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月23日,多家媒體報導,美國紐約新唐人電視台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洽定的亞太區初賽場地生變,引發外界關注。

據悉,今年4月20日簽約時,大賽主辦方新唐人電視台與場地出租方鄉議局大樓大劇院,雙方在履行義務上,簽定的是沒有「但書」條款的合約。但5月26日,鄉議局卻通知,礙於香港政府要求,須收回場地用於立法會選舉。

然而,新唐人舞蹈大賽是7月底,立會選舉在9月,兩者在使用時間上,可說完全不衝突。不過違約既然是被迫,甚麼理由都是藉口。所以主辦方非常體諒出租方取消合約的行為,是因為頂不住壓力。

但問題是,香港政府現任梁振英班子,憑甚麼去施壓一個商業合約、一場藝術活動?在契約簽定的4月20日至取消的5月26日當中,或許有一件事很值得深究其背後的牽扯。

5月17日至19日,江派政治局常委、港澳事務主管張德江訪港,前後三天,張德江雖然避口不提2017年的特首選舉,但在公開談話上、參觀路線上,極盡對梁振英的認同,為醜聞連連的梁振英,打了一支連任強心針。

到了5月24日,媒體披露,澳企UGL香港分公司將在今年上半年撤離香港。官方說法「業務沒進展」是其次,而是敏銳嗅覺其所「投資」的梁振英不可能連任特首。同時報導還稱,中辦早在今年初已派人到港調查梁振英UGL案。以上這些消息傳出的時間,就緊接在張德江訪港行程結束後的5月24日。

然後5月26日,比賽場地出租方就片面取消合約。時間的聯繫,以及諸多的前科,不排除梁振英再次甘為江派打手,阻撓新唐人舉辦的國際賽事。

梁振英死心倒向江派,完全是為了自保,他深知自己在UGL的這一單,習是不買賬的。因為2014年10月,澳媒曝光梁振英收受UGL近5,000萬港元,相傳是北京方面放料;而其時空背景,是張德江人大在當年6月10日,即江澤民迫害機構610辦公室成立日,推出白皮書亂港。

澳媒曝光的文件顯示,UGL給梁振英近5,000萬港元的「獻金」,是有對價關係的,而且要求梁振英「擔任推薦人及提供顧問服務」這部分未設限期,換言之,在梁振英成為特首後仍然有效,也令他可能以特首身份,為私人企業服務。

如今UGL撤出香港市場,寧可結束長達22年的業務,是看出張德江強心針沒能為梁續命,也是提前規避恐因梁振英而引發的調查風險。

梁振英任特首後,屢爆誠信、貪腐醜聞,其人品已不被習看好。而且梁不僅UGL案,還有在港力推的一帶一路,貌似向習近看齊,實際是「一路自肥」,最大受惠者是其前東家戴德梁行,已取得最少17份相關顧問合約。

梁振英UGL案香港廉署查了一年半有餘,仍無下文,現在「一帶一路」政策相關項目,更是隨時涉及利益衝突。主管香港事務的張德江,豈能無責。

從今年初中辦派人赴港查梁振英UGL案,到中紀委 6月22日公布巡視港澳辦,梁振英與江派、張德江之間的利益瓜葛,都在受查之列,範圍所及還有私募大本營在香港的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現在江派要讓習在國際上難看,就是藉法輪功問題挑事,同時讓習疲於應對。而習不乏國際支持。在美國國會343號決議案通過後,國內軍事專家辛子陵表示,此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停止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這本身對於中國、對於習近平的反貪打虎、對於處理江澤民的問題,是一個支持。江最終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江派將土崩瓦解,張德江和梁振英要與江綁在一起,何其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