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月4日,原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原統戰部部長令計劃「受賄、非法獲取國家秘密、濫用職權」案在不公開審理後,進行了一審宣判,其因犯受賄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濫用職權罪等數罪並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這一判決結果並不出人意外。

筆者曾在5月13日最高檢披露令計劃已被提起公訴的消息時分析認為,從彼時公示的罪名看,令計劃的最高刑期極有可能就是無期徒刑。這是因為早先落馬時提及的「泄露國家核心機密罪」已不見,而「非法獲取大量國家機密、秘密罪」與之顯然有程度上的區別。此前有海外媒體稱,令計劃在落馬前有預謀地從中辦盜取2,700多份機密文件,部分被其胞弟令完成帶到美國,包括核武器啟動程序和密碼信息、中南海內部的情形等,至於是否泄漏給美方,目前有兩種不同說法。這樣的罪名最高刑期是七年,令計劃在此罪名下被判了五年。

此外,根據更新後的刑法修正案的規定,貪污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它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令計劃罪名的表述正是「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務」,最高可判無期徒刑。如今的判決也證明瞭這個推斷。

令計劃罪名縮水的合理的解釋或是身在美國的令完成放言掌握的高層機密並未泄露,或是以「輕判」令計劃換取令完成的合作。從令計劃庭審時接受全部指控,服從判決來看,他也清楚這是自己可以獲得的最好的結果,而令完成也會有相應的反應。

毫無疑問,從官方公布的令計劃的案情和提及的人員看,其不僅證實了以往的一些傳聞,而且背後並不簡單,甚至給人以「戲中還有戲」的感覺。

一、潘逸陽背後有戲。官方報導稱,通過谷麗萍、潘逸陽等人的作證錄像,證實令計劃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承諾為樓忠福及其子謀取利益,單獨或與谷麗萍共同索取、收受樓忠福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65萬餘元;為潘逸陽謀取利益,單獨收受、明知並認可谷麗萍收受潘逸陽給予的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761萬餘元。

潘逸陽,內蒙古自治區前常委、副主席,2014年落馬,2015年10月被移送司法機關。早年他在任中共共青團廣東省委副書記期間,與令計劃結識;1995年,令計劃進入中南海後,潘也成為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其後,他又攀上當時任江西一把手的吳官正,從廣東到江西,一路逐級升遷,被視為吳官正在江西的「頭號馬仔」。在江西七年間,他還與曾慶紅的心腹、原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共事三年。

據外媒披露,在其被查後,很快交代了吳官正和蘇榮的違法事宜,如江西南昌及贛州的地產項目大多被吳官正的兒子和親屬把持,江西的有色金屬等礦產資源也被吳的家族操控。潘逸陽到內蒙古任職後,先後將數個煤礦及石油的開採權,輸送給吳官正的親屬。經由他和蘇榮輸送給吳官正親屬的利益不下500億人民幣。

令計劃、潘逸陽、吳官正、蘇榮、曾慶紅,他們之間有甚麼戲?

二、魏新背後有戲。魏新是北大方正集團原董事長,2015年初,他與方正集團原CEO李友、方正集團總裁余麗等均被帶走調查,當時就有消息指方正集團與令家有關聯。如今令案內情公布後確認了這一點,即令計劃死去的兒子令谷曾向魏新等人索取財物為643萬餘元,令計劃知道後並未予退還,顯然是縱容家人收取賄賂。

而北大方正與北京政泉控股公司「蜜月」後的糾葛至今還沒有一個明確說法,而政泉控股背後的老闆正是隱匿在海外的郭文貴,此人與落馬的曾慶紅心腹、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關係都十分密切。

令計劃、令谷、魏新、郭文貴、馬建、張越、曾慶紅又在玩哪出戲?

三、白恩培、李春城、崔曉玉背後有戲。眾所周知,業已被判刑的雲南原省委書記白恩培和四川省原副省長李春城,都是周永康的馬仔。根據通報,令計劃為李春城謀取利益,明知並認可谷麗萍收受李春城給予的歐元折合人民幣 89萬餘元;為白恩培謀取利益,收受白恩培給予的財物價值人民幣60萬元。至於令計劃為之謀取利益的另一人、四川維德通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的崔曉玉,也或許同樣與周永康的「四川幫」有瓜葛。

令計劃、谷麗萍、白恩培、李春城、崔曉玉、周永康,上演的是甚麼戲?

但不管令計劃與上述人等上演的是甚麼戲,單從其涉足的高官看,就可知其與江派瓜葛匪淺,令計劃參與周永康、曾慶紅、江澤民等密謀推翻習近平的政變傳聞並非空穴來風。無疑,令計劃今日的結局,昭示著習陣營抓捕江派高官的大網繼續收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