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日圓兌美元一周貶值近4%,貶幅為近期罕見,市場盛傳日本央行可能「直升機撒錢」(helicopter money)救市,這個由經濟學大師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最早於1969年提出的構想,頓時成了英國脫歐公投以後最熱門的經濟話題。

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近日飛往日本,先後與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和日本安倍首相闢室密談,伯南克因向來提倡「直升機撒錢」而被市場冠上「直升機班」(Helicopter Ben)的綽號,市場有人預期日本央行多次推出量化和質化寬鬆(QQE)但仍無法挽救經濟後,很可能因伯南克的背書而破天荒地採取「直升機撒錢」的救市策略。

對此,素有「安倍經濟學」教父之稱的濱田宏一語帶保留地表示該策略最好只實施一次,並認為日本公共支出的債務若由央行直接承接,很可能重蹈1930年代日本因軍備擴張而引發惡性通脹(Hyperinflation)的覆轍。此外,他還擔心此例一開,政治人物將很難抗拒隨心所欲地印鈔和擴大開支的誘惑,從而難以戒掉「直升機撒錢」的癮好。

「直升機撒錢」與量化寬鬆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貨幣和財政政策的緊密配合,政府財政支出的經費將永久性地由央行支應,而後者則是由央行直接或間接購買政府公債,財政部仍要支付債息和到期時的本金。

「直升機撒錢」的概念比較像是政府發行永久債(perpetual bonds)或央行讓國債貨幣化(debt monetization),是央行救市的最後手段,但由於屬於直接印鈔救市,讓貨幣供給頓時暴增,恐導致物價飆漲和貨幣劇貶的惡果,因而有專家稱其為「核武級的救市選項」(nuclear option)。

據《日經新聞》報道,安倍首相正規劃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且尋求今年第二度追加預算最高至10萬億日圓。但由於日本政府已將消費稅由8%提高至10%的實施時間遞延到2019年,財務省官員估計此舉將使明年度稅收少了4.6萬億日圓,財政預算的銀彈已捉襟見肘。

在此背景下,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日前表示政府沒有考慮「直升機撒錢」,路透社也引述某位知情的日本官員稱,嚴格地說政府不會「直升機撒錢」,但若推出同時結合財政和貨幣的擴張政策卻很可能。據統計,日本央行已於一年內購入了110~120萬億日圓的日本公債,超出了先前承諾的80萬億日圓。

到目前為止,「直升機撒錢」仍是一個假設性的議題。如果今秋日本斷然祭出該策略,發行由央行承接的永久債,以回應追加預算的支出,市場勢必一片譁然,屆時日圓兌美元匯率恐怕瞬間由目前的104.65重貶至110~120。如果日本政府食髓知味,常態性地發行永久債,讓財政紀律失控,日圓恐怕將失去安全避風港的光環,日本經濟的災難恐將沒完沒了。

市場盛傳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與日本安倍首相和央行總裁黑田東彥會談後,日本當局將發行永久債回應追加的預算,或稱直升機撒錢,日圓兌美元一周貶值近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