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據報,李源潮是曾慶紅、江澤民看好的中共總書記「接班人」,胡錦濤也曾對此認可,但由於中共十六大之前李源潮未被安排在正省部位置上,致使其在中共十六大上落選中委,後來又因此敗給了習近平,曾慶紅對此後悔不已。

據自由亞洲電台高新的文章說,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後,曾慶紅曾經在私底下對李源潮、劉延東、李鐵林等「太子黨」檢討說:十六大召開之前沒有先把李源潮放在正省部位置上是他的一個重大失誤。

報道說,當時曾慶紅安排李源潮將接替江蘇省委書記職務,但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已經被內定在中共十六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然後再等中共全國人大召開時讓回「當選」為國務院副總理。因此,按步就班的安排自然是中共十六屆一中全會結束之後即讓回良玉進京,同時正式宣布李源潮出任江蘇省委書記。

安排回良玉進京必須還需要一個所謂的「黨內民主程序」,所以不能在中共十六大「選舉」中央委員的過程中就先告訴代表們有關對回良玉、李源潮的安排,也因此在當時的中共十六屆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上,就同時有時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時任江蘇省長季允時和時任江蘇省委副書記兼南京市委書記李源潮。

中共歷屆黨代會安排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時,所謂的「標配」就是每個省市自治區佔兩個名額,當然是黨政一把手。因此,當中共十六屆中央委員候選人預選名單發到代表們手中之後,一些不明就裏的代表們一看江蘇居然有三個中央委員候選人名額,自然就把其中還是江蘇省委副職的李源潮當成「另類」。李源潮也因此最後落得被列入中共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名單中。

據說曾慶紅「檢討」自己的「考慮不周」時還分析說:如果在十六大召開之前先把李源潮安排為江蘇省代省長,就不會出「事故」了。意思是李源潮如果事先已經被安排為省級行政一把手,讓當時的江蘇省委只有回良玉和李源潮進入中共十六屆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這樣就穩妥了。

文章說,曾慶紅如此後悔是因為當時對李源潮寄以厚望,希望李源潮在順利「當選」中共十六屆中委之後更有資格接替江蘇省委書記職務,並在此位置上積累政治資歷,以便在中共十七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就不會招到黨內反彈。

文章披露,提起李源潮,外界只知道他「橫跨『太子黨』和『共青團』」,很少有人注意過李源潮父親與江澤民和「江系」最重要的成員之一曾慶紅父親的關係。

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是中共內部華東系統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中共奪取政權時,李源潮的父親李干成是曾山的下屬。一九四九年中共佔領上海之後,曾山是接管上海政權的主要領導成員之一,李干成先是被安排在江蘇地方任職,一九五三年在曾山的推薦下進入上海,日後又任中共上海市副市長。

同時,李干成和江澤民的叔叔江上青的早期經歷一樣,都在上海坐過國民黨的監獄,也都是中共所謂的「抗日根據地」的創建人,因此江、李兩家人關係密切。

一九八五年曾慶紅出任上海市委組織部長時,江澤民出任上海市長,李源潮已經在北京工作,但每次回上海,必須要去見曾慶紅和江澤民。

此外,曾慶紅後悔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栽培李源潮的問題上,當時的江澤民和曾慶紅和胡錦濤三人意見高度一致。

文章說,胡錦濤之所以對李源潮器重是因為所謂的「團系」。李源潮身為「紅二代」,在胡錦濤手下安份守己,努力配合工作。而不像有些「紅二代」,仗著自己的身份到薄一波處給胡錦濤使壞。

李源潮以中共中央候補委員身份擔任江蘇省委書記的五年時間裏,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一直都是總書記接班人選的培養對象局限在習近平、李克強和李源潮三個人身上。

中共十七大召開之後,有海外媒體刊文分析說:習近平在中共內部被比來比去,被認為會被廣泛接受。至於李源潮,除了基層工作經歷沒有習近平那樣長久和紮實,中共十六大上落選為中央候補委員的經歷也自然會令參與黨內推薦的那批人考慮到資歷不足。

文章說,毫無疑問,李源潮最終在所謂的「比選」過程中敗給習近平,中共十六大上的中委落選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這就是為甚麼曾慶紅在中共十六大之後當著李源潮的面「悔不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