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有關江綿恆被內部控制的消息不斷。據悉,江綿恆被軟禁在上海郊外一個秘密地點,要他交代本人及其家族的所有財務情況。(大紀元合成圖)
今年以來,有關江綿恆被內部控制的消息不斷。據悉,江綿恆被軟禁在上海郊外一個秘密地點,要他交代本人及其家族的所有財務情況。(大紀元合成圖)
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正在抓緊收拾「上海幫」,很可能會先拿下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大紀元合成圖)
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正在抓緊收拾「上海幫」,很可能會先拿下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大紀元合成圖)
相關文章


進入2016年以來,習近平陣營開始全方位提速圍剿江澤民家族。江家父子被控和不利的傳聞頻出。有分析認為,從現在江澤民出事消息的密度和民意來看,當局對外宣布江澤民落馬只是時間問題。

一、江澤民家族出事消息一浪高過一浪

「江綿恆貪腐金額夠全國人民吃喝好幾年」

近期,大紀元獲悉,江澤民長子江綿恆被軟禁在上海郊外一個秘密地點,可以外出放風,主要是要他交代本人及其家族的所有財務情況。

據上海紀檢部門人士透露:從已經掌握的江家族涉貪和不明財產金額來看,足夠全中國人民吃喝好幾年,數量之大令人瞠目!歷年來無數的國企、外企都必須要給這個家族送大禮,每筆數量至少上億。

據港媒披露,5月14日,中紀委正式約談了江綿恆,要求其交代個人及家屬在境外的財產,以及有否開設公司等事項。

今年以來,有關江綿恆被內部控制的消息不斷。早在3月下旬,長期與「上海幫」作戰的維權律師鄭恩寵就曾向大紀元透露,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恆與江綿康已經被內部控制。

4月20日,鄭恩寵再次向大紀元肯定地表示,江家已被內控,只是習近平當局還沒撕破臉對外宣布。

5月,另有港媒消息稱,由王岐山主管的中紀委牽頭,協同中組部、中央政法委一起於4月25日下令,約1500名中共高官親屬被限制離境並須上報財產、護照、國籍等資料。在涉國級退休高層的名單中,江澤民高居榜首,另有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等共42名直系親屬、17名親屬接到禁令。

中共高層集體「露面」葬禮 獨缺江澤民

目前,江澤民的一舉一動吸引著外界的目光。以江澤民招搖的個性來講,如若還能露面,其一定不會錯失機會,但從目前情況看,江已陷入重重危機。

今年3月至4月,多名中共官員、專家去世,外界盤點發現,江澤民是唯一一個缺席、未有表達悼念的前中共領導人。

被譽為「殲10戰機之父」的宋文驄3月27日遺體告別時,習近平、胡錦濤等13位現任或前常委致哀,未見江澤民。

4月14日,中共導彈和火箭控制系統專家、中科院院士梁思禮在北京逝世;4月16日,前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去世;4月16日,前山西省委常委、代秘書長韓洪賓在太原去世;4月18日,前中共公安部長陶駟駒去世;4月29日,大陸著名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忠實因病去世⋯⋯這些中共高層集體「露面」的名單中獨缺江澤民。

北京《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4月28日發文稱,4月來的半個月內中共領導人向6位逝者哀悼。文章並盤點了每次中共高層參與悼念或慰問的名單,江澤民的名字未有出現。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作者醉翁之意不在酒,盤點了哪些中央領導人參加哀悼,意為凸顯江澤民的缺失,暗示其處境不妙,這或許是該文的真正用意。

港媒的分析文章則表示,中共領導人是否出現在「忠誠黨員」或有突出貢獻的人士的集體悼念名單上,被認為是觀察領導人情況的寒暑表。由於明年中共「十九大」前,官場流言不斷,在這個背景下,江的露面與否,更讓外界緊盯。

6月中,江澤民在一則新聞中「現身」。

6月20日,陸媒在報道前中共廣東省顧問委員會主任寇慶延病逝的消息時稱,中共七常委和江澤民、胡錦濤等表示哀悼。

石久天認為,現在習近平當局尚未正式對外公布江澤民的問題,為了平衡各方勢力,很可能在需要的情況下,讓江出來「露上一面」。

退休常委們現密集露面潮 江澤民無蹤跡

缺席葬禮只是一方面,繼2015年9月3日大閱兵之後,今年,已退休的中共常委們再現密集露面潮,也未見江澤民的蹤影。

中共地方官方媒體5月9日披露,天津市委宣傳部4月18日召開了京劇專業技術人員座談會,李瑞環應邀出席並發表講話。在稍早,前中共政治常委李瑞環、吳邦國、李嵐清、賈慶林等被曝先後在國家博物館露面,而李長春亦於4月22日參觀。5月12日,溫家寶身穿民族服裝,出現在內蒙古赤峰。

外加3月時胡錦濤在泰州現身,已退休常委們如此密集地露面被認為「不尋常」。

上海交大校慶 江澤民賀信被官媒冷落

4月8日,上海交通大學舉行建校120周年紀念大會,似與外界隔絕的江澤民突然以校友的身份發來了賀信。

不過此則江「露面」的消息被各大媒體集體銷聲。據查證,當時,新華網以及上海的一些媒體如《文匯報》、上海電視台、《解放日報》等在報道「上海交通大學120週年華誕」的消息時都沒有隻言片語提到江。

至於江的賀信,只出現在上海交大的校園網中,且被隱藏在報道紀念大會的新聞中,江的名字在標題上隻字未提。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表示,江被所有的官媒冷落,這傳遞了怎樣的信息,想必大家都懂的,那就是江被封殺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只不過其馬仔總是在想方設法證明其的存在,證明被封殺是「無中生有」。

周曉輝說,江岌岌可危的境遇顯然並不隨其「露面」而有絲毫的改變,官媒的冷落足以說明問題:不僅官員在避嫌,官媒也在避嫌。因為從目前的大形勢看,誰也無法保證下一個出事的不是江澤民。江淪落到這個地步,離最終的下場還有多遠呢?

江澤民出事的消息一浪高於一浪

最近,有關江澤民出事的傳言滿天飛。近日,有網絡文章說,因為江澤民、曾慶紅曾聯合謀劃一場針對習近平的未遂政變。之後,江澤民被軟禁在上海黃埔江畔。

文章稱,政變的主謀是曾慶紅。曾慶紅的具體計劃是,讓時任中共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王慶利用2015年兩會期間負責習王安保的有利條件,企圖對習、王不利。之後,曾慶紅會安排中共黨內元老在兩會上提出廢黜習近平的動議。

後來計劃洩露,習近平接報後立即決定清洗中央警衛局。台灣聯合新聞網爆出王慶已於去年4月16日被抓的消息。

今年6月中旬,負責「老首長」警衛任務的部隊人士對大紀元爆料:6月10日凌晨4時許,警衛部隊司令員向某部下達命令把江澤民強制帶離其住所。在武警部隊某部參謀長的指揮下,江澤民被帶到原北京軍區機關後,幾名陸軍軍官把他接走。爆料稱,此次行動絕密,命令是中央軍委方面發出。

習可能會先動江澤民的兒子

習近平抓捕江澤民會按照怎樣的路線圖?前中共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5月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披露,習近平當局對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和曾慶紅的兒子的調查正在深入,據說已經完成調查,按照以往「打虎」慣例,習、王可能會「先動這兩個小的」,並以此作為抓捕江澤民、曾慶紅的鋪墊。

6月14日,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透露了兩件事:官場一批消息靈通的副局級以上的同學,一定要他去參加聚會,「慶賀江澤民已經完了」;監控他的中共警察主動談「江家父子被軟禁」的消息。

鄭恩寵說,他前一個月給大紀元曝光江澤民的兩個兒子被內控後,沒受到任何騷擾,這說明江澤民家族勢力徹底完了。

隨著江出事的消息不斷出現,其醜聞更遭海內外媒體進一步揭開。

「六四」27周年 江澤民被揭是鎮壓幫凶

今年是「六四」27周年,針對江澤民在當年學運中的所作所為,海外媒體揭露的幅度前所未有的大。以前媒體報道的內容大多集中在江澤民鎮壓《世界經濟導報》(下稱,《導報》),截留萬里,致使趙紫陽在「六四」中孤立無援之上。今年的報道又出現了一些新的內幕。

今年6月7日,學者高新在其文章《一九八九年春的「動亂升級」罪在江澤民》中指,江澤民在1989年4月26日對《導報》的處理,當時已經被大陸各大報紙公開報道,終於點燃了八九學生運動上升為全民運動的導火線。

開始,先是數百名北京的新聞工作者聯名致信中共上海市委,抗議江澤民撤消《導報》總編欽本立的職務。在這封抗議信上簽名的記者包括《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中國婦女報》、《工人日報》、《農民日報》、《中國日報》等。

此外,還有一批著名的大陸社會科學工作者,包括嚴家其等人聯名致函向江澤民抗議。

《中國青年報》88名編輯和記者、《中國日報》75名編輯和記者分別簽署慰問電給欽本立及《導報》。

當年5月4日下午,北京市數百名新聞記者發起了大遊行。當時的評論說,這標誌著這場學生愛國運動已經發展成為全民性的運動。所以說,上海方面處理《導報》事件其實就是導致所謂「動亂升級」的最直接因素。

同時,海外還有多篇文章指江澤民在當年學運中,藉機攻擊時任總書記趙紫陽,實際是「六四」鎮壓的幫凶。

「變、貪、腐、橫」於一身 分析:官媒暗指江澤民

5月20日,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評論文章,抨擊中共腐敗官員集「政治蛻變、經濟貪婪、生活腐化、作風專橫」於一身,並稱他們熱衷醇酒婦人,欣賞奢侈糜爛,沒有任何道德底線。作風專橫、膽大包天,是因為自認為紀律法律「其奈我何!」

今年1月,習近平在中紀委第六次全會上講話時,不僅批中共腐敗官員集「政治蛻變、經濟貪婪、生活腐化、作風專橫」於一身,而且還批中共一些官員搞「獨立王國」,為實現個人政治野心不擇手段等。

有媒體報道認為,中紀委機關報意指的是江澤民。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外界認為中紀委的文章,批的是江澤民不無道理。尤其說的「其奈我何!」,聯繫習近平今年年初批中共官員搞「獨立王國」及批中共黨內存在「太上皇」等,明顯點的是江澤民。在中共體制內,只有江符合上述特點。

石久天說,大陸民間對江澤民家族的貪腐非常憤怒。從今年以來有關江澤民出事消息的密度和民意來看,當局對外宣布江澤民落馬只是時間問題。

二、習當局出台各類試點 抓緊收拾「上海幫」

進入2016年,除了套在江澤民身上的繩索越來越緊,習當局總攻江澤民老巢「上海幫」的布局也緊鑼密鼓。當局在對上海幫緊密編製「制度籠子」的同時,習王陣營在上海的部下不斷有重磅動作和消息。

來自北京高層的消息人士今年5月曾告訴大紀元,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內部會議曾表示,2016年一定拿下「上海幫」。

滬官場異動 上海紀委不斷出現重磅動作

6月5日,上海市紀委官網報道,上海市紀委在3年內將對市公安局547名主要官員開展以任中審計為主、離任審計為輔的全面輪審,以擴大經濟責任審計覆蓋面。

現任上海紀委書記候凱,是王岐山信任之人。2013年11月,候從審計署空降上海成為紀委書記。

近年來,上海政法系統持續被清洗。今年伊始,習當局「空降」最高檢辦公廳主任張本才出任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2月17日,上海市消息顯示,習近平當局已把上海列為「深化公安改革」省級試點地區之一。2月下旬至4月上旬,由習近平陣營掌控的武警巡視組對江澤民侄子、前上海政法委書記吳志明此前把持10年的上海武警總隊進行巡視。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對大紀元表示,對市公安局547名主要官員開展審計,這動作是比較大的,因為老百姓現在不僅恨「老虎」也恨「蒼蠅」。老百姓認為最大、最可恨的「蒼蠅」就是公安系統,再加上吳志明、張學兵(前上海公安局長)這些人在上海公安系統經營那麼多年,製造很多冤假錯案,大家都恨透他們,感到這消息很好。

鄭恩寵認為,王岐山有個特點,通盤使用全國的審計力量,上海跟外地互調打通,這樣地方保護主義就比較難過關。上海老百姓傳得很廣,都認為習近平、王岐山真有大動作了。老百姓還說,吳志明的日子不長了。

6月8日,上海市紀委在官網通報,5家國企老總等違反中央八條規定遭處分,包括上海綠地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上海市機電設備總公司、上海儀電智能電子有限公司、上海銀行、中石油上海分公司研究院。

鄭恩寵強調說:「這些都是『上海幫』壟斷的重要國有產業,現在被公開點名、被開刀。現在已經動到『上海幫』的錢袋子,習近平和王岐山要接管『上海幫』重要的經濟命脈,所以我感到很震驚,動作很大。」

上海紀委頻頻對「上海幫」發出警告

6月8日上午9:44,上海紀委官網以標題「王岐山:黨的領導幹部不擔當不負責就要被追責」轉載中紀委網站7日下午17:00發表的文章。

6月7日,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發表文章《從嚴治黨軍令狀,不是隨便說說》。「從嚴治黨軍令狀」說法來自習近平在十八屆中紀委第六次全會上的講話。文章引用習的言論「如果不除惡務盡,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死灰復燃、捲土重來」。

5月24日前後,大陸媒體報道稱,上海市紀委計劃向上海市交通委員會派駐紀檢組長。這是繼上海市委第三巡視組今年3月巡視上海市交通委後的又一舉措。

海外傳媒指,江澤民一直以上海作為勢力根據地,其兩名兒子江綿恆與江綿康與當地政商關係密切。而江綿康原職位為上海市政府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等工作,實權極大,同時還持有依付於原來「市城鄉建設和交通委(交通委與住建委分劃前機構)」的公司、企業、社團、刊物,掌控市政府「最肥機構」的實權。

5月17日,上海市紀委監察局網站刊發了上海市委黨校副教授周建勇的文章《學黨章找差距,不做「溫水中的青蛙」》。文章說,「一個人職務升遷了、生活變好了,信念就可能慢慢消失,成為『溫水中的青蛙』,對違紀甚至違法行為都喪失了最基本的警覺。如果不去自我警醒,那麼誰還能叫醒你呢?」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認為,上海紀委很明顯在警告中共官員別做「溫水中的青蛙」、別站錯隊。以前就有說法指稱習當局處理江澤民手法就是「溫水煮青蛙」,上海紀委的文章很容易使人聯想這是在暗指江,之前多方消息說江已被內控。

此前,3月22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刊發文章《「你是誰的人?」》。當天早上,上海市紀委官網立即轉載了此文。

北戴河會議前 「上海幫」與江派人馬頻繁走動

在今年北戴河會議之前,「上海幫」與其它地區的江派人馬頻繁走動。

6月19日至20日,劉雲山突然現身上海考察。

官媒報道稱,劉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摸底上海高校師生的思想狀況,考察上海的黨組織建設」。劉雲山在考察復旦大學等學校時,此次陪同他的是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和上海市委書記韓正。

時評人士周曉輝認為,劉雲山趁習近平出訪之機前往上海絕非單純調研,況且陪同的高官只有被曝隨時下台的劉奇葆和仕途不妙的韓正。

此次劉雲山只有孤零零的兩個高官陪同,一個原因可能是劉的出行乃是突然之舉,就是要趁習出訪之時,到上海來見韓正,或藉此密謀對策,因此各部門來不及安排;另一個原因或是一些地方官員聽聞了風聲,選擇了遠離江派的對策。

此外,6月13日至16日,非習近平人馬、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盧展工帶調研組在滬調研文藝,吳志明出席相關會議。

6月14日,住建部與上海市政府在滬召開《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5-2040)》城市性質論證會,住建部部長陳政高、上海市市長楊雄出席。

6月14日至17日,吳志明帶部分上海政協委員赴廣東考察,期間與廣東省政協主席、江澤民妻子王冶坪的侄子王榮會面。

與之相反的是,16日上午,中共副總理汪洋參加了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儀式,當天又前往上海自貿區調研。外界關注到,汪洋此次視察上海自貿區的消息,除上海自貿區網站外,陸媒均未予以報道,而這唯一報道也是一筆帶過。

汪洋異常的低調,或顯示「上海幫」在官場上處境不妙。

當局試點「制度的籠子」 上海幫首先受到約束

6月28日,當局出台了一個《問責條例》。

官媒在解讀時,特別點出了要嚴肅追究責任的三種情形: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民眾反映強烈、損害執政政治基礎。

民間解讀則聯繫上了江澤民,認為江現在是民憤最大的官員,當年以貪腐治國就屬於「失職造成嚴重後果」。

王岐山之前強調,「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他說,制定問責條例就是要把「利劍高懸」,當局對問責是動真格的,官員不擔當、不負責就要被追責。

除了對整個中共官員層面的動作,習王所信任的官員在上海不斷試點新規定,首先「被試驗」的自然是「上海幫」。

6月6日,上海組織部長徐澤洲在黨校機關報《學習時報》發表文章稱,要嚴管幹部,打破舊的利益格局。徐澤洲認為,從嚴管幹部要善於抓住關鍵,著力破解難題。上海處級以上幹部家庭的房產、股票、基金、債券等都必須進行申報,對擬提任市管幹部人選進行全面審核,對市委巡視單位領導班子成員全面審核。

徐澤洲在《學習時報》發表的文章中還提到,上海將建立前後銜接、左右印證、經緯交織的嚴密監管體系,確保監督管理嚴絲合縫、滴水不漏。

據徐澤洲文章介紹,要打通8小時內外界限,推廣幹部到社區報到、公示進社區、考察進家庭等做法,深入了解幹部工作以外的生活圈、親屬圈、社交圈,切實把從嚴要求延伸到幹部工作生活全過程。

微信公眾號「政事兒」表示,上海還將打破幹部監督管理「信息孤島」,打通紀檢、信訪、公安、審計、房管、工商、人社、民政、證監等各個部門的監督數據「鏈」。

對「上海幫」的制度約束前所未有

6月20日,《學習時報》刊發《1948年加強全黨集中統一的重要舉措》一文。文中強調兩大事項,分別是「請示報告制度」和「健全黨委制度」。

文章稱,1948年9月,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各中央局、分局、軍區、軍委分會及前委向中央請示報告制度的決議》。該決議對「各項工作中何者決定權屬於中央,何者必須事前請示中央,並得到中央批准後才能付諸實行,何者必須事後報告中央備審」作了具體規定。

與「請示報告制度」相對應的是,6月10日,上海市紀委駐市食藥監局紀檢組向市局機關和直屬單位印發了《處以上黨員幹部重大事項報備暫行規定》(簡稱《暫行規定》,對處以上中共官員因私出國(境)、操辦婚慶事宜等事前報備事項及其它八種事後報備項目提出了報備要求,明確了報備程序和相關責任。

與「健全黨委制度」相對應的,是近期出台的《中共上海市委工作規則》。

再加上上海之前出台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的規定》,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在當局密集編製的制度籠子下,「上海幫」已經被捆綁得越來越緊,貪腐的機會越來越小。未來,這些舉措都會從上海推向整個中共。

鄭恩寵:習當局對「上海幫」動真格

6月14日,鄭恩寵對大紀元表示,現在上海的國有企業及黨政幹部要全部接受社區的監管。也就是說,領導幹部要全部接受老百姓監督。老百姓看你汽車放在甚麼地方,你的家在那,你有多少套房子,怎麼上下班的。它下來這麼一個命令,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碼事情,他總算是擺出這麼一種架子來,可以看出來上海的腐敗非常嚴重。

「現在老百姓對他的監督就是拿出手機給他拍照,習、王對上海有大動作,蒐集他們的證據人人有責,你的手機就是最好的武器。上海民間感到比較歡欣鼓舞,好像對上海是動真格的。而關於江綿恆被約談、軟禁,這個老百姓傳得紛紛揚揚的,但是老百姓感到這是小事情,因為他們早就是一個死棋活不起來了。」

鄭恩寵分析,習王聯手從上海公安、國企、官員下班進入社區接受群眾監督等多渠道進行整頓,步步緊逼拿下江為首的「上海幫」,這是民心所向。

分析:韓正武康路散步 實對江家告別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幫江澤民看管上海家族利益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其將被調離的傳聞一直不斷。

5月25日,海外中文媒體引述上海消息人士又一次透露,韓正將被調離上海。消息稱,近日,韓正到他曾經住過的老房子「看看」,還到武康路280弄院門口看了有十幾分鐘,惜別之意甚濃。

上海的媒體稱「他一路沿著湖南路街道轄區內的武康路、湖南路、高郵路、五原路等,察看沿途歷史建築和名人故居保護情況」。

武康路與湖南路的交界處有一棟獨立式花園別墅,叫「湖南別墅」。中共建政後,陳毅、鄧小平、賀子珍曾在「湖南別墅」居住過。有網民曾曝料,這個別墅後來被江澤民之子佔了,還進行過大規模的改裝。

因此,當時就有分析認為,這是韓正公開和江家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