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齊爾考特報告最令人關注的是英國前首相貝理雅的角色。貝理雅表示,他對伊戰負全權責任。

貝理雅當天發表聲情並茂的演講,稱做出伊戰決定是10年首相生涯中最痛苦、沉重和艱難的決定。他對自己的行動表示難過、歉意和遺憾,但不同意有關薩達姆活著世界不會這麼亂的說法,也不相信在伊戰中陣亡的人白白犧牲生命。

貝理雅此前發表聲明稱,自己是基於良好信念決定參戰,選擇符合英國的最大利益。他並繼續相信推翻薩達姆是最好的做法,但承認未能預見戰爭導致如今的恐怖主義蔓延。一些英國陣亡士兵的家屬稱貝理雅為「恐怖份子」。一名在伊戰中失去兒子的英國母親稱貝理雅是謀殺兒子的「兇手」。

包括蘇格蘭民族黨主要人物薩蒙德在內的一些議員正考慮依據一項古老法律對貝理雅發起彈劾動議。一旦過半數議員投票同意,貝理雅將可能永遠無法再擔任公職。這項法律上次發揮效力要追溯到1806年,當時的保守黨大臣梅爾維爾勛爵因挪用公款被彈劾。

薩蒙德接受英國天空新聞採訪時說:「他好像不明白為甚麼郝爾彬認為他是戰犯,為甚麼人們不喜歡他。」這名前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表示,對於貝理雅在伊戰中的角色應「有個司法或政治層面的清算」。

貝理雅對此回應稱,自己遭受一些工黨成員如此「痛恨」有「諸多原因……但政治就是一件奇怪的事,在情緒、感覺的波動下進行——我認為政治中最重要的是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最後你也許對、也許錯,但作為領袖就在於審時度勢,哪怕並不總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