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據香港《動向》雜誌7月號報道,曾主管文宣系統的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日前在中共高層的「生活會」上承認,他在任職期間負有大的責任、大的過失,甚至是有「較嚴重瀆職」。這是繼其繼任者、現在主管文宣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做檢查後,又一不尋常的動向。

同樣還是《爭鳴》雜誌的6月號披露,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為首的5位中共政治局委員,曾聯署彈劾劉雲山,要求審議、解決其「非正常組織活動」以及「瀆職」等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迫於壓力,劉雲山分別在今年3月政治局常委會組織生活會上,以及4月下旬的政治局組織生活會上做了「自我檢查」,但卻矢口否認自己有政治野心,否認自己在中共黨內搞派系活動等等,只是將問題歸納到個人思想素質與工作能力差等,這樣的「檢查」被指有狡辯之嫌。據報,去年,劉雲山就因諸多錯誤行為,在政治局常委會上遭到炮轟。

自習近平十八大上台以來,作為江派站在前台的重要代表之一的劉雲山就一直陽奉陰違、兩面三刀,不守中共的政治規矩和政治紀律,並伺機給習近平攪局。僅以近一年來的具體體現為例:一、2015年北京9月3日閱兵之日時,劉趁習近平接待外賓之際,擅自改動習的安排,強行將江澤民、胡錦濤的站位安排在習近平的身邊。

二、在閱兵籌備相關工作中有意無意製造難題,對習近平的部署進行攪局。

三、劉雲山曾擅自安排江派多名退休常委擬在中共中央機關雜誌《求是》上發表文章,在被中辦主任栗戰書發現上報到政治局常委會後,被取消。

四、一再「高級黑」習近平。除了今年央視的「佯頌陰損」的春晚外,劉還借習近平2月19日調研三大官媒之際,通過央視打出的標語和肉麻的詩歌,再次「黑」了習近平一把。

五、借香港藝人何韻詩、台灣藝人戴立忍,挑起大陸和台灣對立,激起民憤。

六、突然撤換大陸敢言雜誌《炎黃春秋》主編等,在敏感的北戴河會議召開前挑起事端。

對於如何遵守中共的政治規矩和紀律,習近平曾提出了「五個必須」,其中三點是: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必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允許超越權限辦事;必須服從組織決定,決不允許搞非組織活動,不得違背組織決定。

而從劉雲山的所為看,顯然沒有做到這三點,反而經常與習近平的中共中央唱反調,且幾次超越權限辦事。這樣的劉雲山顯然只能是掣肘習近平,而其被迫做檢查應該被視作習對其的敲打,也是其靠山江澤民勢微的折射。

再看看同樣受江澤民提拔並追隨其的李長春,也是劣跡斑斑。早在其在河南任一把手時,就被河南省原省紀委四位委員控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中紀委乃至最高法院,原因是其嚴重瀆職,通過發展所謂的「血漿經濟」,造成數十萬人感染愛滋病並使疫情蔓延,一萬多人得不到治療或復發而死。

但是在江的庇護下,緊隨其迫害法輪功的李長春被江塞進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並由此利用手中掌控的輿論工具,大力詆毀法輪功,使得江的群體滅絕政策實施得更加瘋狂。

不知李長春承認的在任職期間負有大的責任、大的過失,甚至是有「較嚴重瀆職」指的是其在河南期間,還是在中央主管文宣期間。但毫無疑問,李長春此時「低頭」認錯,而不再借出遊傳遞政治信息,應是大勢使然。

在習近平抓捕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派要員並在各個領域清洗官場後,在習近平一再釋放「反腐沒有鐵帽子王」、「沒有太上皇」後,在王岐山要求眾多在職、退休的政治局委員申報家屬財產等情況後,尤其是江澤民、曾慶紅被軟禁的消息傳出後,尚未落馬的江派大員都意識到了危險正在迫近,都不得不尋求自保。李長春的認錯姿態就是為求自保的方式,而這反映的同樣是江派的潰不成軍和江澤民已是瓮中之鱉。

劉雲山檢討、李長春認錯就能避免他們被查的命運嗎?別的先不說,兩大家族攫取巨額利益就夠中紀委立案的。李長春的女兒李彤被曝利用私募基金髮財自肥,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在金融領域、在礦產領域同樣賺了不少,他還是去年大陸股災的幕後推手。此外,劉雲山父子皆名列周、薄政變名單上。

在筆者看來,習近平若想如其所言,將反腐進行到底,並真正推行自己的設想,實現依法治國,不掃除文宣系統上的掣肘是萬萬不行的,劉雲山、李長春這兩隻「攔路虎」則是必須清除。從近期習近平對劉雲山的文宣口的清剿以及有意架空其權力看,習大概是在尋找合適時機解決解決這個掣肘。而劉的檢討和李的認錯,從某個角度上也說明,他們的處境已經不太妙了。沒有人可以擔保他們不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為他們主管的央視宣布的下一隻「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