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政府常常駭入美國電腦系統,但是美國人極少知道,對手將這些盜來的信息怎樣利用。沒有人知道,中共將如何使用2千萬聯邦僱員的個人紀錄。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現在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可以給人們一些啟示。2016年1月,中共逮捕了一名瑞典活動人士彼得・達林。他營運一家非政府組織,培訓中國律師和法官,希望中國能建立起獨立司法。

《紐約時報》報道說,在彼得・達林被秘密監禁的第十天,中共國安官員給他帶來一個很大的驚奇——簡直比他聽到同事在樓上被毆打的聲音更令他震驚。

達林說,國安人員向他出示一份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文件,該機構基本上是由美國國會提供資助。

這份內部文件是寫給民主基金會的最高官員,描述了達林領導的中國緊急行動工作組的項目。達林告訴《紐約時報》,他之前從未見過這份文件:「我意識到它一定是直接來自國家民主基金會本身。」審訊官也向他出示了他的同事跟外部來往的電子郵件。

列根總統在1982年啟動了國家民主基金會,試圖讓它促進全世界民主基礎設施。

中共去年逮捕了數百名挑戰共產黨的律師和活動人士。達林是在這場打壓行動當中唯一被抓的外國人。

達林說他的審訊官似乎主要對非政府組織如何運作感興趣,比如「國際資金如何運作,如何轉賬,項目計劃是甚麼」。達林說,「他們基本上試圖了解這個領域,以便他們可以對付它。」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達林的案件暗示中共黑客戰略的一個轉變。中共已經開始將盜來的海量通訊信息進行提煉,然後為它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