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月前團結香港基金總幹事鄭李錦芬參觀機場,待進入某區前發覺沒帶身份證,結果有人「撻朵」而「特事特辦」順利進入某區。市民聯想梁振英特首千金機場行李事件,不禁慨嘆「特事特辦」成風,「我爸是李剛」已成為潮流。

自七十年代廉政公署成立後,不但貪腐在香港迅速消失,公務員的廉潔逐漸贏得市民的信任。到彭定康任內,倣效英國公營部門的改革,要求港府各部門公務服務承諾,市民主人翁的心態得以抬頭。

今天香港的成就,公務員隊伍的質素自是重要的因素,即使市民對三任特首評價不高,但普遍認同公務員的廉潔與高效率。公務員是市民的公僕,但服務社會自會產生自豪,這種自豪包括在權貴面前不低頭。

上述事件的共同特徵是直接有關的公務員接受「特事特辦」,沒有堅持原則,向權貴低頭。但知情的同僚不忿,向傳媒通風報信,對涉事的權貴形成輿論壓力。

從積極的角度而言,權貴們不能橫行無忌,香港還有新聞自由,「特事特辦」有相當風險,曝光的可能性形成阻嚇力量。不過,公務員面對權貴,害怕遭遇到種種壓力,讓步已經普遍化;即是說,過去養成的良好風氣受到嚴重的侵蝕。

三數年前,作者碰到一位相熟的校工,知道他的兒子大學畢業,特地向他致賀。他回應說:「我們基層市民不認識人,找工作殊不容易,」當時我有點難過,為甚麼大學畢業生找工作會認為「認識」有力人士會佔重要優勢。

事實上,很多市民都能觀察到,一旦「特事特辦」成風,社會上自會出現大量逢迎之輩,他們自會主動地向權貴以及本身的上司提供「特事特辦」的服務以圖換取個人的好處。身處高位之徒,除非有過人的定力,否則難以謝絕不斷送上門來『特事特辦』的服務。

作者過去在大學工作,本來沒有甚麼權貴,但也很容易看到一些職員刻意逢迎大學管理高層,並沒有嚴守規則,一視同仁地服務每一位大學同事。大學尚且如此,政府機構像公立醫院等更難期望所有員工潔身自愛。

在這樣的情況下,普羅市民難免有怨氣,與基層公務員的關係趨於緊張。我在公立醫院看病排隊,是天經地義的事;但要是我知道有人可以『特事特辦』不用排隊,我自然對排隊感到不滿。前線公務員維持秩序也會感到壓力。

從客觀的角度而言,「特事特辦」即是否定人人平等,加劇社會的不公。政府不能維持公平正義,其認受性自會削弱,要贏得市民支持有效施政自然倍加困難。◇

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 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