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月15日,土耳其驚傳軍事政變,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gan)火速飛抵伊斯坦堡,政變迅速以失敗告終。橫跨歐、亞大陸的土耳其50多年來,總共發生7次政變,其中4次政變成功。

而周五晚間爆發的最近一次嘗試卻在很短時間內便宣告失敗。這次軍事政變的誘因是甚麼?挫敗政變之後的土耳其,又會迎來怎樣的局面?

土耳其曾是鄂圖曼帝國中樞,由民族主義領袖凱莫爾(Kemal Ataturk)在1920年代建立現代世俗共和國政體。

因土耳其橫跨歐、亞兩洲的重要戰略位置,使土耳其區域具有很大影響力,扼守黑海入口。凱莫爾1938年去世後,土國銳意推動民主和市場經濟的腳步暫歇,自詡世俗政體守護者的軍方多次發動政變。

土耳其長久以來一直想躋身歐洲聯盟(EU)成員,但由於歐盟幾個會員國不放心,土耳其自2005年啟動入歐磋商以來,進展緩慢。

政變起因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縱橫政壇超過10年,獲得保守派穆斯林死忠支持,不過他鎮壓批評人士的作風引發憤怒,加上他伊斯蘭化措施造成軍方的疑慮,導致15日上演他任內的第3場政變。

埃爾多安於2013年開始整肅軍方,多名高階將領被捕。他又派遣親信掌控國營與民營傳媒,宗教逐漸滲入政治。他雖獲得傳統基層支持,但與開明派及年輕世代漸行漸遠。

近年來,土耳其記者頻遭調查與受審,外籍記者則被騷擾並驅逐出境。上個月,警方突檢土國最大報《時代報》(Zaman),職員受到驚嚇並濺血。《時代報》被接管前最後一次出刊表示,這是土耳其新聞業「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埃爾多安的威權作風不僅限於對付國內媒體。他的隨身護衛還曾騷擾美國記者,而德國一名以諷刺風格知名的諧星,也因為在電視上冒犯埃爾多安遭到調查。

政府的施政表現不濟,固然是引發今次政變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但近年發生的一連串事故,包括鄰國敘利亞持續6年的內戰所衍生的各種問題、遜尼派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及庫爾德工人黨發動一連串恐怖襲擊等,都令到民眾惶恐終日。

分析家認為,埃爾多安的專制獨裁統治,加上他經常發表的出位言論,加劇社會分化,煽動不同種族和宗派之間的矛盾,令國內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德國之聲報道,華盛頓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高級學者埃坎・埃爾德米爾(Aykan Erdemir)認為,7月15日軍事政變是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爆發的,其中包括軍方對於埃爾多安所試圖推動的新體制的擔憂。此外,還包括在重新組建最高法院以及埃爾多安拒絕保持黨派中立這些問題上的最新發展。

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又是美國在該區的主要盟友。萬一政變成功,將對土耳其未來的外交政策方向帶來深遠影響。

為何政變迅速失敗

週五晚政變發生後,軍人進駐伊斯坦堡具象徵性的塔克辛廣場(Taksim Square),不確定將面臨何種情勢。對經歷過太多政變的土耳其而言,這次不同的是,人民選擇與總統站在一起。

在軍方政變者發表聲明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通過社交媒體呼籲民眾上街,看用坦克和大炮反對人民的少數派是誰。總理耶爾德勒姆也表示,沒有甚麼會損害土耳其的民主。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美國領先的全球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總裁伊恩・布雷默表示,政變似乎是「中到低」的水平,但會對歐洲和北約產生巨大的影響。

他說:「它(政變)看起來是中等至較低水平,因為如果這是一個高層次政變,他們就會把埃爾多安本人控制住。呼籲民眾上街是有風險,但這也可能因此讓埃爾多安會度過這次風險。」

德國之聲報道,伊斯坦堡智庫Edam think tank主任烏爾根(Sinan Ulgen),與此前幾次軍事政變所不同是,這次軍方並沒有全部參與,而是一小部分綁架了高級將領的反叛軍人。「這是常規命令之外的行動⋯⋯並非軍方策劃的行動,實際情況也顯示出這一點。沒有軍方的全力支持,他們(政變者)沒有必要的資源和能力。」

美聯社報道,代理參謀總長鄧達(Umit Dundar)將軍表示,策劃這場政變的將領大多屬空軍、憲兵和裝甲部隊。《華爾街日報》報道,陸軍和海軍則力挺埃爾多安。

埃爾德米爾表示,土耳其各政黨對於軍事政變都沒有甚麼「美妙回憶」,在過去幾次軍人執政時期,他們都有過苦澀經歷。

烏爾根則補充道:「如果人們意識到,政變者並沒有得到軍方的全力支持,他們很容易會站到政變者的對立面。」

憤怒的群眾不久後開始聚集,譴責軍方政變。上千民眾人數壓倒軍方的上百人,軍方成了人民洩怒的目標。38歲的杜根(Dogan)說:「人民害怕軍政府。多數人都當過兵,知道軍政府代表甚麼。」

伊斯坦堡貝西克塔斯區(Besiktas)居民阿里(Ali)說,他不希望國家自1960年以來接連政變後,再次遭受相同的痛苦。

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國際關係學者納塔麗・馬丁(Natalie Martin)表示, 這次政變「幾乎注定要失敗」,而這也給人們留下了不少猜測乃至陰謀論的空間。

埃爾多安面臨甚麼

法新社分析稱,埃爾多安會敏感地覺察到,這場失敗的軍事政變會為他加強控制土耳其提供絕佳機會,但他同時也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

德國之聲報道,埃爾德米爾表示:「鑒於所有政黨都支持他,他可以創立一個廣泛共識的時代。或者他可以利用這次機會來加強自己的個人統治⋯⋯這完全取決於埃爾多安,而他所選擇的道路會產生嚴重後果。」

學者烏爾根也持有類似觀點。他認為,埃爾多安經此一役之後會變得更加強大,但是「問題是他是否會利用這一點來推動更注重達成共識的政治路線」。

烏爾根指出,目前確實是推動更為雄心勃勃的民主進程的好時機,但更有可能出現的場景是,埃爾多安藉此機會實現個人雄心,並在土耳其最終實現總統制。

布雷默則表示,政變將使歐盟難民危機更難控制,並導致一系列的清洗和鎮壓,對媒體自由和人權的控制,這對北約盟國將具有深遠影響。

周六,土耳其總理伊爾德勒姆宣布,警方已經逮捕了近3000名「涉嫌參與政變者」,其中包括2839名軍人。

除了大規模逮捕行動之外,埃爾多安也已經表示將對軍隊進行「全面清洗」。據報,大批土耳其軍隊將校級別軍官已經被解職,數千名土耳其各地法院法官也被解職。

有分析表示,如果埃爾多安利用未遂政變為契機進一步排除異己、鞏固權力,那將對土耳其社會的長期團結和穩定十分不利。

國際社會反映強烈

作為北約成員國重要的一員以及目前抑制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威脅,和在地緣政治上壓制俄羅斯近年來在國際事務上擴張的前沿陣地,土耳其政變消息一出立即在國際社會和各國首腦中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美國總統奧巴馬事發後公開發表講話表示:要求土耳其各方支持現有民主選舉而成的埃爾多安政府。

另一方面,因為近來土耳其入歐談判,和就難民收留問題與埃爾多安政府合作密切的歐盟首腦也對此次政變做出了駁斥的反應。正在蒙古國訪問的歐盟外長費代麗卡・莫蓋里尼也在推特上表示,其已與歐盟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代表取得聯繫,並要求各方保持現有的民主選舉政府和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