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圖為江綿恆(前)、江綿康(後)。(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圖為江綿恆(前)、江綿康(後)。(大紀元合成圖)
從1999年以來,中共江澤民為一己之私成立610辦公室,迫害億萬法輪功學員已有17年之久,如今那些曾積極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紛紛相繼落馬得到報應。(大紀元合成圖片)
從1999年以來,中共江澤民為一己之私成立610辦公室,迫害億萬法輪功學員已有17年之久,如今那些曾積極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紛紛相繼落馬得到報應。(大紀元合成圖片)
相關文章

6月中旬以來短短一周多,習近平當局從巡視「610辦」、嚴批團伙、鼓勵舉報「老虎」、 清理退休官員閒職、上海交通委及法院大換血等多管道進行整肅, 步步緊逼江澤民及以江為首的「上海幫」。

清理官員閒職 江澤慧不妙

2016年6月15日,上海召開了「行業協會商會與行政機關脫鉤第一批試點暨加強社會組織內部治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據悉,脫鉤改革是要去行政化,意在斬斷仲介機構與政府部門的利益鏈條。有媒體特意點名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身兼十多個協會的掛名。

大陸普遍的情況是官員退休之後到行業協會、商會任職,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這是安排退休高官的重要途徑。

2015年7月8日,中辦、國辦印發的《行業協會商會與行政機關脫鉤總體方案》指,目前一些行業協會商會還存在政會不分、管辦一體、治理結構不健全、監督管理不到位等問題。方案提出,要對已在行業協會商會中任職、兼職的公務員進行一次性清理,預計涉及上萬人被清理。

2015年9月,民政部發布了《全國性行業協會商會負責人任職管理辦法》,規定全國性行業協會商會負責人不設行政級別,不得由現職和不擔任現職但未辦理離退休手續的公務員兼任等。

陸媒此前披露,官網公布的全國性行業協會商會有106個,多數行業協會商會都有現任或退休部級領導「掛名」任職,有的還多達十餘人。《辦法》實施後,至少有百名部級高官將離開協會、商會。

這次納入上海第一批試點的245家行業協會商會,市級92家、區縣153家,主管單位涵蓋市經信委、市商務委、市住建委、市民政局、市體育局、市政府合作交流辦等部門。該計畫於今年9月底完成。

2015年11月19日陸媒高調披露,已退休的江澤慧仍擁有10個頭銜,其中與中共林業局相關的有6個,包括國際竹藤組織董事會聯合主席、國際竹藤中心主任、中國花卉協會會長(江澤慧已任該職16年)、中國林學會名譽理事長等。

江澤慧原是安徽農業大學一名普通教師,依靠江澤民的權勢,先升為大學校長、省人大副主任,然後出任中國林業科學院院長,現已退休。

江澤慧於1998年擔任中共第9屆政協委員、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從此至今,其歷任第10屆、第11屆、第12屆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

隨著脫鉤改革新規試點實施,江澤慧在國家林業局直屬單位的任職:中國花卉協會會長、中國生態文化協會、中國竹產業協會等職務都將被拿掉。

2015年10月23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視工作動員布署會議並講話。會議公布了中央巡視組第三輪巡視的31家單位名單,其中包括涉及江澤慧勢力範圍的林業局。

上海紀委:反對搞團團伙伙

6月19日,上海紀委網站發表文章,嚴厲批評黨內的「團團伙伙」現象。文章說,在現實生活中,一些黨員官員熱中於拉幫結派、搞「小圈子」。但小圈子這東西害死人,很多失誤就從這裏出來,錯誤就從這裏犯起。

文章引用習近平的話表示,「絕不能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伙那一套」,並警告說「誰搞團團伙伙,誰沒好下場」。

外界皆知,中共內部勢力最大的一個幫派就是「上海幫」。「上海幫」發跡於上世紀90年代初,在江澤民執政時期達到了頂峰。

1989年,江澤民靠「六四」事件上位,爬上了中共總書記的位置,江在離開上海後,提拔了其在上海的大批親信舊部。在中共16大、17大產生的中央政治局中,「上海幫」占據了多個中央政治局常委職位,形成了龐大的勢力。

此外,90年代初期,江澤民的兩個兒子、侄子也都開始在上海「發展」,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

2006年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撤職,2007年黃菊病亡,接連的沉重打擊,令「上海幫」開始走下坡路。

近年來,習近平當局密集釋放反腐指向江澤民的信號,不斷布局並清洗上海官場,致政商界持續震盪,多人落馬。

2016年1月8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表文章〈石油幫、祕書幫、山西幫已分崩離析〉,文章稱,2016年已至,中紀委面臨著許多新的困難和挑戰,反腐鬥爭既然認準了方向,就要一直在路上,「開弓邁步,義無反顧」。外界解讀此文是習陣營發出總攻「上海幫」的信號。

這一說法隨後獲得證實。5月,《大紀元》獲悉:1月7日,王岐山在紀檢委幹部會議上表示,2016年重點就是上海,2016年一定拿下「上海幫」。

鼓勵舉報 上海幫被步步緊逼

6月20日至24日,上海檢察機關開展第18個「舉報宣傳周」活動,主題是「加強舉報人保護,懲治群眾身邊腐敗」,鼓勵民眾參與舉報,積極舉報身邊的腐敗。

今年以來,中共上海市政法系統的動作頻頻。上海檢察院「舉報宣傳周」活動,鼓勵民眾參與舉報身邊的「蒼蠅」和「老虎」的腐敗,並給予獎勵。有分析認為,上海官方最近的系列舉措,皆與目前上海的政局密切相關,是為最後清除江澤民的上海幫勢力做準備。

今年中共最高檢察院、公安部、財政部聯合印發了《關於保護、獎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規定包括:對職務犯罪舉報人資訊的保密措施;明確規定了打擊報復行為類型;對舉報有功人員的獎勵辦法。

據了解,2015年以來,上海檢察機關舉報中心共受理民眾舉報2816件,其中涉及重點部門、重點行業的舉報線索1317件,涉及國家工作人員在國企改制、土地流轉等關鍵環節涉嫌職務犯罪的舉報線索1031件,涉嫌侵害民眾切身利益的職務犯罪舉報線索97件。

上海發出獎勵保護舉報人的資訊,除了配合目前習近平在上海對江澤民家族展開的行動之外,還暗合了另外的一個重大事件。從2015年5月1日習近平當局開始 施行法院「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以來,現在中國已逾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不僅如此,大陸訴江大潮從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擴展到普通民眾。

中紀委瞄準江派軟肋「610」

6月24日,上海紀委網站發表中國紀檢監察報的文章〈發揮巡視利劍作用 助力全面從嚴治黨〉。文章稱,中紀委第十輪巡視將有32個單位被巡視、4省被「回頭看」。還稱,「發揮巡視利劍作用、推動落實主體責任、狠抓整改」。

外界注意到,此次被巡視的單位名單中可見諸多江派勢力長期盤踞的部門,如中共「610辦公室」、公安部、統戰部、外交部、港澳辦等。這是江派最害怕被查的部門,因為其罪行是最明顯的。

「610辦公室」全稱「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是江派血債幫迫害法輪功的核心部門。該部門是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妄圖「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刻意避開憲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式在中央成立的一個專職鎮壓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習近平上台以後,一直嚴厲打擊盤踞在政法系統的江派官員,其中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官員,也有多名頭目落馬,到目前為止,有三名「610」系統頭目落馬,分別是周永康、李東生和張越。

上海法院大換血

據報,6月23日上海市14屆人大常委會30次會議表決通過多項人事任免案:免去胡永慶的上海市高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審判員職 務,擬調浦東新區法院工作;免去任湧飛的上海市高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審判員職務,擬調楊浦區法院工作;免去黃曉陶的上海市高級法院審判員職務;任命陳 福才為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立案庭庭長、審判員,擬調市第一中級法院工作;任命唐卓青為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審判員;任命倪知良為上海市第二 中級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免去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申訴審查庭庭長職務;任命費鳴為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申訴審查庭庭長。

任命書還包括了另外5人的任免。一天就有12人調動了職務,上海市法院的人事變動很大。

今年以來,中共上海市政法系統的動作也很頻繁。此前上海政法系統一直掌控在江澤民親侄子吳志明手中,他曾任上海政法委書記近11年並兼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達8年。

2012年,吳志明被趕出上海政法委,2013年1月調任上海市政協主席至今。

2016年1月,中共最高檢辦公廳主任、新聞發言人張本才空降上海,出任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將成為副省級官員。

1月14日,上海市檢察院公布成立司法責任評鑑委員會,檢察人員辦案中有錯案發生,依據情形可被追究三類司法責任:故意違反法律法規責任,重大過失責任和監督管理責任。

1月18日,上海市檢察院新聞發布會通報稱,該市檢察機關有63名檢察人員履行「一方退出」制度,其中49人選擇「本人退出」,現已轉到非檢察業務部門的非檢察業務崗位。

1月19日,上海檢察機關召開記者會,公布了2015年共立案貪污賄賂案件363件428人,其中,查處局級官員7人;查處貪污賄賂犯罪「大案344件,大案占比為94.8%」。貪污賄賂案總案值5.16億餘元人民幣。

整頓交通委 江綿康地盤遭清理

據上海紀委網站2016年6月24日通報,6月1日,上海市委第三巡視組向上海交通委反饋巡視情況。他們查出的主要問題是:上海交通委「主體責任履行不夠 到位;紀檢組織履行監督責任不同程度存在缺位、越位、錯位情況;課題費管理不夠規範;違反『八項』規定問題仍較為突出;推進專項治理工作不徹底,管理監督制度執行不嚴。同時,巡視組還收到涉及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反映,已按有關規定轉有關部門處理。」上海交通委是江澤民次子江綿康的利益地盤。江綿康曾任上海市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以及該委下屬的上海市建設交通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兼院長。

據報,該巡視組於3月10日至5月13日對市交通委進行了巡視,接下來出現了官員的調動。

5月23日,中共上海組織部對外公示4名上海紀委擬派駐商委、交通委等部門的紀檢組長名單。其中,現任上海市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陳平生,將被派駐上海市交通委員會紀律檢查組任組長。

而在2015年3月,上海市紀委派出巡視組,對上海城建集團進行為期2個月的專項巡視。2016年3月22日下午,中紀委網站發布通報稱,在上海市委第二輪巡視中,第六巡視組發現,上海城建集團下屬城建置業發展有限公司涉嫌公款旅遊問題。通報認為城建置業紀委敷衍,城建集團的黨委沒有嚴格把關,導致將不實結論寫入整改報告。因此上海城建集團黨委書記張焰、紀委書記朱晨紅,城建置業黨委書記裴建群、紀委書記張連凱等分別受到了處分。

據報,江綿康曾任上海市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被查處的官員都和江綿康有交集。

上海律師鄭恩寵曾表示,巡視員雖不是正式職務,但是官位很大,江綿康因其特殊的背景,其職權其實跟建設委員會主任一樣大。江綿康以上海建設和交通委員會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業、社團、出版刊物等,攫取了大量利益。

2015年8月5日,上海市房管局局長劉海生被免職。有消息稱,劉海生是江綿康的馬仔、「家奴」。同年10月,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公布裁撤上海市城鄉建設和 管理委員會、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房管局),將組建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委員會(住建委),江綿康也歷任建管委、住建委巡視員。

2016年2月,江綿康任上海市住宅小區綜合管理聯席會議辦公室主任,表面上看好像平安無事,但誰也不知道,第二天會發生什麼。據說,這也是貪官們最受不了的:整天提心吊膽,還得強裝笑臉,內心的恐懼簡直難以承受,就等著第二隻鞋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