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7關口,為2010年11月以來新低。19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繼續下調。

7月18日16點30分收盤後,夜盤開始,隨後大約20分鐘左右,在岸價迅速跌破6.7,盤中最低跌至6.7077,刷新五年多來最低水平。離岸價跌破6.71。

16點30分收盤時,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報6.6987,比前一個交易日收盤價跌183點。當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下調156點至6.6961,為2010年11月以來新低。

彭博社引述交易員的話表示,18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日間一直逼近6.7,但是在6.6995時就可見中資大行賣出美元支撐人民幣。

但是16點30分收盤後,中資大行逐漸離場,市場缺乏交易興趣,在岸人民幣缺乏支撐,快速跌破6.7關口。

今年以來,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累計貶值大約3%,兌一籃子指數累計跌幅超過6%。

7月19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6971,比前一個交易日下調10個基點,繼續創下近6年新低。

七類資產受損

《華爾街見聞》報道,人民幣大幅貶值,有七類資產將受到衝擊。

首先是大宗商品,美國銀行今年1月份的報告中曾提到,人民幣每貶值1%,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就會下跌0.6%。

中國是銅和鉑等商品的最大消費國,人民幣貶值對這些商品的衝擊最大。人民幣貶值將使中國企業的購買力下降,進而導致大宗商品價格走低。

那些向中國出口大宗商品的國家,以及與中國形成出口競爭的國家,包括韓國、台灣、馬來西亞、泰國、俄羅斯、巴西等,都將受到影響。

與中國企業存在直接競爭關係的公司,會因為人民幣貶值,造成競爭力下降。

國際高端奢侈品也將受累於人民幣大幅貶值,尤其是那些對中國消費者的銷售額較高的品牌。比如,去年8月11日人民幣大幅貶值後,歐美一些品牌的股價出現大幅下跌。

其中包括,義大利奢侈品集團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托德斯(TOD'S ),法國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LVMH)、開雲集團(Kering SA)、愛馬仕(Hermès)集團,美國邁克高仕(Michael Kors)、蔻馳(Coach)等品牌。

另外,人民幣貶值會導致中國進口的成本上升。中國汽車和造紙業的原材料都高度依賴進口,將受到人民幣貶值的影響。

再有,中國企業會因為人民幣貶值而增加很多外債。彭博社統計,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債總量近6000億美元,人民幣貶值1%,企業償付成本將增加大約60億美元,其中很多是國有企業和房地產企業。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和標準普爾的分析師都曾在去年8月份表示,中國的房產開發商有許多離岸債務尚未償還,約佔其總債務的20%以上。

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

德國商業銀行駐新加坡經濟師周浩表示,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仍在,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短期仍有下行壓力。

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揚7月18日表示,中國實體經濟下行,人民幣走勢從中長期來看有進一步貶值的壓力,預計將跌至6.94。

美國銀行、瑞銀集團、高盛集團、蘇格蘭皇家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也都下調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今年或明年的預期,大多下調至7或更低。

國際清算銀行(BIS)7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6月份,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和名義有效匯率分別比上個月下降1.64%和1.31%,分別降至123.14和119.49,均為20個月以來最低水平。

上半年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累計下降5.47%,名義有效匯率則累計下跌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