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最近仔細閱讀了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聯合發布了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下面簡稱為「最新調查報告」),近700頁的分析與材料(http://www.david-kilgour.com),裏面包括對過去15年中國大器官移植總數給出一個很保守的可能性之一:每年大約介於6萬到10萬之間,總體90萬到150萬之間。

本人平時的工作是與數字打交道,美國數理邏輯學博士,有20多年精算師與統計分析工作經驗,看見報告裏包含有大量的關於單個移植醫院與具體參與移植手術醫生的詳細資訊,一邊讀一邊就習慣性用這些資料來旁證報告作者的總結,得出的結論是,90萬到150萬的確是一個最保守的下限,真實的最低數量介於120萬到240萬之間的可能性很高,下面把具體驗證的方法與直接有關的資訊做一個說明,供有興趣的讀者參考。

一、真實的規模是國家秘密

在目前沒有條件實際進入每家醫院調查的與核實的情況下,不可能給出一個單一的確定數字,只能利用有關的資訊去估計它的數量級別與範圍,確定的那個數字可能在中國政府自己的內部都是秘密,新的調查報告裏提到了下面這段媒體採訪內容,一個網路頁面的版本:

前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去年在接受鳳凰電視採訪時說

黃潔夫:死刑是國家的秘密,是嗎?

許戈輝(記者):但是病患並不是秘密呀。這個對不起,我真的不懂。

黃潔夫:你器官的來源是來自於死刑犯。

許戈輝:是,就是器官的來源它可以是秘密,但是這個,就是等待(移植)這個也是秘密是嗎?

黃潔夫:那你從死(刑犯),不是那你(就)能夠(知道)做多少(死刑犯器官了),那就不是都知道你的國家的秘密了嗎?

許戈輝:那它應該小於這個(死刑犯)數字才對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

黃潔夫:你說這個太敏感,所以我不能跟你講得太清楚,你一想就想清楚了,一定這個事情,因為你國家沒有個透明的體現,這(器官)怎麼來的你也不知道,做多少也是秘密,那這樣的,實際上很多東西,都是一筆糊塗帳,是多少你不清晰。

黃潔夫說的沒有錯,到今天為止,自從2001年(也是數百萬法輪功修煉人因堅持修煉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開始被大量關押,勞教,判刑,失蹤的年份),中國器官移植的規模開始急速擴張以來,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生們究竟做了多少大器官(主要是肝腎心肺等)移植手術,沒有人知道真實的數位,甚至連這個數位的大概範圍也沒有人有一個接近實際的基本概念。

在最新調查報告裏,作者們在提出總體活摘移植規模的一個保守數位範圍時,一是參考了中國衛生部對100多家肝腎移植手術准入醫院所要求的最低病床數,按高利用率推算,二是假設每家大的移植醫院平均每天做1-2例肝腎移植手術,並用其他的資訊(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來輔助驗證了前兩個範圍的合理性。如果把作者們使用的平均數字(按最低的病床數等)與報告中列舉的很多的大移植中心的情況比較,很多家醫院都有能力每年做千例以上的大器官移植(有些出現在媒體的直接報道中,有的體現為醫生的數量與繁忙程度等),作者們給出的估計是非常保守的,個人認為是最為保守的可能性,比如直接使用最新報告裏包含的典型醫院的移植數量資訊,把這些做為一個統計學裏抽樣調查的樣本來使用,可以直接對總體的移植規模做一個範圍估計,得出的結論為,過去15年中國大器官移植總量大約介於120萬到240萬之間,下面主要是使用報告裏面的具體資料,從另一些有點不同的角度做出類似的結論。

另外,媒體裏也報道了個別海外做移植手術的醫生不相信中國每年做那麼高的手術數量,主要論點是沒有那麼大的醫生隊伍。我在讀報告的時候也曾經考慮過這麼大的手術數量是如何體現在很多單個醫生手術情況的問題,本文結合了最新調查報告裏很多具體醫生工作情況的資訊,來估計一些樣本移植醫院裏的移植規模,並討論了單個醫生的手術數量,參與的主刀醫生數目與移植規模之間的關係,這幫助了我更好的理解最新的調查報告。

二、從中國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推測大器官移植的總體數量

從網上很多醫學資料中看,肝腎等大器官移植手術後的病人,為了控制身體的排異反映,理論上終身都得服用免疫抑制劑藥物,這方面的費用很大,手術後第一年的花銷最大,從2萬到8萬都有可能,主要看用國產藥的比例大小,很多人的費用在4-6萬之間,以後每年的花費,有的資料說每年還要幾萬,大部分說每年遞減的很快,考慮到病人存活率,各種經濟條件的病人都有,估計總的費用從幾萬到20多萬都有可能性,假設主要的花銷還是集中在前5年,平均每個大器官移植手術到2015年底為止要花費10到20萬左右是一個可能的較高範圍(再高的話,很多病人是否實際負擔的起是個問題)。

2006年前後的很多大陸媒體報道,當時的中國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達到100億元左右,而且每年以大約10%-20%的速度增長(因為每年都有數量龐大的新病人做手術,開始依賴藥物),一部分也反映在國際醫藥市場統計(IMS)中,IMS資料顯示:2012年中國免疫抑制劑市場規模為60億元,而2009~2012年4年的複合增長率為15%,增長呈加速態勢。而中國國內的真實市場規模能反映在國際醫藥市場資料庫的比例是很有限的,但其增長速度可以作為一個重要的參考,假設過去15年的複合增長率為15%,15年(2001-2015)累計的中國免疫抑制劑的實際銷售額大約為2千4百億元左右,如果按每例大器官移植病人平均花費不超過10-20萬元計算,這15年內,大的器官移植例數(絕大部分是肝腎移植)大約介於或超過120萬到240萬的範圍,是中國政府公開承認規模的大約10倍到20倍左右。

免疫抑制劑的使用量有點像是這個行業的用電量,它是中國肝腎移植病人10年存活率超過50%的主要因素之一。但具體那麼大的手術數量是如何完成的,自然也是國家秘密,只有對每家醫院參與手術的主要醫生進行全面調查才能最終核實這裏的推斷,不過,按目前中國官方網站與媒體裏透露的一些有關具體的醫院與醫生的工作情況看,百萬以上的總體規模並不另人意外。

三、中共官方登記的肝腎移植總量

雖然沒有一個公開的網站可以查到完整的數字,但從幾個官方媒體或專家引用的數字,2001年到2015年綜合起來平均每年大約完成6700個腎移植,1800個肝移植,總計大約8500例肝腎移植手術。2001到2015年間的總量為12萬多例大器官移植,僅相當於上面估計規模的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左右。這有點類似於說,一個大的工業產業90%-95%的巨大用電量花費沒有增加任何GDP,怎麼可能呢?

中共媒體公開的部分數位裏還透露了一些細節,比如,在一些移植高峰的年份裏,2001年,36家醫院的腎移植例數超過100(絕大部分不超過200),2005年,26家超過100例,也有的報告裏說,在2007年之前,每年大約有30幾家腎移植例數超過100(中國器官移植的現狀、成因及倫理研究https://archive.is/g3nNt)假設這些最大的移植中心在中共的統計數字裏年平均為150例,正好佔中國當年登記規模的大約50%。

2009年好大大夫線上發表的科普文章說:2005年,全國登記的肝移植例數為4155例,全國可以開展肝移植的單位有82家,年例數在50例以上的單位有22家,年例數在100例以上的單位有13家。假設那13家平均為150,另外9家平均為75例,這22家平均每家的肝移植例數114。大約裏面的18家佔總體登記規模的一半。

把肝移植與腎移植登記數位放在一塊考慮,很多主要的肝移植醫院同時也是做腎移植的主要醫院,估計大約40家左右大型移植中心的年移植數量佔總體登記的移植數量的一半。這提示我們,針對一些主要醫院的具體移植規模的估計,雖然這些醫院只佔全中國參與移植醫院數目不超過10%-20%,但他們的移植數量對估計中國總的移植數量範圍有很大的參考價值,會幫助很多人更直觀的去理解總體超百萬的移植規模的真實性。

四、用統計估計的抽樣方法推算大器官移植的總體數量級

如果能夠對隨機選取的足夠多的較大的移植中心,能找到足夠詳細的資訊去比較合理的估計出它們的年移植規模的可能範圍,那就可以估計出那40家醫院總體規模的一個範圍,從而得出比較可信的全國總體移植規模的範圍或數量級。這樣可以補償因大部分更多的移植醫院缺乏有關的具體資訊而造成的難度,因為是在幾乎沒有詳細資料的情況下,從媒體網路資料中能找到一些醫院與手術數量有關的或有提示作用的零散資訊,具有偶然性,恰好滿足這個條件。

在最後面,對21家這樣醫院移植中心的年移植規模做了估計,有些是媒體文章中直接透露的規模數位,大部分是依據官方報道的醫生團隊或個人的具體工作情況做的估計,結果為,這些醫院的年腎(肝)移植規模平均起來大約介於1200例到2500例之間,有些可能達到數千例。假設我們有那40家最大的移植中心的詳細情況,可以比較有把握的說,他們的年移植規模平均起來不會與這21家的平均情況低很多:大約不低於1000例到2000例左右的範圍。


從而得出結論,中共登記的數字中那40家左右的主要移植中心實際的肝腎年移植數量總和的可能範圍不低於4萬例到8萬例。(15年累計的規模可能不低於60萬到120萬的範圍)。比中共透露的表面數字(每年4千250例)至少要高10倍至20倍。這些最主要的醫院的移植規模被嚴重的隱瞞。

上面舉例的這21家移植中心在150多家大型移植中心裏面的排名分佈也是較廣的,不少醫院應該屬於那40家以外的規模相對較小的,說明那40家以外的100多家醫院的移植數量同樣可能被嚴重的隱瞞,從我們分析的21例子的情況看,基本上都是裏面有多位主刀醫生每年每人平均做到100-300例的範圍,但並不是每天勻速的工作,普遍的情況是器官成批的到達,醫生們經常連續做通宵或2-3天,完成從幾例到幾十例的手術,要是把這一批的移植手術都做完整的登記,器官的來源很可能是與司法機關的某些實權派人物那裏通過醫生或醫院維持的私人或特殊關係弄來的,其器官來源在國家內部因為缺乏合法性也是不能有公開具體的記錄的,這可能是醫院不得不隱瞞絕大部分移植手術數量的系統性因素,因為絕大部分的器官來源都是類似黑市的操作方式,見不得光的,幾乎所有的類型/地區/不同大小的醫院都只登記那些符合某些登記標準或要求的移植手術,從而導致那40家以外的其他上百家大型的移植中心的移植總量在被隱瞞的程度上也是相當的,考慮到還有數百家醫院可能因為沒有登記,他們合計的龐大移植規模可能沒有登記或被隱瞞的更嚴重,一個比較自然與合理的假設為,那個40家醫院的實際大器官移植規模也大約為中國實際的整體規模的一半,這對我們估計移植規模的數量級別與範圍已經足夠實用,從而結論為,2001至2015年的15年中間,中國實際的大器官移植規模可能介於120萬到240萬的範圍,與上面按免疫抑制計市場大小所推測的的可能範圍是吻合的。

五、參與移植醫生的總體數量

中國政府的數字裏是否包含了所有實際參與的主刀醫生,這本身也是個國家秘密,可能不會,因為本來真實的移植規模就高的不能去統計,所有移植醫生的具體情況也自然屬於國家的秘密,需要說多的時候就多說點,想說少的時候就少說。

中國媒體(南方週末)2007底的報道,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嚴厲批評泥沙俱下的器官移植醫療機構,「全國一共有600多家醫院、1700名醫生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太多了!」相比之下,在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只有約100家醫院,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這裏的600多家醫院的1700名醫生,假設400-500家中小醫院平均每家最多兩個主刀醫生,主要的150多家左右大型中心裏,總共大約有(1700 - 2 x 450)=800個醫生。

2007年以後呢,有了移植醫院資格的規定,表面上其他那些大多數移植中心裏的醫生就不存在了,但實際上變化不大,2013年9月,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

《中國經濟週刊》:國家指定了165家醫院具有器官移植的資質,其他醫院難道就不用參與器官移植的工作了嗎?
朱繼業:肯定不是。器官移植實際上關係著每一家醫院,我們這165家醫院只是有資格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但是器官捐獻者可能存在於全國任何一家醫院。也許某家醫院沒有資格進行移植手術,但是很可能會出現需要接受救助的受贈者和潛在捐贈者。

最近,黃潔夫又改口說,目前能進行肝移植的醫生不足200人,能進行腎移植的醫生也不足200人。總共不到400人,還說,將很快能培養出300-400人符合要求的醫生。當然,只要給那數百家醫院裏經常做手術的數百以上的醫生發個資格證,提供一些條件,他們的經驗與能力本來就是很驚人的,數百個有經驗醫生的確可以很快的「培養」出來。

黃潔夫說的不足400人,自然基本在大型的中心裏,平均起來,每家大醫院只有2-3人,可能是每家移植中心的個人技術帶頭人與少數最有經驗的醫生的那個範圍,明顯的少於目前在實際做手術的高級醫生人數。也於很多醫院裏肝腎移植手術常規化的情況不符。從附錄中的內容中,我們知道,這些人,大部分有10年以上的領導手術經驗,基本上都有能力每天做多台手術,那些隨處可見的一天做5-20台手術的驚人消息都是在他們主持下進行的,很多把醫院當做家,經常連夜做手術,甚至假日也不休息。

如果把上面120萬-240萬的15年總體大器官移植規模,除以800名穩定工作醫生,那每個醫生完成的年均移植例數大約在100例到200例之間。如果按照2007前大約1600名醫生規模計算,每個醫生的年均移植數在50例到100例之間,如果按黃潔夫說的400醫生計算,每位醫生的年移植數量介於200到400之間,一種解釋是他們基本都是經常連續做手術的醫生,平均每天做1-2例。

當然,如果黃潔夫明天又改口說中國只有200位好的醫生,其他醫生只有資格做手術助手,我們可能要把大部分醫生的工作結果都算更少的人頭上,也不是完全不合理,黃潔夫本人忙與行政,到處開會/演講,只是抽點時間做手術表演,一年居然也能做500例大移植手術,要是150多家大型中心每年的實際規模都算在個別醫生領導頭上,那很多人平均都超過黃潔夫達到年1千例都不難。

換個角度,按中共的中國年移植數量除以黃潔夫說的大約400個醫生領導計算,單個醫生的年均移植量為8500 / 400 = 21,或者按800-1600個醫生計算,年均移植量為5-10,平均每個主刀醫生每個月還做不足1例或2例手術(換腎2-4個小時,換肝4-10個小時,平均一個手術4個小時),可能比西方的移植醫生工作量都小,那中國大的移植中心應該是全中國最輕鬆的職業了,這與上面抽查分析的醫院裏的情況與追查國際報告中所反映的眾多醫院裏的情況有天壤之別。

從移植病床使用情況的角度看,按照多家醫院在不斷擴大規模的高利用率推算,中國政府透露的移植總數大約大概只需要700-1000多張全國移植總床位就足夠了,那700多家大小移植中心,平均每個移植中心只需要大約1張床就能接待那麼多人做手術,而我們知道僅天津東方移植中心一家就有500-700多張床位,還自稱利用率達超過100%,這等於說,中國政府透露的數字大概也就只夠反映類似天津東方移植中心那樣一兩家大醫院的移植數量,其他那幾百家大大小小的移植中心在這15年裏倒底做了多少大移植手術呢,都被隱瞞縮水了?

中國政府透露的,15年間總共十幾萬的數字,就已經明顯的超過了同時期可能的死囚犯數目,還有那被隱瞞的可能高達90%以上的器官來源是誰,也只可能是那些良心犯,失蹤的普通百姓等等,這裏面可能涉及幾十萬到百萬數量級以上的被無辜殺害的中國人,其中包括大量失去自由的法輪功修煉人,希望人們能更加重視這些數字背後所反映的,正發生在當今世界上,仍然被中共掩蓋的大規模血腥屠殺。

六、單個大型移植中心年移植數量範圍的舉例分析

(本文使用的資訊來源,基本包含在最新的調查報告裏,讀者用關鍵字在Google都很容易搜索到,為節約篇幅沒有詳細列出)。

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

黎磊石,南京軍區總醫院心腎病科主任,1994年當選為首批中國工程院院士,他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第一版和第二版,除了他自己每年做70到120例腎移植以外,2001年黎磊石移植中心一個病房的病人做完手術後,發生出血。由於現場三個醫生相互推諉失職,最終導致病人死亡。黎磊石稱,這三個醫生一年做了幾百例腎移植手術,他把三人做了處理,不讓他們繼續再做移植手術。就是說這三個主刀醫生平均每年的數量都不少於100-200,讓他們同時離開了移植手術臺的工作,移植工作照樣可以正常運轉,也只是「第二年少做幾例腎移植」而已,說明在中心裏類似能力的主刀手並不缺少,都達到了個別國家最著名移植醫生(黎磊石)本人一年的移植數量。這個中心的參與手術的醫生數目龐大,2001年之就有30位醫生,包括17位主副主任級別的主刀醫生,假設每位高級別的主刀醫生的工作結果類似於那三個值班的醫生,估計這家醫院的年移植規模可能不低於1000-3000的範圍。

武漢總醫院(Guangzhou Military)

http://www.whzyy.net/Item/223.aspx,該院泌尿外科器官移植中心迄今累計完成腎移植1500餘例,肝臟移植130餘例,肝腎聯合移植11例。http://www.whzyy.net/Category125/Index.aspx,唐禮功:泌尿外科主任醫師,從事泌尿外科臨床工作30餘年,擅長腎移植、肝移植、肝腎聯合移植、完成腎移植1200餘例,肝移植100餘例。http://news.sohu.com/20071231/n254390349.shtml,記者在近日(大約2007年六月)前往武漢總醫院找到了手術主刀醫生、泌尿外科副主任謝森。他有一本硬皮抄,上面記著100多名今年以來曾經或者正在等候腎源的患者和他們的聯繫方式。

從上面公開的數字看,該院累計的1500例腎移植,其中的大部分(1200)為唐禮功醫生完成,另外兩名主刀醫生的數量平均只有前者的1/8。但是,醫生謝森的私人記錄本上,2007的前5個月左右就有100多位已經做了腎移植或正準備做的病人,假設等待時間為1個月左右,謝森醫生前半年的手術數量就是100多例,2007全年很可能介於200-300例的範圍,在假設該醫院三個高級別的主刀醫生平均不低於謝森的實際手術數量,年度手術數量很可能達或超過500-1000的範圍。

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NanJingJunQuFuZhouZongYiYuanKuaiXun/2010-08/4709.htm)2010年8月份日:數天前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肝膽外科在一天12小時內同時順利完成4台肝移植手術。

http://news.fznews.com.cn/shehui/2014-3-6/201436GBnLApFSxx103423.shtml
東南快報訊2014年2月18日12時,在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手術室裏,一場「大戰」拉開帷幕。在接下來的17個小時裏,16名醫生不眠不休,成功完成了5台肝移植手術。

肝移植主任醫生江藝說,一天內做三四台手術平常也都會遇到,但在17個小時短時間內完成5台肝移植手術,他從醫20幾年來也是第一次遇到過。如果要保證5台手術都能完成,且保證肝最佳活性在12小時內,只能採取「流水線」的輪番操作。即使平均每天做1-2例肝移植,一年也在300-600例的範圍。

每台腎移植手術需要的時間還不到肝移植的一半,而這家醫院目前有至少6名腎移植主刀醫生,醫院的副院長兼泌尿外科主任譚建明,已經主刀腎移植4200多例,2010年中國腎移植科學登記系統資料顯示,福州總醫院累計腎移植總數居全國首位。[http://www.cmda.net/9ysjiang/detail/-id=76.htm]估計這家醫院的年腎移植數量不低於肝移植數量的兩倍,600-1200的範圍,大概相當於假設每位高級主刀醫生的年度移植數量不低於南京總醫院的水準,每年至少100-200例,那這家醫院的總的肝腎年移植規模可能為1000-1500。

解放軍309醫院

該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有230醫務人員,包括31高級別的主刀醫生,公開資料顯示,有3位醫生(ShiBingyi,QianYeyong,CaiMing)加起來做了至少6000例左右的肝腎移植,平均每人每年的肝腎移植量至少介於100-200的範圍。按總體的人力資源估計,每年的總量不低於1000-2000。可能高達3000-6000的範圍。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

2013年9月,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下面是文章的部分內容:

2012年3月,原衛生部副部長、國家衛計委人體器官移植臨床技術應用管理委員會主任黃潔夫表示,由於缺乏公民自願捐獻,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北京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表示:「2010年展開試點工作之前,死囚器官幾乎佔據了我國器官移植的全部來源。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這些器官來源全部是死刑犯人。」8月16日舉行的「2012中國醫院論壇」上,黃潔夫表示:「正因為有死囚的捐獻,才有中國器官移植的今天。」

從上面的採訪內容可以看出,在中國開始試點號召公民捐獻器官之前的2012年,這家醫院當年就做了4000例移植,朱繼業是這家中心的主持人,對那一年做了多少移植手術應該瞭若指掌,中文裏面的400與4000兩字的發音區別很大,記者不會聽錯,《中國經濟週刊》是中國的有名雜誌,記者的文字素質高,也不可能寫錯,引用的話裏有「在一年之內」,這在文字意義上非常精確,也可能不存在歧義。

另外,即使在2013年,從政府的官員到頂尖的移植專家都不認為,一家醫院一年做了4000例移植利用犯人的肝腎有什麼良心道德問題,反而說他們為中國移植技術的發展做出了貢獻,聽起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從單個醫生的層面分析,如果他有幾個經常每天夜裏做兩台手術的醫生,4000例不是一個不可能的數字,目前,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網站上有移植病人推薦的高級職稱的主刀醫生就有8位,假設平均每人每天做2台手術,一年下來就可以達到4000例。我們推測家醫院的年平均大器官移植數量在1000千例以上。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The Asia-Pacific Journal: Japan Focus》證實日本器官移植患者協會主席鈴木先生調查發現,中國的一家醫院2005年一年就做了2000例器官移植。

鈴木先生所說的醫院,經追查國際分析後,認為是指位於中國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其「國際移植(中國)網路支援中心」,成立於2003年,專門面向外國人的移植援助機構。主要客戶來自日本等,有日語網頁,該醫院針對日本人做特別服務」博士導師劉永峰教授是該中心臟器移植科主任。2004年10月23日的國際互聯網備份網頁《名醫一覽表》顯示:據互聯網備份資訊,該中心在2004年就有2名教授、2名付教授、11個博士、碩士,說明這裏的主刀醫生至少4位非常有經驗,如果與上面移植中心5裏的例子比較(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在2010年做了4000例肝腎移植)比較,那裏有8位高級職稱的醫生。這裏至少有一半的高級職位醫生,做到2000也是可能的。

福建省漳州一家三級醫院

據臺灣《中國時報》2006年5月1日報道,由臺灣兩大公司耗鉅資在廈門新建的廈門長庚醫院將在今年底建成使用,計畫將器官移植列為重點發展方向。廈門台商爆料說,以鄰近廈門的福建省漳州一家三級醫院為例,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腎臟移植手術,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換腎者來自臺灣。如以腎臟行情價每人每例手術臺幣100~200萬來計算,長庚醫院重點做器官移植手術,前景必然很誘人⋯⋯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該醫院至少有8名主任/副主任級別的移植醫生(包括2名肝移植),其中包括鄭克立教授(已退休),好大夫網站上有病人推薦的主刀醫生有14名,自1989年以來已主持完成腎移植3000餘例。平均每年100多例。

王長希,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1991年畢業於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泌尿外科,2004年晉升主任醫師,自己開始主刀應該是大約2004開始到2011年,7年時間做了700例,平均每年100例。

朱曉峰,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1991年起從事器官移植,至今已施行肝臟移植1000多例,其中本人主刀600多例。從下面的新聞細節中可以推測,朱曉峰近年來年移植在100到200以上。

袁小鵬,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科副主任醫師,已參與腎移植手術3000餘例,主刀腎移植手術500餘例。

陳立中,男,主任醫師,教授,從事腎移植工作進20年,親自主刀腎移植手術1000餘例。

根據南方新聞網2010年3月報道,因為捐獻器官在中國非常罕見(幾乎所有人因文化觀念都不願意做),用捐獻的器官做的兩例由主任操刀,一個是腎移植中心主任王長希,另一個是肝移植中心主任朱曉峰。單純的肝、腎移植,在各器官移植中心,一名普通醫生就是熟練的裁縫。之所以勞駕兩位主任,全因醫院異常重視器官捐獻。「如果有正常的器官來源,誰願意去搞那些陪吃陪喝的事?(與監獄系統的人搞關係)」王長希說。王長希和朱曉峰平時的日程都排滿了。有器官就得手術。器官通常晚上到,從晚忙到早,換腎平均兩三個小時,換肝經常通宵。

從這些細緻的情況看,腎移植已經是很普通的手術,老醫生當年連天加夜一年能做很多,年輕一些體力好的,也能做連夜做多例。日程經常徘的滿滿的,一年超過200例是很可能的,在這樣工作環境中,其他的醫生也不會輕鬆。

2006年3月14日《廣州日報》報道:近日,在中山大學附屬一院手術室,記者親眼目睹了5台肝移植、6台腎移植手術同時進行的場景⋯⋯最多的時候該院移植中心一天內進行了19台腎移植,而肝移植的最高紀錄是一天內6台和1台多器官移植。

假設這家每天平均做3-5台肝腎移植,一年按300天計算,總共就是900-15000例的範圍。或著假設8名主刀醫生,平均每人每年100-200例,年度數量為800-1600。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的移植中心擁有腎臟移植技術在職執業醫師11名,該院稱「以彭龍開主任起帶頭作用的醫師隊伍經常通宵達旦不眠不休的奮戰在手術一線」。「多年來,主任和科室主要工作人員幾乎沒有休息過一次節假日。在腎移植科,幾乎所有醫護人員談起自己的家人,都是一臉的愧疚。由於經常加班或出差在外,他們的小孩都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作為一個移植科醫師,他們在手術時,經常是連續工作20個多個小時,休息三四個小時又是一輪手術,洗手護士換了好幾茬,醫師還在手術臺上。兩三天下來,做十幾台手術是常有的事,曾經創造了一天完成9台腎移植手術」這個例子說的很具體,因為幾乎整個科室的所有醫生沒有節假日,沒有時間與家人在一起,每天可以做多台手術,即使假設平均每10天只出現1到2次(兩三天做十幾台手術)的情況,總共(15-30台手術),那還有超過一半的時間不用那麼忙,應該有時間與家人在一起(周末或節假日),幾年下來,平均每年(按300天計算)都可以做到15 x 100 - 30 x 100,說明這家醫院的年平均腎移植數量很可能不低於1500-3000例。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

下面這篇描寫主任醫生沈中陽的文章寫到,」開創了我國肝移植手術的先河。而作為領跑者,沈中陽付出的代價是常人無法做到和想像的,他幾乎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十幾年來,他幾乎是白天黑夜連軸轉,沒有正點吃過一頓飯,常常是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才下手術台。」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1-01/27/nw.D110000gmrb_20110127_1-13.htm

「好大夫線上」網站(未標明時間的網頁資料)也顯示,該院主任醫師高偉在十年的臨床實踐中完成了800多例肝移植;腎移植科的主任醫師宋文利進行了2000多例腎移植,副主任醫師莫春柏完成腎移植1500餘例。平均每年都在80-130以上。

從1999年開始,肝、腎移植即成為該中心臨床常規手術。2015年1月,《今晚傳媒集團》稱:「在沈中陽的指導下,昔日的小大夫各自獨立完成肝移植手術均近千例」。說明過去很多的學生醫生都已經成為年移植量在100以上的有經驗的主刀醫生。

比如,「掛號網」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副院長朱志軍「已主刀完成肝移植1400例,平均每年127例,截至2006年7月,副主任醫師潘澄獨立完成全肝移植1000多例、平均每年117例,這些例子說明這家醫院主要的手術醫生能做到每年100以上的規模。

2006年2月記者報道稱,普通的移植醫生也幾乎沒有了休息日:該醫院移植外科學部的醫生成天忙碌地穿梭於病房和手術室之間,彼此顧不上打招呼,他們嘴上總掛著這樣一句話—「這幾天特忙,一天十幾台手術」。有的醫生甚至連夜趕手術,一宿沒合眼。「我們做肝移植也分淡季、旺季。」但是,有醫生抱怨說,淡季只是過完年後的一個月時間,趕上年底都特別忙,平時根本不著家。

2006年第5期鳳凰週刊的《外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調查》,文章透露,韓國人做飛機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天津,很多韓國人來這裏做肝腎移植,該院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烏地阿拉伯、阿曼和港澳臺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去就診。報道中說,醫院四樓「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文章援引韓國《朝鮮日報》報道說,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在2004年12月的一周內就進行了44例肝移植手術。另有患者家屬向該刊透露,該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

根據http://web.archive.org/保留的這家中心2006年中心介紹,這家中心那兩年至少有移植17個手術室至同時進行17台手術,擁有移植專用車輛九部,專職負責患者的接送工作。假設平均每天做10-24例手術,考慮到醫生們整年的BUSY程度如上面媒體中報道的那樣,一年只有過年後的4周日程慢一點,按300天計算,10 x 300 = 3000到7200,一年下來就是介於3600到7200例。

目前,這家中心的病床數已經從2005年的500張增長到1500+,已經從2005年前後的十幾名到20名(主任副主任級別的主刀醫生)發展到46位高級主刀醫生,還有其他64為醫生,高級的主刀醫生增加了大約2-3倍。如果按每位主刀醫生每年150-300例計算,2005年左右的年度規模可能是3000-6000,目前可能達到6000-12000的規模。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仁濟醫院

該醫院的移植醫生名單裏,僅肝移植專業的醫生,主任醫師2名,副主任醫師3名,主治醫師12名。

夏強,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主任醫師、教授。《人民網》2006年6月報道,「究竟做過多少例肝移植手術,夏強自己也無法統計,他只記得自己的最高紀錄是,一天之內完成了6例肝移植手術。」

除了夏強外,仁濟醫院的多位醫生完成的移植量巨大。如張建軍,主任醫師,目前公開說的已完成近千餘例肝移植。

徐甯,主治醫師,2001年起從事肝移植,胰腺移植的臨床和科研工作,每年完成肝移植手術130餘台,參加各種肝移植手術1000餘台。

李齊根,上海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治醫師,肝移植術一千餘例。

韓龍志,上海仁濟醫院肝臟外科主治醫師,完成肝移植手術650餘例。

「因為手術量巨大,各地一旦有肝源往往會通知仁濟肝移植中心。為此,這裏的醫生手機24小時開機,隨時隨地準備外出取供體。」

邱豐(37歲,仁濟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晚上要連續做6個腎移植,從下午4點多,估計會做到明天清晨6點多,大概能睡一個小時,接下來便是查房了。這還不是最高紀錄,我的最高紀錄是保持四天四夜不睡,晚上開刀,白天看病,因為供體不等人。一有腎,你就得上,這是你的工作。

從媒體對仁濟醫院的報道中見,「忙」幾乎是最常見的詞語,2013年題為《仁濟醫院肝移植手術連台醫生徹夜走不出醫院》的文章稱「這個夏天,仁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夏強教授異常忙碌,手術連台甚至徹夜走不出醫院大門。逐年遞增的手術量正讓仁濟醫院成為國內最大肝移植中心」。

從上面的報道綜合分析,至少這家中心的6-12位主刀醫生都是終年沒有離開手術臺,經常連續做多台肝腎移植手術,每年每人的肝腎植數量可能不低於100-200例,年度總量不低於600-1200例。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征醫院

《華東新聞》2003年11月21日報道:「換肝」高手傅志仁,醫院似家家似寄,9個多月做了100多例手術:家裏人說,他是把醫院當成了家,把家當成了旅店,工作到深夜才回去成了家常便飯。每逢有肝臟移植手術,更是常常接連幾天不回家。長征醫院的肝臟移植連創新高,僅今年前9個半月,傅志仁和他的助手們一口氣就做了100餘例肝臟移植手術。

公開的資訊: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有華,截止2010年至少完成3680例腎移植。曾一天5台腎移植。

閔志廉,已開展腎移植2600餘例次。

丁國善,主任醫師。目前已完成肝臟移植手術千餘例。

2006年中,希望之聲記者調整了這家醫院的一個醫生,

醫生:有30個病人在這裏等待做手術。

調查員:所以你們要加班做移植手術嗎?

醫生:是,是,我們一天有好幾班,我們有4個手術團隊輪流值班。

假設4個手術團隊,每個團隊每天只做1-2例,一天就是4-8例,一年就超過了1000-2000例。

器官移植中心官網稱,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9天內,該院器官移植中心完成了16例肝移植和15例腎移植。相當與6個工作日做了31例,平均每天5例。

江蘇省人民醫院

除了2位腎移植主任醫生以外,其肝臟外科研究所由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學浩教授領銜,醫療團隊包括教授及正高及職稱9人,副高職稱12人,王學浩平均3-4個小時就能做完一台肝移植手術,他領導的肝移植中心可以說是一個半軍事化的組織,醫生們沒有節假日,甚至沒有白天和黑夜。手術往往要持續十幾個、甚至二十幾個小時,醫生們手術後兩條腿腫脹得沒有一點知覺。

3-4小時做完一台,還需要十幾個小時和二十幾個小時,而且是所有的醫生都在這樣繁忙,說明的是什麼呢?是他們大多數工作日裏每人每天至少要做1到2台肝腎移植手術,21位高級別的主刀醫生,即使每年每人只那樣忙100天一年下來就是100 x 21 x 1到100 x 21 x 2例,2000-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

http://dailynews.sina.com/gb/news/int/kwongwah/20111130/01082957519.html
武漢作為華中重鎮,最有名的是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該院是中國最早也是最權威開展活體腎移植的醫院之一,據稱也是中國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每年進行腎移植手術數以千計;院方網站自稱,擁有全國最大活體腎移植受體群(即等換腎病人)。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器官移植科

這家醫院器官移植專科成立於1999年,共有高級職稱醫生4名。科主任劉東博士,個人參加腎移植、肝移植手術累計3000餘例(到2015)。該院器官移植科副主任吳家清曾表示,「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以前,每天都有十多例器官移植手術⋯⋯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左右,有新加坡、柬埔寨、法國等八、九個國家的病人前往該院移植器官。」,假設每天10-15例肝腎移植手術,按每年300天計算,2006年腎肝移植規模大約為3000例-4500例。(http://www.gd2h.com/ks/0040/)

東風總醫院

「2000年,該院在同一天內進行了10例腎移植、1例甲狀旁腺移植和3例眼角膜移植的大型器官移植手術,成為鄂西北惟一能同時開展多種器官移植的醫院,充分體現了醫院的綜合技術實力,標誌著該院在器官移植技術方面步入國內領先行列。」「腎移植的數量及效果均達到國內領先水準。東風總醫院副院長袁方均說:目前,腎移植已是一項常規手術,我院外科醫生幾乎都能上手術臺獨立完成腎移植手術。」中華器官移植醫學會主任委員夏穗生也對東風總醫院器官移植成就給予了充分肯定。

(http://syrb.10yan.com/html/20101228/170270.html,2010年底)一個醫院副院長說的話很明確不像是有歧義,這家醫院主要的外科手術醫生至少也有100多位,從上面的一些醫院的例子可以看出,一個醫生要能夠獨立的做手術起碼也要參與數百台手術,包闊自己獨立做很多例,即使10年中只培養幾十名醫生,每年每人平均至少也得做十幾例手術,估計這家屬於東風汽車場,名氣不大的移植中心平均每年的實際腎移植數量可能也在500-1000的範圍。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器官移植科

這家醫院器官移植專科成立於1999年,共有高級職稱醫生4名。科主任劉東博士,個人參加腎移植、肝移植手術累計3000餘例。該院器官移植科副主任吳家清曾表示,「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以前,每天都有十多例器官移植手術⋯⋯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左右,有新加坡、柬埔寨、法國等八、九個國家的病人前往該院移植器官。」,假設每天10-15例肝腎移植手術,按每年200天計算,2006年的數量大約2000-3000例。

458醫院(廣州空軍醫院)

三級甲等,肝膽外科,泌尿外科,兩者聯合起來做腎移植等器官移植,從下面媒體文章中關於肝膽外科醫生孫甯東的個人業餘攝影/手術歷史時刻記錄可以知道,此醫院從2004年中間起始做肝移植手術,大約兩年時間完成了140例肝移植手術,到目前為止,即使按保守的每年100例左右估計,很有可能累計做了近1000例,而追查國際調查報告裏提到的公開可見的累計數字只有200例,就是說大部分實際的肝移植數量可能被隱瞞了,而按下面明慧網披露的調查線索推斷,其年度腎移植規模可能達到500-1000例,追查國際調查報告裏提到的這家公開能查到的腎移植數量2250,絕大部分也被隱瞞了。

http://chuansong.me/n/2787557,鏡頭背後的醫學故事(2016/1/4),(孫甯東,肝膽外科醫生,攝影愛好者),2006年9月28日,孫甯東辦了自己第一個影展,名為《火眼金睛仁者心》。展覽中有大量醫生眼部的特寫,⋯⋯影展中孫甯東最得意的一張照片叫《又是夜深人靜時》,照片中是2004年四五八醫院第一次做肝移植手術的場景。⋯⋯「這個是框式取景,有人在打瞌睡,有人在動,你放大了還能看見主刀大夫的眼睛,特別亮。」現在四五八醫院已經做過140多例肝移植手術了,這張記錄歷史的照片給孫甯東贏得了很多攝影界的獎項,這是他攝影的一個個人成就。同時,肝移植是當今外科領域最尖端最困難的手術之一,照片中的這個場景,也記錄了他職業生涯的一個高峰。

「知情者舉報:2003~2004年,平均每隔2~3日就有5~10個(腎臟)送入空軍醫院,一般都在半夜,有便衣員警持槍護送,隔幾日有便衣來提走大量現金。據了解,來換腎的大多是外國人。」,估計大約每周10-20個腎移植,每年500-1000。◇