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6年7月4日,前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中辦主任令計劃「受賄、非法獲取國家秘密、濫用職權」案在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進行一審宣判,令計劃被判處無期徒刑。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當局完成了對3位副國級以上級別高官——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的審判。盤點這3位高官的審判內容,分別有幾大異同點。

級別與時間點

薄熙來、周永康和令計劃這3位都是副國級以上高官,其中薄熙來和令計劃是副國級,周永康是正國級。薄熙來和令計劃是在職務任期內落馬被審判,周永康是在退休後落馬。

薄熙來、周永康和令計劃的落馬被審判,有著不同的時間點,這也是習近平當局在清除打擊江澤民集團戰役的不同時期中,雙方勢力不斷消長變化的反應。薄熙來落馬被判刑,江澤民政變集團中取代習近平的人選被清除,是打擊江澤民集團的首戰;周永康落馬被審判,宣告習近平清除江澤民集團的升級,並把江澤民定位打虎終極目標;到令計劃,是習近平權力逐漸穩固,在啟動對江澤民家族展開最後打擊前的宣示。

地點與認罪

薄熙來的審判地點在山東濟南,是公開審判,並做了庭審的文字直播。這次審判給薄熙來帶來了充份表演的機會,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讓外界看到了薄熙來撕下偽裝後的醜陋形象;但是,從政治層面上講,由於當局隱藏了薄熙來政變和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使得庭審成為一場鬧劇,並未達到當局期待的效果。薄熙來當庭翻供,拒不認罪,並且堅持上訴,讓習近平當局感到被動和難堪。

周永康和令計劃案件改在天津審判,都避免了薄熙來庭審出現的狀況。與薄熙來拒不認罪相反的是,周永康和令計劃都完全配合,都當庭表示不上訴。

從薄熙來拒不認罪到周永康令計劃的低頭認罪,除了當事人的政治背景和個人性格的因素之外,更深層原因由中共高層政治形勢的變化造成。薄熙來被審判時,周永康還未落馬,薄熙來背後的江派勢力還在積極抵抗,薄熙來對未來的東山再起還抱有希望,因此在法庭上以示強硬,向同黨傳遞信號。

周永康和令計劃被審判時,習近平已經基本掌控大局,江派崩潰已經無法逆轉,江澤民被公開逮捕只是時間問題。在這樣的形勢下,周永康和令計劃低頭認罪,不再像薄熙來那樣強硬抵抗。

罪名異同

薄熙來、周永康和令計劃3人的相同的罪名是「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不同的是,薄熙來多出了「貪污罪」,周永康多出「洩露國家秘密罪」,令計劃多出了「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

其實,無論這3人罪名有何不同,當局都隱藏了這3人共同的真實罪名:一是涉入江澤民政變集團,二是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其中,薄熙來和周永康2人都是政變集團的主要成員和實施者,也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犯。令計劃在中辦主任職位上是否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證據,還沒有出現,但他在擔任統戰部長職務之後,海外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增無減,令計劃難辭其咎。這3個人的共同罪行,就是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上充當重要角色。如今同獲無期徒刑,其實也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

關於江派

令計劃在2016年7月被審判,發生在習近平當局啟動圍剿江澤民家族行動的時間節點,也是在北戴河會議的前夕。習近平當局剛剛審議通過中共《問責條例》,列出追責的3 種情形及要追究的3種責任,可以看作是為江澤民量身定做。

在外界對中共高層政局的分析解讀中,常常把中共不同勢力分為不同的派別和團體,比如常說的團派、江派等等。比如令計劃,從仕途出身和官場經歷來看,似乎並不屬於人們一般認為的江派,叫他團派或者胡派可能更為合適。令計劃與所謂江派的交集,也是在2012年3月其子車禍死亡之後,與周永康結成政治聯盟的。那麼,令計劃屬於江派官員嗎?甚麼樣的官員屬於江派呢?

中共官員分屬不同的派別,主要是有著共同的利益和政治目的,其實也就是陞官發財。因此,不只是江派官員貪污受賄,這是中共官員的共同追求。但是,江派與其餘派別的最大政治目標的區別是甚麼呢?那就是迫害法輪功。因為江澤民在任上最大的政治行動和遺產就是迫害法輪功。在江下台後,為避免因為迫害法輪功而被清算成為了江澤民集團的唯一目標。

在江澤民集團掌權時代,能夠成為江派成員,想要陞官發財的一個基本條件,就是向江澤民交上一個迫害法輪功的「投名狀」。只有手上沾了迫害法輪功的血債,江澤民才會放心使用,才會讓其陞官發財。令計劃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任職統戰部長之後,加劇向海外迫害法輪功,向江澤民集團上交了「投名狀」。因此,從這個觀察視角來看,令計劃可以稱作江派官員。以此推之,只要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各級官員,無論其仕途出身背景如何,都是江派官員。

其實,習近平上任3年多,在幾百名因為貪腐落馬的高官中,十有八九都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們的名字都在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上出現。這也證實了如何判斷落馬貪官是否為江派這一觀察視角的準確。可以預見,未來還將會有不斷落馬的江派高官,仍會證明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