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立法會昨日恢復二讀辯論改革醫委會的條例草案,多個醫生團體、過百人到立法會外靜坐反對草案,他們擔憂梁振英藉此控制醫委會,又擔心醫委會改革後放寬大陸醫生來港,令醫療質素下降。

香港醫學會、西醫工會、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線醫生聯盟和杏林覺醒等醫生團體,昨日下午2時聚集在立法會示威區集會靜坐,參與的包括醫委會委員、公立醫院醫生、醫學院學生等,他們穿上白衣手綁黑絲帶,象徵專業死亡,又高舉抗議標語。

醫學會會董蔡堅認為,政府漠視業界意見,質疑政府藉此操控醫委會,病人組織如果支持增加十四個病人進去,應該同樣增加十四個選舉的醫生進去,「如果是蓄意和政府一起蒙騙,我就不接受,病人亦有很多種病人,我自己的病人支持我的說法。」

他很開心有那麼多同事參與靜坐,直言草案是政府的一個騙局,「說加多4個非業界的委員就可以加速聆訊,由58個月減到24個月。我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你不加業界的醫生去擔任初級行政小組主席、副主席是做不到這件事的。」

今次草案除破壞特首委任成員與選舉產生委員的1:1均衡比例,另一爭議是政府或藉此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門檻。蔡堅透露,食衛局局長高永文曾去信醫委會主席劉允怡,要求設立相關措施,方便海外醫生到港執業。結果醫委會就實施一系列措施,包括將執業試次數由每年一次增至兩次;又擬設立網上資源中心,提供海外醫生執業試的資訊,甚至「建議題目」。

他強調自己已經67歲,要為下一代的醫生站出來,「雖然今天未必會勝利。今天如果是輸的,即使輸了也要記錄下來,所有醫生,1萬3千個醫生其實是反對高局長這一個修訂的。」又說不滿當局的做法,會去參加七一遊行。

業界憂改革損專業自主

本身是醫生,並就草案提出修訂的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批評當局修例時,拒絕與醫學界溝通,並強調今日醫生是為了堅守專業自主,「今天是醫生,明天可以是更加多的專業,律師、會計師、建築師等等。我們不想見到香港繼續撕裂,不想見到政府的黑手可以介入所有的專業,這次是醫委會,但是未來的可能是更加多其它的專業都被政府操控,所以這是一場戰爭。」

聯合醫院急症室醫生、區議員鄺葆賢表示,理解不少市民希望醫委會可以進行改革,以加快聆訊速度,但政府倉猝地推出「4+0」方案,質疑背後有政治目的,擔心一旦通過方案,香港醫生的專業自主將會如骨牌般倒下。醫學會義務秘書林哲玄強調,聘請外地醫生來港工作,質素十分重要,批評政府從未考慮任何方法確保外地醫生的質素。

前港區人大朱幼麟也前來聲援,他也批評政府聲稱增加委任四人便可加快處理投訴是騙人的,認為目的就是表現給北京看,又質疑梁振英信不過,「你看他在大學委任的人,在平機會委任的人。他委任的紀錄是很差的,我不相信他的委任會改善醫委會運作。」

大會在二讀《醫生註冊條例草案》期間,醫學界議員梁家騮多次提出點算人數,最後在六時多他再要求點算人數,大會因法定人數不足,宣告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