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紅人隊球員們此時已被球場上牛仔隊的氣勢嚇到「肝膽俱裂」,慌了手腳。精彩的美式球賽只剩28秒時,球還在50碼中線上,勝負仍在未定之天。 

只見四分衛朗理不慌不忙地一個長傳,被皮爾森在10碼線上穩穩接住,兩、三個大步就跨進了底線而達陣。德州體育館歡聲如雷,丁府公寓裏一眾球迷的雀躍,也差一點就把擺著感恩節大餐的桌子給掀翻啦! 

此時精彩的美式球賽就只剩下幾秒鐘而已,兩隊以23比23平手,端看那達陣後的一分踢球決勝負。

原先在牛仔隊中牢靠地踢了好幾年球的奧地利籍足球名將湯尼‧福立奇(Tony Fritsch ),在球季之初受了膝傷,牛仔隊四處挖角,找來了另一位「菜鳥」——墨西哥籍球星赫瑞拉(Efren Herrera)。現在就全看赫瑞拉的這臨門一腳啦!

在全美球迷手心冒汗,屏息以待的緊張時刻,赫瑞拉不負眾望,一個大腳踢進了這寶貴的一分!終場時,牛仔隊以24比23,險贏了這場全美國半數以上家庭在感恩節大餐前觀賞的精彩的美式球賽!那一球進門的瞬間,在丁府飯桌上的一大盅清燉雞湯,也被興奮得又蹦又跳的幾個球迷們給打潑了一半!

這三位建功的「菜鳥」球員後來的球運與際遇各有不同。赫瑞拉日後取代了福立奇,成為牛仔隊的踢球主將。至於皮爾森往後在牛仔隊的輝煌建樹,全國球迷皆知之甚詳,我就不多贅言啦!只想在此告訴你一個「內幕消息」,皮爾森的女兒曾是我大兒子謝培德在理查遜初中時的同班同學。

綽號「瘋狂的轟炸機」(Mad Bomber)的四分衛克林特‧朗理,一戰成名。精彩的美式球賽次日,本地的達拉斯晨報以我從未見過的首頁斗大標題「Clint Who?」,大大地吹捧了他一陣子。

可能是因為突然降臨的盛名,讓朗理忘了自己是誰,不甘心屈就老二位置的他,在以後的一年多裏,不時的對外放話,想要取代史道巴克為牛仔隊的正選四分衛。

1976年八月,在加州千橡市(Thousand Oaks)的季前訓練營中,由於牛仔隊即將與另一位表現出眾,日後成為牛仔隊非常出色的正選四分衛丹尼‧懷特(Danny White)簽約,朗理有可能落在懷特之後,降為第二後備四分衛而滿腹怨氣。

有一天,朗理在與史道巴克的爭論中出言不遜用了粗話,惹火了史道巴克,被史道巴克「邀請」到操場上去「決鬥」,結果被史道巴克三、兩拳就打倒在地。在場的其他牛仔隊員立即上前拉開兩人,不料朗理從地上爬起來後心有未甘,一言不發地追到已轉身離去的史道巴克身後,冷不防地照他右耳後方重揮了一拳,把史道巴克當場擊倒不說,還讓他濺血的傷口縫了好幾針。由於有在場其他球員作證,這腦後的偷襲不是「君子之道」,朗理當天就被怒不可遏的總教頭藍德瑞踢出訓練營。

朗理曇花一現的NFL生涯只延續了兩年就結束了。2011年,達拉斯時報一位好事的記者突發奇想,要找出朗理的下落。幾經周折,終於在西德州靠近墨西哥邊境,一個沙漠中名為瑪發(Marfa)的小鎮上找到了他。

當時朗理已六十歲出頭,淪落到在街頭賣殘餘地毯廢料維生,他不願意再對當年的事發表任何評論。

而史道巴克則是全國性的體育英雄。他退休後,共和黨數度徵召他競選德州州長或代表德州的聯邦參議員,但他婉拒了這垂手可得以踏入政界的機會,專心地從事商業房地產之投資與經營。大約在2012年,他一手創立,在美國有七十幾家分店的「史道巴克商業房地產公司」被人收購了,賣價是整整一億美元哩!

當年在一起吃感恩節大餐的三家老中球迷,仍然時有聯繫,老丁離開達拉斯後,在啤酒之鄉的密爾瓦基發展近四十年,成為密勒啤酒公司最資深的啤酒花專家,最近才退休。老丁雖然已成為綠灣包裝人隊(Green Bay Packers)的忠實球迷,但是也沒忘記牛仔隊,在牛仔隊與包裝人隊對陣時,他聲稱是「嚴守中立」的。

老沈離開達拉斯後搬到加州矽谷,是往來於兩岸三地與新大陸之間的實業家,有十分成功的事業。他也入境問俗的替舊金山四九人隊加油。但有一次他私下告訴我,當四九人隊遇上牛仔隊時,他還是希望牛仔隊勝出的。啊!這才是個標準的牛仔隊球迷!

留在德州的我,不消說,一直是最熱心的牛仔隊死忠球迷(Die Hard Fan),在電視上看牛仔隊打球時,經常不小心地就又陷入「六親不認」的半昏迷狀態!

新的NFL球季又將開打,各位新、老球迷們,Enjoy it!

牛仔隊加油!◇(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