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習近平當局近期密集釋放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信號。中共體制內專家日前再度詳細論述實行總統制需要進行「系統性改革」,涉及立法、司法權力的獨立以及中共常委制的廢除問題,內容具體、敏感。外界關注,中國政治破局已是蓄勢待發,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前後或有大動作。

體制內專家汪玉凱再談總統制

《鳳凰博報》7月11日刊發訪談文章,中共體制內專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當局要應對現在出現的種種風險、危險,就必須在政治改革上端有所突破。過去改革更多的是政治體制下端的改革,下端主要是行政改革,而政治體制上端還有三個更關鍵的要素,那就是憲法權威、民主與法治。中國這麼多年的政改主要集中在下端改革,而上端改革明顯有不足,這樣就導致執政風險上升。

汪玉凱認為,中國也可以借鑑總統制的一些制度形式,總統制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如果在中國實行總統制,不只是變動一個崗位,即把國家主席變成總統這麼簡單,而應該是一個系統性改革,要從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的職責權限、政治體制、司法體制、行政體制等多個方面,進行系統化設計。

現在中共的國家主席,屬於虛位元首。如果總統成為擁有國家實權的元首,隨之必將帶來一系列其它政治體系內部的調整,比如所涉及到的黨的體系、行政體系、立法體系,司法體系等與元首變更關係都比較大。

汪玉凱還表示,搞總統制首先要考慮中共常委制和書記處的去留問題,是都要,還是保留一個?這是第一個有必要進行認真思考的改革問題。關於行政機構,國家行政機關的總理職位也需要進行相應的調整,總統權力和總理權力如何設定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在立法方面,現在人大是國家立法機關和權力機關,如果改革的話應該加強立法機關的權威性和穩定性。從司法體系來看,關鍵要建立起司法相對獨立的架構,保障司法體系的獨立。

至於總統這個職位的產生,汪玉凱認為,從國際社會看,可以是直接選舉,也可以是間接選舉。從中國的實際情況看,如果當下不能直接選舉,可以通過人大間接選舉產生也是可以的。

這是汪玉凱第二次公開提總統制。今年的3月底,汪玉凱接受《聯合早報》採訪時首次透露,中國未來可以由國家主席制變為總統制。如果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孫立平曾刊文稱,中共的「集體領導制」導致內鬥不止,並提出最有效的體制是代理關係明確前提下的首長負責制。

習陣營釋放廢除常委制信號

7月7日,微博帳號「反腐動態A」在文章《「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中稱,中國居然出現了為權貴御用刀筆吏所謳歌的「九總統制」,其本質上也就是權貴蠶食權力,廢棄法度,各執一攤,保全家族與集團利益最大化的方式。這種局面造成整個國家官僚貪腐氾濫,權貴強取豪奪,社會兩極分化,環境資源枯竭,法制正義無存,矛盾衝突日熾。

文章還稱,中共「十八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極力鼓吹「九總統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優越,實質就是要維護權貴操控政局、左右國策的模式,這本質上與雍正時期「鐵帽子王」要通過政變來推行「八王議政」是一脈相承。

文章強調,中國要想根本扭轉局勢,一場與權貴集團的「壓倒性勝利」的決戰勢所難免,否則新政將無從談起,「九龍治水」亂局也無法從根本上消除。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分析,文章公開否定江澤民當年為架空胡錦濤而設置的「九常委制」,釋放廢除「常委制」信號。文章藉用詞彙「九總統制」,強調廢除「九龍治水」,言外之意卻肯定了「總統制」。這與近年來習陣營不斷釋放的建立總統制信號相一致。

與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信號相呼應,7月5日、7日,大陸財新網接連發表胡錦濤智囊俞可平關於主權在民、社會自治、推進中國民主等民主政治言論,與中共獨裁意識形態格格不入。

此前有消息稱,只要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上能頂住來自各方的角力干擾,強勢主導人事布局,那今秋的六中全會,乃至明年的「十九大」,習當局有外人難以想像的變革,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年齡劃線規則等都會循序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