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是一項非常專業的技術,多年以來,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療與一個人無法分割,那就是黃潔夫。(網絡圖片)
器官移植是一項非常專業的技術,多年以來,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療與一個人無法分割,那就是黃潔夫。(網絡圖片)
圖表:中國與美國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大紀元製表)
圖表:中國與美國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大紀元製表)
相關文章

美國聯邦眾議員祖・皮茲(Joe Pitts)近日在賓州報紙上撰文,痛批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所謂停止從被關押的人士身上摘取器官的說法是「騙人的把戲」。

中共大規模秘密活摘人體器官罪惡近日在國際社會持續曝光,引發媒體震動。國際主流媒體對此密集報道,並將中共比作「納粹」。

國會議員:中共承諾停摘器官是騙人的把戲

皮茲議員從1997年起擔任賓州第16選區國會眾議員。他的文章於6月17日被刊登在大費城地區蒙哥馬利縣的報紙The Mercury Columns網站上,標題為「中共強摘人體器官」(China harvests human organs)。

皮茲議員在這篇文章中說:

「中共在2014年表示會停止從被關押的人士身上摘取器官。可是現在到了2016年,我們才發現這一承諾是騙人的把戲。」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2014年宣佈中共將於下一年的1月份停止任何從犯人摘取器官的行為。然而接下來之後,中共就開始逃避,並表示犯人只要同意器官捐獻,這就和普通人的器官捐獻同樣對待。

他告訴《京華時報》說:『一旦死刑犯捐獻的器官被列入全國分配系統,它們就算作普通人捐獻的器官。』」

「問題在於我們無法知道這些『捐獻』是否是自願的。在中國醫院網站上的廣告聲稱只要是病人過來,幾周內就可進行肝移植。很可能這些醫院做的就是出去找一些犯人,當配型和那些願出高價的移植旅遊者吻合時,犯人就會被處決。」

中共「按需殺人」

這篇文章還說:「紐約大學醫學倫理分部的創立者與負責人阿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博士(目前在賓州大學擔任教授)表示,(器官來源的)死亡時間是根據『移植旅遊者』等器官接收者的等待時間來確定的。他說如果你今天去中國,需要在那裏的三周內進行肝移植的話,就會有人從被關押的人中找到一個配型合適的,並且在你待在中國期間將其殺害。卡普蘭博士把這叫做『按需殺人』。」

美國會聽證曝光:黃潔夫肝移植手術幾小時之內找到兩個備用肝

由黃潔夫主刀的疑用活人供體肝臟做手術案例近日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曝光。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公眾事務主任李祥春醫學博士6月24日在美國華盛頓DC的國會聽證會上說:在中國,器官供體在等待器官受體;並且,有充足的供體可提供大量的候補供體。他以中共前衛生副部長黃潔夫舉例:

2005年9月,黃潔夫在新疆演示了一次肝移植手術。

黃潔夫在發現病患適合做自體肝移植後,丟棄了第一個供體的肝臟,他隨即聯繫了重慶、廣州、新疆三地,分別讓他們準備一個備用肝(以防自體移植失敗)。

大陸媒體報道,廣州和重慶都在幾個小時之內找到了匹配的備用肝臟,備用肝幾乎同時送到新疆。

黃潔夫的移植手術從9月29日晚上7點開始,到9月30日上午10點結束。黃潔夫宣佈手術成功,不需要備用肝臟。

追查國際指黃潔夫用的是活人肝

追查國際的公眾事務主任李祥春醫學博士當天還在作證說:「在移植手術中,肝臟的冷缺血時間必須在6~10小時之內,在中國或許沒有這麼嚴格,但是仍然規定在15小時之內。」

「因此,我們可以認定,這兩個來自重慶和廣州的備用肝只能是兩個大活人,否則,摘取器官的時間、飛行時間,再加上黃的手術時間和觀察時間,至少需要50多個小時,如果是從死者身上摘取並送過來的器官,早就不能用於移植了。可是這兩個大活人竟然被用作「備用肝」。」

黃潔夫親自操刀的其它移植手術器官來源受質疑

大陸媒體報道,2003年9月18日,黃潔夫出席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的「湖南省移植醫學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成立儀式,這天,該院移植中心共安排了7個肝腎移植手術。

黃潔夫做的是一個全肝移植手術。接受手術的是一位53歲的男性肝癌患者。他於一周前慕名來到湘雅三醫院就醫 。慕名而來的患者等待一周,就獲得了全肝移植。

2012年底,黃潔夫到廣州開會,利用會議間隙主刀了3例肝移植手術。

一台是11月21日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嶺南醫院完成的;

一台是11月22日晚10時許在廣州軍區總醫院完成;

當時黃潔夫自稱,完成這兩例移植手術後,他還要在中山醫院再做一例器官移植手術。

器官捐獻和手術的隨機性很大,黃潔夫怎麼預知自己在廣州開會期間會在哪個醫院做多少台手術呢?

2013年3月黃潔夫對《廣州日報》記者提到這3例手術時說:「我去年(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術有500多例,去年11月到廣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術,是按照中國標準公民自願捐獻的首例肝移植手術 。」

也就是說,在2012年黃潔夫共做500多例肝移植手術,而11月的手術用的是「首例自願捐獻的肝臟」。那麼其他的手術用肝是從哪來的呢?

CNN:中國存在活體器官庫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 6月23日報道,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佈報告。該報告估計,每年在中國的醫院裏,估計有6萬到1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

CNN說,中共官方稱,中國有超過100家醫院獲准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但報告指出,作者已經「核查和確認有712家醫院在從事肝臟和腎臟移植」,並申明,實際移植數量可能比中共數字多出幾十萬例。

CNN報道,這份報告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迫驗血和體檢。報告作者表示,這些測試結果被放入一個活體器官來源數據庫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進行得這麼快。

美國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為兩年

和黃潔夫主刀的肝移植手術可短至在幾小時內找到肝臟供體相比,美國肝移植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為兩年。

美國擁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有900多萬自願捐獻的人群、有發達的全國捐獻網絡。根據美國衛生部報告,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