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月23日英國脫歐公投後,全球股市先崩跌後回彈,道指幾乎收復公投後兩日的5%跌幅,MSCI新興市場指數則超越了公投前的位置,上周英國FTH指數更比公投前高出3.7%,而德國DAX指數和日經指數,最新收盤價分別較公投前跌了4.6%和3.4%。其它避險性金融商品也在上周與股市同步上揚。

就股市而言,市場在反應利空兩天後很快就「風險啟動」(risk on),英國脫歐這個「意外的世紀抉擇」好像沒有可怕到會引爆連鎖反應,許多股市參與者預期接下來各國央行必定寬鬆救市,因此將短期的崩跌視為一個可以大撿便宜的進場良機。

奇怪的是,其它避險性金融商品卻在上周與股市同步上揚。其中,美國10年和30年公債的孳息率創下歷史新低,英國和西班牙的10年債孳息率也創下歷史最低,早已負利率的日本10年債也續創新低。此外,「避險天堂」的黃金上周漲近2%創2年多新高價,白銀則飆升11%逼近20個月高點,顯示避險操作正積極展開,並未因股市反彈而稍作休息。

顯然全體市場參與者也像英國公投選民一樣,出現了選情膠著的「脫歐派」和「留歐派」。尤其向來走勢反向的美元指數和金價,自英國脫歐公投迄今竟同步上漲2.7%和6.8%,此一詭異的走勢過去只在2008年和1930年代出現過,很難讓人等閒視之。

此前,金融巨鱷索羅斯和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皆認為股市牛市已「精疲力竭」,買進和持有黃金才是正道。早在2012年就看空美股的「末日博士」麥嘉華(Marc Faber),近日仍堅稱在全球央行的大力印鈔下,紙上貨幣恐成「廢紙」,因此呼籲投資者買進貴金屬。

誠然,在全球100萬億美元的公債市場中,已有11.7萬億美元淪入負利率,其中約50%的歐元區公債和64%的日本公債皆為負利率。未來若出現金融危機,配合央行的進一步寬鬆,負利率公債的佔比只會擴大,目前已經負利率的公債還將進一步深化,這讓一些非常保守的全球龐大退休基金等保本性的資金無處躲藏。

近日股市的表現或許顯示:部份不願投資負利率公債的保守性資金可能轉向低接高股息孳息率的績優股票,只要每次股災或出現閃崩,他們就會出手「護盤」,在這些買盤耗竭之前,以美股為首的全球股市只能說是「高處不勝寒」,無須過度驚慌。

然而,值此金融市場動盪不安之際,這樣的操作卻暴露了極大的風險。近年改採積極投資策略,將股票的曝險部位由12%增加到20%以上的全球最大的退休基金--規模達1.4萬億美元的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資基金(GPIF),截至3月底的財政年度驚傳巨虧500億美元,換算成整體年報酬率為負3.57%。對於近期正思索是否增加股市曝險部位的許多大型投資機構而言,日本政府退休基金去年的慘賠將是「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