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連日來,長江流域又爆發特大洪水。截至7月5日9點統計,安徽省累計受災人口1053.4萬人,因災死亡29人,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20億 元。僅武漢市75.7萬人受災,死亡14人,農作物受損97,404公頃,其中絕收32,160公頃。倒塌房屋2,357戶5,848間,直接經濟損失22.65 億元。

我們不是花了幾千億修建了三峽大壩嗎?當初不是說三峽大壩可以抵擋萬年一遇的洪水嗎?

2006年5月19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鄭守仁在出席三峽大壩全線到頂新聞發佈會時多次強調:「三峽大壩最大的功效就是防洪!」

鄭守仁指出,三峽大壩的設計防洪能力是按照1千年一遇的防洪標準設計。

鄭守仁不是信口開河,早在2003年6月1日,新華社就發表過題為〈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的文章,只是到了2007年5月8日,新華社才改口為〈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而到了2008年10月21日,新華社再次發文稱〈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等到2010年7月20日,央視網的報道卻變成:「三峽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

正如賀衛方所言:「當年論證三峽大壩的好處就是可以有效地控制下游水量。現在的情況正好反過來:下游乾旱時,大壩需要蓄水;下游鬧水災時,三峽卻需要洩洪!」

過去宣傳三峽的種種好處,現在不是壞處就一定是隱憂!比如三峽上遊山體坍塌、比如長江沿岸崩陷、比如洞庭湖、鄱陽湖乾涸……三峽工程除了發電,對防洪的幫助看來極其有限。

根據國家審計署2013年6月7日公告的《長江三峽工程竣工財務決算草案審計結果》,截至2011年12月底,三峽工程建設資金投入2,078.73億元,等於每個中國人為三峽大壩捐了200多元!當初說等三峽大壩修好了,電費就便宜了,結果呢,電價不降反升。

黃炎培之子黃萬里生前是極力反對興建三峽大壩的水利專家,為此,他多次撰寫長篇報告上書中央,並對三峽工程的災難性隱患做出了一系列驚人的預見。至於最後的出路,黃萬里明確提出:三峽大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三峽工程能抵禦多少年一遇的洪水並不重要了,事實不斷證明,三峽工程對生態的破壞對氣候環境的影響是不可挽回的,未來如何處置三峽工程,對任何一個領導人來說,都是巨大的考驗和挑戰。(因篇幅有限,有刪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