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在九十年代之前,中國幾乎沒有中產階級。在2000年,只有500萬家庭的年薪在11,500~43,000美元之間,而今天有2.25億個家庭達到這個水平。

截至2020年,中國中產階級人數將超過歐洲。這個驚人的進展有力地促進了全球增長並改變了中國。

水田讓位於摩天大樓,自行車讓位於車水馬龍。中國每年有1.2億人次出國旅行,在十年內增加了四倍。

《經濟學人》報道說,從其它專制國家的歷史來看,新興的中產階級將要求政治變革。

在80年代的南韓,學生領導的抗議終結了軍人統治。在90年代的台灣,中產階級爭取民主的運動導致國民黨獨裁政府放開黨禁、報禁,並允許自由選舉。

中國中產階級有許多不滿和憤怒

《經濟學人》報道說,中國中產階級今天也有許多不滿。他們雖然有錢,但是他們感到不安全。

他們擔憂誰來給他們養老。大多數夫婦只有一個孩子,社會保障網絡非常簡陋。

他們擔憂如果他們生病了,醫院賬單將蕩平他們的財富。

他們擔憂失去自己的房子;他們的產權可以因為貪婪官員的心血來潮而被褫奪。

他們也擔憂他們的存款;銀行利率低的可憐,投資領域混亂;中國最近龐氏騙局誘捕的受害人數量創下歷史紀錄。

中國中產階級今天也很憤怒。

許多人對強迫灌輸給他們的馬克思主義嗤之以鼻。

許多人對各行各業的腐敗和裙帶關係感到氣憤。幾乎所有人對堵塞他們肺臟、縮短他們壽命、傷害他們孩子的污染都很生氣。

對政府不信任的人們投入到民間行動當中。中國現在有2百萬非政府組織。許多中產階級人士試圖以獨立於共產黨的方式來改善社會狀況。

這些非政府組織有的致力於保護環境,有的倡導公平對待工人,有的反對歧視婦女。但是它們遭到政府的懷疑和打壓。

因此很難想像,如果沒有一個更透明、更負責任的政府,中國的問題能夠獲得解決。

沒有法治,個人的產權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沒有公開的政府系統,腐敗無法系統性的剷除。

沒有言論自由,非政府組織無法給社會帶來太大的改變。

中產之怒可能摧毀共產黨

《經濟學人》報道說,在經歷了血腥的文化大革命之後,老一輩中國人對混亂有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但是城市居民當中有一半人年齡在35歲以下。當他們感到政府不傾聽民意,一些人願意站起來反抗。

比如,7月3日廣東祿步鎮數千名中產階級人士抗議修建垃圾焚化爐。他們跟警察作戰,並試圖衝擊政府大樓。

這樣的抗議已經變得司空見慣。

根據清華大學的研究,在2010年中國發生了18萬起抗議,但是隨著經濟放緩,特別是隨著共產黨被迫在產能過剩的領域關閉工廠、裁員、重組國企,動盪可能蔓延。

《經濟學人》報道說,許多年來,共產黨在抵擋民眾的挑戰。中共龐大的國家安全機器總是快速粉碎動盪。然而僅僅依靠鎮壓是一個錯誤。中國中產階級將繼續擴大,同時他們對變革的要求也將增加。共產黨必須開始滿足這些要求,否則世界上最龐大的中產階級隊伍可能摧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