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就在美韓宣布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南海仲裁案出爐之際,7月14日,大陸敢言媒體,曾刊登支持胡耀邦、趙紫陽等敏感文章的《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總編輯杜導正等人突然被其主管方中國藝術研究院撤換,並派駐了新的社長、副社長和總編輯,原雜誌社秘書長、執行主編、杜導正的女兒杜明明轉任副社長。而此時,杜導正在協和醫院住院,杜明明在美國的女兒家養病,一直公開支持《炎黃春秋》的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則在日本訪問。中國藝術研究院選擇了這樣的時機,顯然不是偶然。

這樣的突然襲擊不是首次。2014年9月10日,時任中共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的雒樹剛主持四部委聯席會議,在《炎黃春秋》雜誌社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改變了其主管主辦單位,即將雜誌社從原主辦單位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脫鉤,劃歸文化部下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管轄。隨後,有關部門背著《炎黃春秋》雜誌社在一個星期內就辦完了變更手續。

被強制變更主管單位後,雜誌社每期目錄必先交由主管單位審批,此舉導致多名高管辭職。不過,《炎黃春秋》雜誌社隨後與中國藝術研究院簽訂了協議書,協議規定雜誌社擁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協議具有法律效力。而此次中國藝術研究院單方面撕毀協議,背後一定不簡單,也絕非是研究院這樣的單位可以做出的,沒有人懷疑背後有來自更高層的指令。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此前接受外媒採訪時曾披露,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炎黃春秋》離職的總編輯楊繼繩亦通過公開信的方式,曝光了中宣部門對該雜誌的整肅及他本人的「打壓」。另據香港雜誌《爭鳴》2015年5月號的文章,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稱:「《炎黃春秋》這本雜誌的干擾性是其他申請未獲批准就拿《炎黃春秋》作依據,指不公、缺理據、欺小怕硬。《炎黃春秋》玩擦邊球,玩得不少,出軌就會叫收。」

因此,此次《炎黃春秋》再次突遭襲擊,極有可能還是劉雲山和中宣部搗的鬼。岌岌可危的中宣部部長劉奇葆,或許也參與其中。為何選中此一時機?劉雲山意欲何為?

筆者開篇即已提到,此時的中國外交正面臨著新的挑戰,北京當局需要處理很多棘手問題;而國內,經濟下滑,水災連連,困難同樣重重。而且,除了反腐仍在高壓態勢進行外,敏感的北戴河會議也即將召開。在這個引人注目的會議上,是否會商討處理江澤民的問題,是否會為中共十九大做人事安排,都是中共高層繼續博弈的主因。是以,作為江派前台人物的劉雲山,繼續利用一切可能攪局,做最後的反撲。《炎黃春秋》事件就是其又一攪局之舉。

此外,看著一個個曾經沆瀣一氣的江派高官落馬、被判刑,絕不願臣服的劉雲山應該已經意識到了危險的臨近。要知道,劉雲山前一段時間負面新聞不斷流出。如6月初,香港《爭鳴》雜誌披露,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為首的5位中共政治局委員,曾聯署彈劾劉雲山,要求審議、解決其「非正常組織活動」以及「瀆職」等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在壓力下,劉雲山分別在今年3月政治局常委會組織生活會上,以及4月下旬的政治局組織生活會上做了「自我檢查」,但卻矢口否認自己有政治野心,否認自己在中共黨內搞派系活動等等。

再如葉劍英的養女戴晴,在6月3日回憶前中宣部理論局副局長李洪林的文章中,稱其表現出了與鄧力群、劉雲山這些人「完全不同的特質」,她甚至直接將劉雲山等人稱為「廢物」,因為他們這種人「一邊在那下筆,一邊想的是自己落筆之後,能夠得到什麼樣的高位,能夠獲得什麼樣的賞賜」。

誠如此前分析所言,這樣的劉雲山,只要在習近平尚未將其拉下馬,就一定會伺機挑釁。而對於曾表示「自己壓力越大,意志要越強」的習近平來說,這樣的挑釁遲早要得到解決。2014年《炎黃春秋》遭突襲後,雒樹剛被調職,這次習近平該如何回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