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協公佈關於DSE放榜調查,該機構呼籲考生應嘗試尋找適當方式減壓。(王文君/大紀元)
青協公佈關於DSE放榜調查,該機構呼籲考生應嘗試尋找適當方式減壓。(王文君/大紀元)
相關文章

本屆中學文憑試(DSE)將於星期三(13日)放榜,不少考生緊張非常,壓力甚重。有機構建議同學可採取運動、分散注意力等方式減壓,又說有需要學生可以尋求有關機構協助。

青協升學規劃中心昨日(11日)公佈DSE「文憑試考生升學意見調查」。結果顯示,七成六(76.6%)受訪者認為「自資副學位課程於就業市場的認受性較低」;八成半(85.5%)同意「入讀大學是個人的升學目標」;七成七(77.6%)認為「政府應增加資助大學學額」。有九成五(95.3%)受訪考生想繼續升學。另有調查顯示,過半學生放榜前壓力高達7-10分,甚至有壓力爆煲而產生輕生自殺念頭,人數較去年的2人上升至10人。青協對此表示擔心,又說已設立求助熱線等DSE放榜支援服務。

青協升學計劃中心在6月至7月間以問卷及電話訪問形式,訪問了851名應屆DSE文憑試考生,近九成五(95.3%)受訪考生表示希望繼續升學,不想升學者不足10位。青協督導主任徐小曼指,調查顯示,普遍學生認為取得學位學歷是未來職場的入場券。如未能通過聯招獲派心儀科目,56.3%人會報讀自資副學位課程,29.4%人選報自資學士學位課程。此外,四分一考生分別考慮重讀或自修,而選擇往海外升學者佔25.8%。

徐小曼表示,每年放榜後,都有不少學生拿著成績表到各大專院校「撲學額」,亦常遇到家長及學生查詢「哪一個副學位課程較大機會銜接大學學位?」她認為,情況反映考生視副學位課程為進入大學的踏腳石。但她表示,有獲副學位畢業生因未能銜接上大學而感前路迷茫,徬徨無助的求助個案。

徐小曼說,政府每年有15,000個資助額,但達到入讀大學分數標準「3322」的學生達2萬多人。她建議政府應增加大學學額。

嘗試尋找方式減壓

放榜在即,在此之前的一段日子,對不少學生而言或許是一種煎熬。來自第一組別(Band 1)中學的梁同學表示,放榜前感緊張,近日更是睡得少吃得少,擔心自己被分數逼到牆角,會成為被歧視的一群。梁同學又說自己曾經失眠直至天明。

徐小曼表示,學生在放榜前可採取一定方法減壓,包括分析壓力來源,務實評估考試成績,不宜期望過高或過悲觀;嘗試簡單的運動,如跑步、游泳,或球類運動等有助放鬆的運動;嘗試分散注意力,約朋友出街散心、看電影、幫手做家務等亦有助舒緩壓力。此外,亦可與親友分享心情,切勿鑽牛角尖。而當出現失眠或情緒低落及焦慮等情況時,要及時求助專業協助。

漣漪效應致輕生

另外,調查同時顯示放榜前,考生的壓力指數大增。以10分為最高,壓力指數1至3分者佔12.6%(低),4至6分者佔37.3%(中),達至高位(7至10分)者超過50.1%,其中女性比例高過男性近四分一。

青協升學規劃中心負責人吳錦娟表示,中心由6月至7月7日,共接獲1,369宗壓力求助個案,與去年(1,400宗)相若。但今年的情況就比去年令人擔憂,從去年9月至今共接獲10個有自殺輕生念頭個案,與去年同期(2人)相比升4倍。她指,今年放榜前家長求助個案亦明顯增多,佔求助個案的四成。

她說,從表面上看,不少個案未必與文憑試有直接關係,可能背後都有長遠壓力,如與家人關係不融洽;但亦有來自家庭的壓力,如家人對事主期望很高,親戚常將事主與其他人相比較;另外,人際關係問題亦是問題成因之一,再加上公開試及放榜的壓力,因而造成有關現象。吳錦娟解釋說,學生面對人生的關口,放榜時要去選擇自己未來的出路時,感覺壓力「爆煲」,會開始浮現輕生的念頭。

事實上每一年放榜前,學生都會面對同樣的壓力,但今年有自殺傾向者激增4倍。對此吳錦娟表示:「很難去解釋,不過我們留意到可能今年的社會氣氛,連續有一些自殺個案(發生),其實那對一些有壓力的年輕人來說,可能也會有一些負面的影響。」她說,社會的負面氣氛,媒體的渲染報道較多,可能會產生一種「漣漪的效應」,「會令部份面對壓力的年輕人可能也會多去想用一些不是那麼適當的方法去處理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