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ivirus Sibericum球形病毒顆粒的直徑為0.6微米,用光學顯微鏡即可觀察。(網絡圖片)
Mollivirus Sibericum球形病毒顆粒的直徑為0.6微米,用光學顯微鏡即可觀察。(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

一直以來,進化論者無法明確病毒的起源,因此,病毒被進化論者排除在生物界之外,並一直未被列入物種進化樹中。

去年科學家發現第4種史前巨大病毒。它對人類是否有威脅,以及進化論為甚麼不能解釋其成因等一系列問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研究論文描述,此病毒名稱為Mollivirus Sibericum,是法國馬賽地中海大學(University Of Mediterranean)的生物學家從西伯利亞3萬年前凍土層的30米深處樣本中分離而得。其球形病毒顆粒的直徑為0.6微米,用光學顯微鏡即可觀察,而一般病毒只能用電子顯微鏡才能見到。

Mollivirus Sibericum之意為「西伯利亞柔軟或軟弱的病毒」,故將其譯為「西伯利亞柔弱病毒」。

威脅人類的潛在風險

CNN在報道中說,這個西伯利亞柔弱病毒似乎並不像名字那樣的弱。節目主持人——地中海大學的尚‧米歇爾‧克拉夫利(Jean-Michel Claverie)教授在變形蟲檢測病毒感染性的試驗中觀察到有少量變形蟲死亡。他說:「這些病毒僅需很少的濃度就會感染變形蟲。可以想像,這多可怕,一點點病毒就足以引發一場瘟疫。」他表示,對於易受攻擊的宿主來說,少數仍有感染性的病毒粒子,可能就足以使那些能夠引起疾病的病毒甦醒。人們在開發這些有冰封病毒存在的地區時,如未能採取安全措施,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喚醒天花之類已被視為絕跡的病毒。

據今日俄羅斯(RT)的報道,預防醫學專家威廉姆‧沙夫納(William Schaffner)解釋,從科學角度上講,這是一項激動人心的發現。但因為尚不清楚病毒的感染對像(宿主)、能否感染人或動物、是否威脅人類等問題,所以必須警惕病毒的危害性。他表示,對於這種我們一點也不了解的病毒,所有的檢測試驗都必須在嚴格控制條件的高度安全實驗室中進行。

病毒如此巨大 讓進化論者困惑

生物學家除了不清楚西伯利亞柔弱病毒的致病性外,感到困惑的另一個難題是,這種體積巨大的病毒超出進化論的推斷。

西伯利亞柔弱病毒是目前為止發現的第4種巨大病毒。其餘3個是2003年發現的擬菌病毒(Mimivirus)、2013年在智利和澳洲地區分別發現的潘多拉病毒(Pandoravirus)以及2014年克拉夫利教授的研究組在西伯利亞相同的凍土層中發現的迄今最大病毒——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Pithovirus Sibericum)──其長度達1.5微米,病毒顆粒直徑為0.5微米,光學顯微鏡下清晰可見。與之不同的是,一般病毒都極其微小,需透過比光學顯微鏡所能夠觀察到的最小的結構小數萬倍的電子顯微鏡方能一睹全貌。

巨大病毒不只這4種,還有2007年分離的馬賽病毒(Marseillevirus)等,它們都像細菌大小可在一般顯微鏡下觀察,都含有很多基因與編碼複雜蛋白質的特點。尤其是潘多拉病毒,其外形和基因組成都與其它巨大病毒有很大差別,而其基因只有7%左右與地球上的生物同源,克拉夫利教授甚至認為該病毒來自外太空,比如火星。《科學》雜誌的論文評述,潘多拉病毒的發現意味著需要重新思考以前我們對地球生命起源的定義。

一直以來,進化論者無法明確病毒的起源,因此,病毒被進化論者排除在生物界之外,並一直未被列入物種進化樹中。進化論者認為,病毒無法單獨存活,只有依靠宿主才能存活和繁殖,因此推測病毒的來源是在第一個細胞出現以後產生的。然而,根據進化論「簡單到複雜」的基本論斷,地球上理應先有簡單的病毒,之後才會出現複雜的單細胞生物。也因此,對於近年來發現的這些巨大病毒,他們更是搞不清進化的方向。

克拉夫利教授認為,擬菌病毒曾經非常複雜、而且很可能具有獨立生存能力,它的祖先可能在細胞出現以前就已經存在了,只是後來它變成了寄生生物。

思考病毒有沒有生命 是有意義的

《科學人》雜誌在2004年的一篇報道〈病毒不是活的嗎?〉之中寫道:「病毒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然而一般人卻不知道,在傳統生物學定義下,病毒是沒有生命的!」

該文說,病毒能直接與其它生物交換遺傳訊息,說明病毒處於生命網絡之內。而且「可能最讓大部份醫生、還有大部份演化生物學家(即進化論者)驚訝的是」,大部份已知的病毒不會導致感染對像生病,只是長期寄居在細胞內,利用細胞成份繁殖自己。「這些病毒發展出許多靈巧的辦法,來躲避宿主免疫系統的偵查,對於免疫防線的每一步防禦措施,病毒幾乎都能想出改變和控制的辦法。」

文章認為,「思考病毒有沒有生命」是很重要的問題,「因為科學家對這問題的態度,會影響他們對演化機制(進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