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月10日,澳洲費爾法克斯媒體屬下的悉尼《太陽先驅報》及墨爾本的《時代報》同時在其報紙和網站上撰文,報道當地少有的獨立中文媒體受到中共打壓,而其它中文媒體多為中共所控制這一現象。

這是自今年5月起,中共的《中國日報》英文版8頁內容出現在澳洲主流媒體後,引發澳洲人對中共輸出宣傳的憂慮,澳媒對此進行的跟進報道。

據報道,隨著中共逐步增加過濾海外華人獲取信息的力度,政治敏感話題或者不利於中共的報道已經有效的在海外被遏制,除了屈指可數的兩三家,幾乎所有澳洲中文媒體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

多數中文報紙被中共收買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曾在澳洲親中共中文媒體工作的前編輯說:「近乎95%的澳洲中文報紙都被中共不同程度收買」。中共對於媒體有明確指示:「要報道對中國政府有利的消息,當然不是壞消息。」

一家澳洲的獨立中文報紙告訴費爾法克斯媒體,他們曾在去年早些時候與一家五星級酒店Sofitel Sydney Wentworth談洽刊登廣告的生意。但是幾周後,澳洲民族電視台(SBS)播放了一個關於在中國發生活摘器官的調查影片,僅僅因為這家中文報紙對SBS播放的事情做了報道,這家酒店便告訴他們要取消廣告訂單。

這家中文媒體董事部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報紙本來被Sofitel市場銷售團隊邀請作為酒店大廳為中國遊客提供的中文讀物。但是幾周後,Sofitel接到了來自中領館官員的電話,要求他們拿走在大廳的報紙,否則會面臨影響其經濟收入的後果。Sofitel與中共有很多生意往來。」

該酒店的一名發言人拒絕對此事置評。這些報紙從去年3月份開始從酒店撤走。

中共砸錢多管道控制媒體

在中共政府的指令下,中共宣傳機構在全球範圍內,利用經濟和政治一起擴展其「軟實力」,每年開支91億澳元在世界範圍內擴展中共控制的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和中國日報這樣的媒體。

在澳洲還包括開設「孔子學院」,以及上個月剛與費爾法克斯媒體——《悉尼晨鋒報》的出版商簽訂的一項合約,每個月在他們的報紙內加一期《中國日報》插頁。

澳洲聯邦智囊機構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員Peter Cai把「北京意圖控制海外媒體」稱為是「不被澳洲大眾和以英文為母語的群體所知的一個隱疾」。

「北京已滲透到了多家中文媒體,」Peter Cai在今年5月的報道中寫道,「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甚至利用墨爾本中國社區電台CAMG作為他們的前沿,宣傳中文和外語的國際網絡。」

在澳洲,中領館對當地中文媒體的壓力及箝制反映在像墨爾本的《大洋時報》的被「赤化」,《大洋時報》此前是獨立報紙,現逐漸被親共勢力買下了大部份股份;其它報紙如《澳洲新快報》,則由親共的億萬富翁周澤榮所擁有。

2013年澳洲廣播公司(ABC)砍掉了其中文短波,使得澳洲可選的中文節目更少。目前澳洲的中文廣播電台多數都是直接由中共政府控制。

現在新興的、在年輕人中越來越流行的微信平台,也被中共政府密切監管和控制。所有這些平台在中共政府的限制下,對社會事情的看法都相當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