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陸敢言媒體《炎黃春秋》雜誌高層被撤換事件持續發酵。有媒體報道,該雜誌社社長杜導正表示,官方接管《炎黃春秋》,強佔辦公室等做法如「文革」再現。

杜導正:官方接管猶如公開搶劫「文革」奪權

法廣7月16日報道稱,已當了二十五年 《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的杜導正在看似病房中接受香港電子傳媒訪問。杜導正透露,官方的研究院接管《炎黃春秋》,甚麼交接程序也沒有,事前不讓知曉,到時就發出通知,「這是命令。那裏得這樣搞呀!特別是派人強迫佔領你的辦公室,而且佔領我們的財務室,而且今天發展到把他的行李(搬來),就住在那裏」。

杜導正質問,面對他們這等老幹部黨員,黨內怎「麼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現年93歲的杜導正對雜誌社儼如被接管表現激動,形容情況一如文革:「財務我們都是獨立的,手裡邊800萬總是有的吧,這個錢都困著,一下子變成它的人了、它的錢了。這是甚麼?這是公開的搶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樣,你這個單位、你這個頭,他宣布你是走資派、反動的,我就奪了你的權了。」

他預言,這就會「天下大亂」。

《炎黃春秋》雜誌高層被撤換 雜誌社持續抗爭

7月12日,《炎黃春秋》主管機構中共文化部中華藝術研究院撤換該雜誌高層的消息傳出。雜誌社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副社長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被撤換。

《炎黃春秋》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向法廣表示,這意味著,藝術研究院派出的社長、總編輯將完全接管該雜誌的編輯業務,而人事、財務、內容發布也將被全面接管,雜誌的編輯自主權將被徹底取消。

7月14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發表聲明,反對主管方中國藝術研究院單方終止協議書,該社已對該院提起訴訟,並呼籲社會各界緊急關注。

聲明表示,《炎黃春秋》 創刊25年來,在主管單位反常舉措下,已面臨絕境,無法保證今年8月號按時出刊。

中央社7月15日報道,網絡流傳《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的聲明,「杜老人家轉來的聲明」表示,杜導正在協和醫院住院,副社長胡德華在日本訪問,中華藝術研究院這次的行動是「奉上級之命趁人之危,搞突然襲擊」,進行全面接管。

聲明中說,據了解,雜誌社全體同仁抱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信念,透過法律訴訟作最後一博,「隨時做好停刊準備」。

聲明表示,希望大家儘可能轉發雜誌社的聲明,從道義上聲援,為保住當下中國僅存的、體制內敢說真話的發聲陣地做最後努力。

中央社記者致電《炎黃春秋》總編輯徐慶全,徐慶全表示,目前尚未能與杜導正聯繫,但從聲明的語氣和陳述的事實來看,「應該是」杜導正所發,也可能是其女兒杜明明代發。

徐慶全表示,此次高層遭撤換,是《炎黃春秋》25年來遭遇最大的險境。2014年《炎黃春秋》轉制後,大家都有共識「每一期都當作是最後一期在辦」,現在依然秉持這樣的態度。雜誌到今年7月剛好滿25期,「若這次過不去,也是畫上一個句點,感謝廣大讀者的厚愛」。

法廣7月16日上述報道稱,中國藝術研究院7月14日發出《炎黃春秋》人事任命通知,指將聘任研究院原副院長賈磊磊為雜誌社長、研究院主編郝慶軍為總編輯,前社長杜導正及前副社長、胡耀邦兒子胡德華被撤,副社長由杜導正女兒杜明明及另兩名研究院人員接任。

《炎黃春秋》官網15日已更改領導層名單,11名最高領導層中,有6人屬研究院。雜誌社同日下午發布第二個聲明,指官網被人竊取,並修改了密碼,事屬違法,加上研究院人員隨意進入編輯部,造成混亂。

報道稱,養病中的杜導正估計,雜誌社上訴成功機會甚微,若敗訴,他寧願結束《炎黃春秋》,也不願讓接管的機構改變雜誌敢言的風格。而杜導正的女兒杜星也表示,全社員工均抱著寧可玉碎、不作瓦全的信念,隨時準備停刊。

杜星15日在微博還表示,身在美國的妹妹杜明明,「不會接受這個任命甘當傀儡」。

《炎黃春秋》屢遭打壓風波不斷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一直以敢言著稱,經常刊登支持胡耀邦、趙紫陽或中國其它網站不敢刊載的敏感文章,得到許多中共黨內自由派元老的支持。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曾為《炎黃春秋》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

2015年1月,《炎黃春秋》曾以不點名的方式起底,江澤民大秘賈廷安是十年前落馬的前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靠山,賈廷安以江澤民的名義插手軍內人事佈局。

《炎黃春秋》也屢遭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主管的中宣部的打壓。

2014年9月10日,在《炎黃春秋》雜誌社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中宣部改變《炎黃春秋》的主管主辦單位,《炎黃春秋》從原主辦單位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劃歸中共文化部下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管轄。

法廣報道稱,此後杜導正領導下的《炎黃春秋》雜誌社艱難生存,面臨打壓仍然不改初衷。據分析,這是該雜誌社這次遭到全面接管的重大原因。

《炎黃春秋》原總編輯吳思、副總編輯黃鐘分別於2014年11月、年底辭職。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炎黃春秋》2015年一至四期稿件中,由於有37篇文章「違反了國家新聞出版總局的規定」,被政府新聞管制部門書面警示。

時任《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則被新華社約談,要求其退出雜誌編輯部。

2015年7月,《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離職,離職前,他寫了《致社委會和全體讀者的告別信》和《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最後陳述》兩封公開信,曝光中宣部門對該雜誌的整肅及對他本人的「打壓」。

《炎黃春秋》2016年5月號未按慣例在月初出版。有消息說,因為5月號刊登太多反思「文革」50週年的稿件,主管單位要求刪減。

據香港《爭鳴》雜誌 2015年5月號的文章披露,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稱:「《炎黃春秋》這本雜誌的干擾性是其他申請未獲批准就拿《炎黃春秋》作依據,指不公、缺理據、欺小怕硬。《炎黃春秋》玩擦邊球,玩得不少,出軌就會叫收。」

2015年6月下旬,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接受外媒採訪時曾披露,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