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月13日,大陸財新網的一篇報道披露了近期香港廉政公署高層人事變動的情況。報道稱,7月7日,香港廉政公署突然宣布,現任代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將於7月18日開始離職前休假。7月12日,廉署執行處M組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再被曝出辭職消息。廉署高層接連「地震」引發巨大輿論。

成立於1974年的香港廉政公署,以肅貪倡廉為目標,採取防止、教育及調查三管齊下的方式執行。它使得香港的廉潔度多年來穩居亞洲前列。初期廉署調查對象為公務員,繼而擴展至公共事業機構,進而包括所有私人機構。顯然,香港廉署對於包括特首梁振英在內的公務人員皆有調查的權力。

財新網文章稱,現年53歲的李寶蘭於1984年加入廉署,出任助理調查主任一職,2004年晉升執行處助理首長,2010年起出任執行處首長。去年7月在其前任退休後,廉署按照以往做法,安排李寶蘭與丘樹春輪流代任首長。這樣一位長期在廉署工作,具有資深經歷且被下屬公認有辦事能力的李寶蘭為何突然「被離職」?被視為廉署「明日之星」的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的辭職又是為何?

從財新網文章的一段話我們或許可以找到端倪。文章稱,執行處首長被視為廉署「二把手」,其重要性僅次於廉政專員。據香港《明報》報道,廉署是否決定「開file(檔案)」調查貪污大鱷向來由執行處首長負責及拍板,如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及前港府二號人物政務司長許仕仁以權謀私案等,職權極大。

財新網在暗示執行處首長權力大的同時,隱晦沒有說的是,正是在李寶蘭任執行處首長期間,曾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有關梁振英收取澳洲UGL五千萬港元佣金是否申報的資料,但卻近一年都未收到回覆。因此,李寶蘭的離職就難免不與梁振英扯上關係。

2014年,香港發生佔中運動時,《悉尼晨報》曾曝光了梁振英的一則醜聞,稱梁振英2011年競選香港特首後,收受澳洲公司UGL五千萬港元的「秘密費用」,作為支持其亞洲業務發展的報酬。在醜聞曝光後,有香港立法委員就表示,梁振英涉嫌嚴重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等多項法例和行政規定,將啟動對其的調查和彈劾,並要求其下台。

其後,香港廉署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相關材料,但在一年多未果的情況下,李寶蘭突被離職,這顯然是極為不尋常。這也就難怪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律師和區議員林卓廷等提出質疑。何俊仁表示,梁振英漠視廉署調查,而且廉署本有強制權力提取文件,卻一直沒有執行;林卓廷則稱,收到多個廉署內部消息,懷疑李寶蘭事件與梁振英涉嫌收取澳澳洲公司五千萬佣金、但未申報的調查有關,是以質疑梁振英可能參與此次人事決定。

儘管梁振英對此予以否認,但李寶蘭絕不可能無緣無故被離職。背後有甚麼貓膩,天知,地知,做此事的相關人等知。而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在大陸眾多媒體中,罕有的披露香港廉署人事地震,並隱晦點出背後有文章,應被視為北京當局對梁振英又一不滿的信號。

作為江派在香港攪局的重要人物的梁振英,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沒少在香港製造事端,甚至挑釁中央,不僅讓香港亂象紛呈,而且給北京添堵。北京早有意向更換梁振英,但基於穩定香港政局以及內地「打虎」的需要,暫時只是敲打梁振英。不過,通過廉署的人事地震,梁振英的醜聞再次被提及,而其遲早會栽在這上的,只等北京騰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