊取和修改了雜誌社《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該刊物喪失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

受《炎黃春秋》雜誌社委託的莫少平律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研究院派人進駐該雜誌社,從法律角度來講構成擾亂社會秩序,他已向朝陽區法院遞交訴狀,本週五之前,將得到法院是否立案的答覆。

莫少平表示:「炎黃春秋的工作人員沒法正常工作,所以不得不停刊,他並沒有放棄仍然要通過司法程序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炎黃春秋提出異議說你是單方面毀約行為,你不僅不停止你的行為,還佔據辦公室,在那裏吃住,這就是違法行為,嚴重的話就構成犯罪了,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莫少平向美國之音表示,炎黃春秋並非沒有復刊的可能,「只要他們(炎黃春秋)維護合法權益的訴求能夠得到法院的支持,時機到了,他們是會復刊的。」

《炎黃春秋》前總編吳思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雖然停刊,但是炎黃春秋雜誌社並沒有解散,現在炎黃春秋的雜誌社還在爭取通過法律來爭取權益,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炎黃春秋也可以通過訴訟在法律上獲得支持;一旦成功就可以復刊。

吳思表示,從編輯部自我感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實事求是,如實談出歷史真相。炎黃春秋在實事求是中找到了歷史的規律和經驗教訓,也就是民主法治。所以炎黃春秋確實是有主張的,主張政治體制改革。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就《炎黃春秋》被接管事件向美國之音談了他的看法。鮑彤說,這個問題應該是一個政治問題或者一個法律問題。炎黃春秋和掛靠單位本身是有協議的。這個協議規定了炎黃春秋有非常高的自主權,這個協議在法律上是有效的,也是必須被執行的。否則就會出現民事訴訟的問題。現在這本雜誌的經營日益艱難的問題「主要就是一個姓不姓黨的問題」;「真實的歷史現在是黨所不允許的,那麼這就產生問題了。」

《炎黃春秋》雜誌,以發表歷史記述和評論文章為主,也會披露獨家政治消息,并力求推動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炎黃春秋》近幾年屢遭打壓。2014年9月,中宣部勒令《炎黃春秋》更改主管主辦單位,原總編輯吳思、副主編洪振快、黃鐘相繼辭職。

去年6月下旬,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接受外媒採訪時曾披露,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外界認為,對《炎黃春秋》的打壓來自江派常委劉雲山主管的中宣部。去年曾有報道指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批《炎黃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