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日前,大陸敢言媒體《炎黃春秋》雜誌的社長、總編輯杜導正等人被撤換,由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接替。中宣部向大陸媒體發出禁令,要求不得報道該雜誌人事變動的消息。近年來,《炎黃春秋》一直遭到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主管的中宣部的打壓。

7月14日,中國藝術研究院關於《炎黃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被披露。這份通知發布於前天(7月12日)。

據這份通知,6月27日,中共文化部下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召開黨政領導聯席會議決定:聘任賈磊磊為《炎黃春秋》雜誌社長,郝慶軍為《炎黃春秋》總編輯(法定代表人)。

原炎黃春秋雜誌社秘書長、執行主編、杜導正女兒杜明明轉任副社長,《炎黃春秋》執行主編、社委會制度取消,二位執行主編王馮立三、丁東,總編輯徐慶全、副總編輯王彥君全部轉任副主編。

據悉,杜導正因為妻子去世後,身體不好長期住院。接替杜導正出任社長的賈磊磊系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研究生院電影電視系主任,國家廣播電視電影總局電影審查委員會委員,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進口音像製品審查委員會委員。

新任總編郝慶軍則是中國藝術研究院主辦的《傳記文學》主編、藝術研究院黨委紀委委員;新任副主編陳劍瀾是中國藝術研究院主辦的月刊《文藝研究》的副主編;新任副主編柯凡則是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是一位崑曲研究的學者。

法廣報道稱,此番藝術研究院直接對雜誌社發文撤換管理層,雖然與藝術研究院領導最近的更換有關,但顯然更直接來自於高層的授意,意味著原本雜誌社和藝術研究院達成的編輯自主權默契被徹底打破。

由於《炎黃春秋》的政治敏感性,中宣部7月13日向中國大陸媒體發出禁令,要求不得報道該雜誌人事變動的消息。

《炎黃春秋》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向法廣表示,這意味著,藝術研究院派出的社長、總編輯將完全接管該雜誌的編輯業務,而人事、財務、內容發布也將被全面接管。「按我的判斷,等於已宣判死刑。辦這個雜誌,我們原來的心態是能辦一期是一期,杜老還多次說隨時準備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費,如今到了這一天,還會有停刊公告嗎?」

洪振快認為,此次中共官方主導的人事大改組,將徹底取消《炎黃春秋》雜誌的編輯自主權,也幾乎意味著這本曾代表某種體制內「改革派」聲音的雜誌最後終結,「改革已死」。

他認為,「夫子做《春秋》,亂臣賊子懼。這是歷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黃在努力書寫『春秋』,以後『炎黃』歷史使命終結,將再無『春秋』。」

《炎黃春秋》被江派打壓

《炎黃春秋》兩年前被強制變更主管主辦單位,主管單位「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被勒令改為文化部旗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並且規定每期目錄必先交由主管單位審批。此舉導致多名高管辭職。

去年7月,《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離職。楊繼繩在7月1日離職前,寫下了《致炎黃春秋社委會和全體讀者的告別信》和《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最後陳述》兩封公開信。公開信曝光中宣部門對該雜誌的整肅及他本人的「打壓」。

楊繼繩披露,2014年9月10日,時任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雒樹剛主持四部委聯席會議,在《炎黃春秋》雜誌社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改變《炎黃春秋》的主管主辦單位,有關部門背著《炎黃春秋》雜誌社在一個星期內就辦完了變更手續。

2014年12月28日,雒樹剛貶任中共文化部部長。值得關注的是,中國藝術研究院正是文化部的下屬單位。

2015年,中宣部曾指令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雜誌下達《警示通知書》,並要求雜誌社的主管主辦督促雜誌認真整改」。

去年6月下旬,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接受外媒採訪時曾披露,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外界認為,對《炎黃春秋》的打壓來自江派常委劉雲山主管的中宣部。

據香港雜誌《爭鳴》2015年5月號的文章披露,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稱:「《炎黃春秋》這本雜誌的干擾性是其他申請未獲批准就拿《炎黃春秋》作依據,指不公、缺理據、欺小怕硬。《炎黃春秋》玩擦邊球,玩得不少,出軌就會叫收。」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一直以敢言著稱,經常刊登支持胡耀邦、趙紫陽或中國其他網站不敢刊載的敏感文章;得到許多中共黨內自由派元老的支持。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生前曾為《炎黃春秋》創刊10年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

去年1月,《炎黃春秋》曾以不點名的方式起底,江澤民大秘賈廷安是十年前落馬的前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靠山,賈廷安以江澤民的名義插手軍內人事布局。

《炎黃春秋》今年5月號未按慣例在月初出版。有消息說,因為5月號刊登太多反思「文革」50週年的稿件,主管單位要求刪減,導致《炎黃春秋》5月號延遲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