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部署後,雷達偵測範圍示意 圖。( 網頁截圖)
薩德部署後,雷達偵測範圍示意 圖。( 網頁截圖)
相關文章

2016年以來,北韓動作頻頻,除了試爆氫彈和反覆試射導彈,金正恩甚至宣稱將發射更多衛星。美日韓等推動聯合國加強制裁,中共也首次表態支持,但仍對美國在南韓部署導彈防禦系統表示反對。儘管如此,仍未能攔阻薩德被引入朝鮮半島的結果。美國的東亞專家認為,中共對北韓態度曖昧,這種模糊外交政策非常危險。

駐韓美軍高級將領托馬斯.梵德爾和南韓國防部副部長柳濟勝7月8日在首爾的聯合簡報會上,對在朝鮮半島部署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即薩德反導彈系統,以抵禦北韓正在進行的核武器及彈道導彈研發項目的決定做出正式宣佈。

宣佈決定

梵德爾說:「北韓違反其對國際社會的承諾,繼續研發彈道導彈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我們需要聯合起來,以確保在這樣的威脅面前保有捍衛自己的能力。」

柳濟勝說:「兩國聯合工作組已確認薩德系統在南韓操作的軍事效能,目前正進行最後準備工作,以便向兩國國防部長提出有關部署薩德系統最佳地點的方案,使其既能發揮效力,又能確保環保、健康和安全。」

南韓國防部表示,預計本月內將公佈薩德系統的部署地點,最遲明年底正式投入使用。雖然外界認為慶北漆谷有望成為最佳地點,但國防部稱還在最終協商中。

各國反應

在做出部署薩德系統前一天,韓美已通過外交管道向中俄等周邊國家進行了事前說明。中共外交部重申對美韓聯合部署薩德系統計劃的不滿和反對,並向美韓大使提出抗議,認為有損區域國家的戰略安全。俄羅斯外交部也稱,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系統將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破壞已建立的區域戰略平衡」。日本則對美韓的決定表示支持。內閣官房副長官荻生田光一表示,美韓合作有助於維護地區和平穩定,而南韓是與日本持有共同戰略利益的最重要的鄰國。

五角大樓發表聲明強調,薩德系統針對的對象只是平壤的核武器及導彈所帶來的威脅,並不針對任何第3 國。美國駐華大使館也回應中方關注,稱因北韓持續拒絕無核化談判,迫使美韓部署薩德系統。而這個反導彈系統純屬防禦措施,旨在保護當地人民安全,並不會損害中俄利益。

南韓朝野政黨也對此展開口水戰。執政新世界黨認為,韓美軍方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系統是必要措施。

經濟利益

在北韓的安保威脅日趨加大之際,部署薩德是韓美同盟表現出堅定應對意志的措施。共同民主黨對部署薩德不反對,但對政府在未與國民和在野黨進行充份商議下就匆忙做出決定和宣佈表示遺憾。該黨認為,草率部署薩德系統會影響和中俄的關係,尤其引起與中國的貿易摩擦,導致經濟受損,以及不必要的反美情緒。國民之黨則明確表明反對立場,稱雖認為在安保問題上朝野意見一致,但憂慮新部署對南韓經濟產生的影響,並質疑其有效性。

國家安全

在北韓今年2月使用彈道導彈技術發射一枚遠程火箭後,華府和首爾開始正式磋商部署薩德系統的可行性。薩德系統用於在彈道導彈飛行的最後階段將其攔截並摧毀,已被證實對短程和中程導彈有效。

《希望之聲》特約評論員藍述說:「部署不部署(薩德系統),南韓以前一直在猶豫。現在北韓搞了這麼多試驗,中共基本上也沒做甚麼。這次南韓總統朴槿惠對中共已徹底失望。她要保證自己國家的安全,所以要和美日走得更近一點,從軍事上採用一定手段。」

藍述認為,南韓與台灣、西方國家一樣,在中國有很多經濟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會妥協,但不是以犧牲整個國家的安全為代價。北韓的導彈開始讓南韓政府受不了,威脅到國家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經濟利益就會放在次要地位。

戰略威懾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共帳號「俠客島」也撰文稱,南韓與美國重議薩德系統落地問題,是為了報復中共對北韓的「偏袒」。而此舉得到南韓7 成以上民眾支持。

美國海軍學院歷史學教授俞茂春認為,中共反對薩德系統的重要因素包括俄羅斯的態度,「薩德是美國陸軍在多級導彈末端用非爆炸方式將其擊落的系統,不是重要的反導彈防禦系統,地區性很強;但俄羅斯覺得美國在建立全球反導系統,所以極力反對」。

俞茂春還表示,中共反對的並不是薩德系統本身,而是相關聯的雷達系統。這種X波段雷達能偵查到遠距離飛來的導彈,從而能偵查中共導彈發射情況,會使很多中共遠距離導彈失去威懾力量,進而讓中共未來以武力擴展影響的算盤落空。「俠客島」的文章透露了更多北京的擔憂:「其X 波段的雷達監測範圍已可達數百千米,從南韓首爾為圓心畫一個圓,可涵括北韓,更可涵括中國東北大部份地區,以及俄羅斯遠東部份地區。」而一旦薩德落戶南韓,美國在東北亞便擁有完整的導彈防禦系統:底層末端是愛國者、高層末端是薩德;宙斯盾系統則為海基中段防禦體系,再加上美國本土部署的中段防禦系統,東北亞地區的攻防戰略平衡將被徹底打破,美日韓也將成為東北亞的小北約。

俞茂春談到中共的冷戰意識作祟,美國在朝鮮半島部署任何戰略資源都會被其反對,但「我覺得戰爭是否可能發生的關鍵因素在平壤,而不是在於美國和南韓……而中共態度非常曖昧,這種不確定的、模糊的對北韓的外交政策非常危險,對中共自己也非常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